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我习惯了拖延》

以前的时候,我早睡早起,过的是解甲归田的老年生活,习惯了勤劳。而就在这个春节,我却习惯了拖延。

​我不知道拖延是不是病?但是自此滋生的懒惰,肯定是的。幸好,我还没有病入到懒惰的膏肓,因为我每天寄望着,疫情早点结束,复工早点到来,然后恢复我的正常生活。

​我知道,这个阶段,同我一样处境的,不在少数。无聊的刷抖音,无聊的晒厨艺,无聊的在家搞亲子活动。甚至孩子们都在质疑,这在过去,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路上少了车水马龙,街上成了人迹罕至。城市突然进入了暂停模式。市场里,人们戴着口罩,一脸漠然,少了昔日的熙熙攘攘,道路以目。

​这个春节,注定是冰冷的,即使艳阳高照。

​然而,我们并不知道,这种寒冷,其实是为拖延付出的代价。

​我们曾经有几种,几十种,甚至上百种理由或机会,来避免这种拖延带来的寒冷。

​这又不得不追溯到曾经的“庚子八君子”,追溯到误人误己的“可防可控”,追溯到封城前鄂A的争相逃离…太多太多,像一团乱麻,理不清头绪。

​然而如今,诸多的机会,已成过去。各种拖延,最终造成了今天的悲剧。然而更为悲剧的是,你还不能说,或者说的太直白,否则你会被以“乱国罪”诛之。你甚至不能够回忆,因为你没有资格。

​当人因为拖延,会滋生一种病。国家拖延了,也会如此。“八君子”的哨声,“十里丰”的教训,我们只能点到为止。

​我们总是很健忘。“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哪有的事。非典的恐慌,虽然过去了十多年,却恍如昨日。而我们并没有吸取教训,却继承了恐慌。唯一进步的是,相比那时候,我们有了智能手机,有了微信和抖音,聊以度日。

​因为疫患当前,我们选择了封城闭市,逐渐习惯了拖延。是我们害怕病魔吗?不是,我们何曾有过敬畏之心?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从来不怕灾难。不管是多大的灾难,只要人们一起倒霉就行。从来不去探究真相,也不屑于别人去了解真相。

​灾难过后,庆幸自己躲过了,嘲笑别人离去了。最后扔下一句混账至极的话语:“这都是命!”

​这就是病,何曾有过敬畏?未来,路还很长,这种病,不知道能不能医好,尚未得知?我们等得到与否,也未可知?然而,他已年过古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