最初的爱,最后的爱——写给琼瑶夫妇

年轻时清秀娇美的琼瑶

除了作品,琼瑶是一个鲜有私人逸闻抢占新闻头条的作家。

毕竟她已到垂暮之年,私人生活不再像年轻时候那样具有明星般轰动效应。

直到近期,有关琼瑶和三位继子女为平鑫涛中风后是否应该插鼻胃管治疗因意见不合而翻脸的新闻在台湾艺文界闹得沸沸扬扬。

一时,这位女作家再次登上各大媒体热搜榜,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结合前段琼瑶在脸书上发长文《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一封公开信——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文中琼瑶公开支持安乐死。

想想琼瑶夫妇的年龄:琼瑶,生于1938年,现年79岁;平鑫涛,生于1927年,现年90周岁。

人到了这个年龄,都会知天命。加上平鑫涛近些年健康状况一直不佳,琼瑶有感而发,详细交代身后事,也是正常。

至于琼瑶和三位继子女之间的争论,正如平鑫涛的儿子平云所言:双方都是出于对病人的爱,没有对错,只有立场和角度不同而已。

说到底,这不过是一场家事。双方最终自会找到一个合适的处理方式。

然而,这个突然而至的新闻,却使我非常清醒地意识到,一代言情教主琼瑶,真的老了。

而与她恩爱有加、与她一起并肩塑造了无数个传奇和神话的事业伙伴加伴侣的平鑫涛,也很有可能随时会散手而去,撇下琼瑶一人,孤独走完自己最后的人生。

世间再相爱的夫妻,都难免都有这样的结局。再美好的神仙眷侣,也都有被拆散的一天。

生老病死,一切是命中注定,是世间每个人都无法逃离的宿命。

这却让我感到一阵失落,甚至淡淡的悲哀。毕竟,这是琼瑶和平鑫涛啊。

在我眼中,琼瑶和平鑫涛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夫妻之一。他们两个人,是“神仙眷侣”这四个字在人间最生动最真实的写照。

我一直认为,最理想的夫妻关系应该是这样的:彼此欣赏,彼此扶持,彼此成就,彼此忠诚。

而琼瑶和平鑫涛完美地诠释了我心中最理想的夫妻关系。

华发早生的平鑫涛和端庄娴静的琼瑶

首先,彼此欣赏。这是男女产生爱慕心理最基础的环节,也是最难的环节。

按徐志摩的话来说,找另一半就是找灵魂伴侣。

当我从书中了解到琼瑶与平鑫涛相识相知的过程,我就对他们之间那种发自内心的相互欣赏感到深深的羡慕。

对一个女作家来说,一个男人对她的欣赏,首先当然是得欣赏她的作品。

在琼瑶的写作生涯刚起步的阶段,琼瑶小说也并非处处受人追捧。相反,她被返稿的几率还很大。

只有她投向《皇冠》杂志社的中短篇小说,几乎百发百中,挣得的稿费能勉强维持生计。

而平鑫涛当时就是《皇冠》杂志社的社长。琼瑶向出版社投来的每篇小说他都看过,并且认可。

可以说,平鑫涛的认同和欣赏,是对琼瑶莫大的鼓励和支持,从而让她对自己的写作才能产生了自信,选择把写作当成自己的工作、乃至事业。

不得不提的是,琼瑶轰动台湾文坛的处女作《窗外》,琼瑶也是在完稿后的第一时间投给了平鑫涛的皇冠出版社。

那时皇冠处于初创阶段,作为社长的平鑫涛日理万机,却给与了琼瑶极大的重视。

他熬了三个晚上一鼓作气看完了这部二十万字的巨著。当时,平鑫涛给琼瑶回了这样一封信:

“收到《窗外》,连续三个晚上,不眠不休,终于一口气读完。这是本不可多得的佳作!我猜作者本人,必在书中。写得如此真实,令人深深感动。《皇冠》获得此书,十分荣耀,已决定在七月份《皇冠》上,一次刊出!”

可想而知,作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作者,琼瑶收到这样的一封回信该多么激动。

在这封回信中,平鑫涛不仅肯定了琼瑶小说,更通过琼瑶小说读懂了琼瑶本人。

他看出书中的女主角江雁容就是琼瑶自己。他为她的文字,为她的故事感动。

这就是知己,就是对琼瑶的认同,和欣赏。

琼瑶电影《窗外》剧照 林青霞主演


再看看琼瑶对平鑫涛怎么评价。

在琼瑶自传《我的故事》中,琼瑶是这样描述平鑫涛的:

他在我心目中,是个很奇怪的人。能编杂志,能写稿,能翻译,能广播,能懂“热门音乐”……简直是个“十项全能”!面对这样一个“人物”,会让我自觉“渺小”。我根深蒂固的“自卑感”,仍然缠绕着我。

显然,彼此对彼此都有很高的评价。琼瑶觉得平鑫涛是个大人物,而平鑫涛也把后来皇冠的腾飞一半以上的功劳,归功于琼瑶。所谓惺惺相惜,就是产生在一对知己之间。

因为相互欣赏,两个正处在事业初创期的年轻人,责无旁贷就互帮互衬,从而相互成就了。

琼瑶的写作生涯刚有起色的时候,赶上夫妻关系破裂,与丈夫离异。拮据的生活,多愁善感的性格,加上还要照顾幼小的孩子,琼瑶的写作速度时快时慢。这时候,平鑫涛就及时地出现在琼瑶家中,鼓励着她。他逼迫琼瑶用边写边登的方式创作《几度夕阳红》的同时,又马不停蹄地催她同时开始一部新长篇,为她争取在联副上刊登小说的机会。琼瑶觉得这是天方夜谭,自己根本做不到。但平鑫涛却用严肃而笃定的语气告诉她:

“你写得出!今天我就是用逼的,用催的,用榨的,我也要逼出你另一部长篇来,你最好马上就去写!我给你十五天的时间!”

“《几度夕阳红》不能停,你要做一个计划,半个月用来写《几度夕阳红》,另半个月写新长篇,两部小说同时进行!”

“你必须坐在桌子前面,去努力的写!你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用来哀悼你的婚姻或过去!”

就这样,在平鑫涛的鞭策下,琼瑶一鼓作气,同时完成了两部作品,一部《几度夕阳红》,一部《菟丝花》,这两部风格完全不同的小说。虽然写到后期,琼瑶不得不用纱布缠住肿胀的手指才能勉强握住钢笔,但琼瑶却用自己超常的努力在台湾两大重要刊物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而在整个1964年,二十六岁的琼瑶不仅完成了两部长篇的连载,同时又出版了四本长篇小说,分别是《烟雨蒙蒙》、《六个梦》、《幸运草》、《几度夕阳红》。这是多么丰硕的成果啊。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平鑫涛的鼓励和帮助,琼瑶的才华很可能不会发挥得如此彻底。琼瑶也很有可能在一份自艾自怜中错过了生命中最富有创作力的最佳时机。毕竟,每个创作者的壮年期都非常有限,有时候错过几年,就错过了一个时代。平鑫涛性格中务实的做派,弥补了琼瑶性格中的脆弱和耽于幻想的缺点,从而让琼瑶创作出了她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多部作品。

就在琼瑶小说打开市场之后不久,敏锐精明的平鑫涛又把琼瑶小说推荐给台湾中央电影公司,从而成功开启了一个属于琼瑶的电影时代。

琼瑶小说《几度夕阳红》1986年被搬上荧幕

平鑫涛对自己事业发展之重要,琼瑶自己有再清楚不过的认识。她这样说:

他是我的“出版人”,也是我的“经纪人”,他是我的“读者”,也是我的“评审”,他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老板”,他是我小说的“支持者”,也是我梦想的“实现者”……我们开始受彼此的影响。我变得倚赖他,信任他,顺从他。

苦恋十几年。平鑫涛为了琼瑶最终与发妻离异。两个有情人终成眷属。虽然平鑫涛的前妻贤惠温婉,也是名门闺秀一名,但平鑫涛和琼瑶之间早有了无法割舍的深刻的感情。所幸,平鑫涛的前妻在与他离异之后,也重新嫁给了一位修养很好的谦谦君子,开始了新的生活。

婚后第二年,即一九八零年,琼瑶和平鑫涛买下了爱巢可园。那时候,琼瑶四十二岁,平鑫涛已经五十三岁。奋斗了大半辈子,两个人总算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两个人在这里共同筑梦,依然是事业上配合默契的搭档,生活上亲密无间的爱人。

作为一个女人,琼瑶无疑是非常幸福的。因为和平鑫涛的幸福来之不易,他们两人很少争吵,也很少分离。琼瑶是个足不出户的人,非常宅,她的每一天几乎都在可园中度过。而平鑫涛对她的宠爱始终如一,从未改变过。

平鑫涛曾公开谈到他和琼瑶的相处之道:

“在生活上,我们之间也难免有意见不合而有所争纷,如果错在我(通常是误会),那么,男子汉大丈夫说道歉就道歉!即使有时候犯错的不是我,为什么我让她犯错呢?所以道歉的应该是我。其实,我道歉,她不好意思,一场风波就烟消云散,这是夫妻相处的艺术。”

范冰冰因为工作关系,曾一度和琼瑶关系密切。她曾坦言,琼瑶是个受宠的女人。她就亲眼看到,平鑫涛拉着琼瑶的手,在可园散步。虽然已步入老年,但平鑫涛仍亲切地称呼琼瑶:“亲爱的。”

范冰冰在琼瑶电视剧《还珠格格》中剧照

记者去可园采访琼瑶。他们看到:有时他(平鑫涛)起身离开,听到要拍琼瑶的生活照,马上又细心地给她打点选景;琼瑶不时轻唤他的名字,在书房拍照时,平鑫涛偶尔还轻拉著琼瑶的手。

“从没有看过一个丈夫,这样把太太捧在手心上。”琼瑶和平鑫涛的一位熟朋友这样告诉记者。

同样,琼瑶对平鑫涛也非常温柔体贴。平鑫涛曾对媒体讲过这样一件事情:

2002年九月下旬,平鑫涛患了一场小病,因为庸医误诊,小病变大病,几乎毁容。在他病得水深火热,痛不欲生的日子里,琼瑶衣不解带,全心全力地照护他。卧病半个月,平鑫涛体重减了四公斤,而琼瑶却锐减六公斤,还诙谐幽默地说:“这不是意外的收获吗?”

实际上,近些年平鑫涛的身体一直不太好,琼瑶从被照顾的角色,转换成照顾者,悉心地陪伴在平鑫涛的身边。可以说,平鑫涛的长寿,跟琼瑶细致入微的照料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对神仙眷侣也曾年轻过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牵手三十八载。在灯红酒绿的娱乐圈,两人淡淡地看着年轻一代的分分合合,而两人自己,却像强力胶,紧紧地相伴相守,一旦认定彼此,再无他人插足的一丝可能。

可以想象,已经90高龄且身体一直有恙的平鑫涛,很有可能先琼瑶而去。已经80岁的琼瑶贴身照顾了丈夫这么多年,一定有撑不下去的时候。也许她早想过与丈夫分别的那一刻。否则,不会有这次的所谓鼻胃管事件,也不会有脸书上那篇琼瑶写给自己儿子和儿媳的告别信。如果平先生真的走了,作为一枚资深的琼瑶粉丝,我请琼瑶不要悲怆到“崩溃”。因为那并不代表你失去了他的爱。毕竟,这辈子他已经用了最大的力气来爱你,平安喜乐地过好自己的晚年,应该是平先生对你最大的心愿。平平静静放他走,这是你们最后的爱。如同第一次快快乐乐的牵手,那最初的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