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矮人和七个白雪公主:儿子和他的家教们(2)

一个小矮人,七个公主


【第二篇】完美替代了妈妈的白雪公主:阿姨妈妈

01

第一次见到晓燕,她让我的心里十分复杂、纠结。

首先,她有着独特的优势:她有一个6岁的女儿,带孩子她比我经验都丰富,更不用说那些稚气未脱的在校大学生;她从事了10年的幼教工作,这点简直可以秒杀所有竞争对手。

但,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有着很大的不信任。她化的妆有点艳丽,戴着夸张的大耳环,给我的感觉有点浮夸、不太靠谱;其次,她不是本地人,只是“偶然”来到成都,这也让我觉得不够安全。

我告诉她,我要综合比对各个应征者,是否录用,三日之内给予回复。

回家跟兜爸一商量,就把她否了。孩子安全最重要,而她的背景我们看不透。

次日我就确定了一个清秀漂亮的女大学生。她家在本市,家境良好。她表现得对得到这个兼职工作非常迫切,信誓旦旦表决心一定会做好。我很容易被热情和表白所打动,当即就和她做了约定。

然而第二日,我坐在机场的候机厅,打算飞回老家接老人和孩子的时候,收到了她的短信:因为父母非常反对她“帮人带孩子”,所以她不能履行对我的承诺了。

我当即就傻眼了。坐在候机厅冰冷的椅子上,握着手机呆了半晌,直接给晓燕发了短信:你被录用了。

当时我不会想到,这一个阴差阳错,会让我遇到一个终生都不会忘记的人。

02

晓燕一来“上班”,就令我妈大为赞赏。我妈擅长料理家事甚至公事,但对于一个一刻也不停玩闹、又摸不准脾性的小人儿,她其实很疲于应付。而晓燕就完全不同了,她陪孩子完全驾轻就熟。而且她表现得非常认真,第一天“下班”回去,就拟定了一个课程表:每天把时间分为好几段,分别陪伴孩子玩游戏、画画、学儿歌、看绘本、下楼玩耍……第二天来“上班”,她把表格贴在了客厅门套边,方便随时查看。我下班回来一看就明白了:敢情这是给我家小兜开了一个人的专业托班啊!

专业的人就是不一样,不服不行!有时我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她留下的纸张,上面画着五线谱,那是她教小兜唱歌留下的;晚上我哄小兜睡觉,发现他居然能大段大段背诵《三字经》,问了我妈才知道,这是晓燕中午哄小兜睡觉时,给他当儿歌念叨的……

时间久了,晓燕和我们熟络了,私底下才跟我说,她是跟老公怄气、也不想再做专业的幼教了,才一个人跑到成都来的。她并不是不喜欢孩子们,她只是做得久了有点疲倦,再加上婚姻的不顺心,才令她想要辞职远走。

她说,汶川地震的时候,她女儿在隔壁班,她先保护了她班上的全部孩子,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了,才疯狂地去找她的女儿——她说:“我没办法,我带的这些也是孩子,我想都没想,就觉得必须要保证他们全部安全。至于我女儿……我找她的时候,心里想:万一她不在了,我也陪她去。反正我不能让她在另一个世界里孤零零的一个人。”

我在网上查找到的信息截图

听了这些,我内心的震动真的是无以言表。晓燕有时打扮起来会让人觉得脂粉气过重,但那只是她的爱美之心。这可真应了那句老话:人不可貌相。事实上,越和她相处,就越会感受到她的细心、真心、爱心和责任心。

03

晓燕本来是只上半天班就好,但她说她一个人在成都,反正也没什么事儿,不如就全天来陪兜兜。我要给她涨工资,她居然推辞了!她说她不在意钱财多少,只想有个事情做,而且她也把兜兜当成跟自己的孩子差不多了。有感情在,不要谈钱。

她本质里的朴实,在这繁华都市里、红男绿女间,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她确实是把小兜当成自己的孩子在陪伴。一段时间以后,我妈对她的赞誉已经到了不绝口的地步:

某次带小兜下楼玩耍,小兜爬滑梯的时候,晓燕突然叫停,把他抱下来,对我妈说他鼻孔里塞有东西。我妈左看右看都不像有什么的样子,而晓燕说,必须好好检查检查才能放心。言罢她们上楼,晓燕让小兜乖乖地躺着不动,她用自己的眉夹小心翼翼地往他鼻孔里探,临到末了,居然从鼻孔深处扯出来一个小纸巾团子,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塞进去的!

我妈说:额滴个娘啊,如果不是晓燕心细,这再过多少天我也看不出兜兜鼻子里塞的有纸团!想想我都觉得后怕!幸亏有晓燕,幸亏有晓燕!

每天中午,小兜睡了,我妈也困得很,就给晓燕收拾个床铺,喊她也睡。她说不,就在客厅里坐着就好。等我妈睡了午觉,起来一看,她一个人坐在客厅,用酒精把小兜玩过的玩具,逐个逐个地细心擦拭,再放回原处。

还有几次,小兜睡了午觉,晓燕去卫生间看见有小兜的衣服在盆子里泡着,直接就上手洗了起来。我妈慌忙去夺,说她是老师,不要做这些家务活儿,况且还是兜兜尿湿了的衣服,脏兮兮的。她反倒笑着说,这么小的孩子哪有不尿裤子的,有什么脏不脏的,自己家的孩子的衣服自小就是她洗,给兜兜洗洗衣服也没什么。我妈怎么也犟不过她,只好罢了。

私下里,我妈对我说,本来她自己一个人怎么糊弄都好(小兜吃的是单独做的),加了晓燕也不过多一副碗筷。但眼见晓燕如此为人,她以后再做饭,就要格外用心了——别人且不说,要让晓燕吃得好。

周末我们外出游玩,也喊着晓燕和我们一起。晓燕仿佛成了我家的一份子,只除了不在我家里住宿。兜兜对她的称呼,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改了——不再喊“阿姨”,而是径直喊“阿姨妈妈”!

我这个朝九晚五见不到孩子的亲妈,已经逐步被晓燕代替了我的位置。而我对此,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在陪伴小兜这件事情上,她着实比我做得更好,更专业、也更周到。我们能够遇到她,着实是我们的幸运。

04

夏天到了,晓燕的女儿放暑假了,晓燕想回家去接她到成都来。我和兜爸一商量,告诉晓燕:我们送你回家,然后我们顺道带老人去碧峰峡玩玩。

一路迂回盘绕,还经历了路上山石滚落和道路塌方,最终抵达了雅安深山里的小县城:荥经,晓燕的家就在这里。她好像把我们当成了她特别的贵客,一回到她熟悉的地界,她就忙不迭地恨不能用最热情的方式来招待我们:带我们去见她最好的朋友,见她的家人,请我们去饭店吃饭,还专门跑去给我们买了一个当地特产的砂锅,让我们带回成都家里炖汤用。

后来,彻底失去了晓燕音讯之后的某年某天,我在厨房的橱柜里翻出这个很少用的砂锅(因为太大了),突然想到晓燕说的,这种砂锅很是有名,一时兴起,就在百度上搜了一下,这才知道 “荥经砂锅” 的悠久历史和艺术价值。

心里仿佛突然被扔下一颗大石头,激荡起对晓燕的种种思念。而此时此际,我再也找不到这个人了,仿佛她在我们的生活里就只是一阵风,轻轻地掠过就再也不回来了。

这个砂锅,我还在用

05

晓燕的离开,说起来很是让我郁闷。

我们之间相处得无比融洽,我们对她也已经无比信任。一开始她刚来时,我妈严格按照我们私底下定的规矩:晓燕陪伴小兜的时候,我妈须时刻保证他们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小兜每天都有下楼的活动,有时晓燕看我妈有点累的样子,就会很体贴地说:“阿姨,我带兜兜下去就好了,你在家休息吧。”我妈总要强打精神,找借口说自己是糖尿病人,也要锻炼身体,不能老在屋里坐着,一定要陪同下楼,哪怕是远远地看着他们玩。

然而当我们了解了晓燕的为人、增进了对她的信任之后,我妈中午已然敢于在自己的卧室里呼呼哧哧睡上两三个小时的午觉不起来;说买菜就拎篮子直接走人,丢下晓燕和小兜独自在家;晓燕带小兜下楼玩儿,她也不再时时跟着……

我妈私下里对我说:我真是太喜欢晓燕了!你说我们家怎么运气这么好,能遇到这么好的人呢?

有鉴于此,我初见晓燕的女儿时,送了她价值几百元的一条小裙子,我妈也不嫌我送这么昂贵的礼物,反而连连点头说:应该应该,人家对兜兜的那份心,多贵的裙子也换不来!

然而这一切水乳交融,随着我妈回老家、兜兜奶奶来成都,就逐渐改变了。

一开始,奶奶也是满意晓燕的,觉得晓燕人好、勤快。奶奶告诉我:晓燕来上班时顺道在超市买了银耳,说是带回去给女儿炖银耳羹,结果中午趁兜兜睡午觉,就在厨房里炖了一大锅,晾着让兜兜睡醒了喝。至于她自己的女儿——她就拿了个饭盒,装回去了一碗,说孩子吃不了多少。

彼时,奶奶也是啧啧感叹,觉得晓燕真心对兜兜好。兜兜是奶奶心尖尖上的肉,别人对兜兜好,比对她好,还要令她开心。

然而,没过多久,奶奶就觉得不高兴了。有一天,她突然对我发牢骚,说晓燕不让她碰孩子!“什么?”我很是惊讶。听了奶奶的吐槽,再加上对晓燕为人的了解,我知道奶奶是对晓燕产生误会了,于是就对她解释:我妈在的时候,晓燕就非常热情勤快,她但凡能做的事情都会主动去做,想让老人家多歇一歇,她是一片好意,没别的意思。

奶奶有些听不进去,还是满脸不高兴。

接下来的几天,奶奶好似在忍耐什么,然而终究还是忍不住,又吐槽说晓燕代劳得未免太宽,自己帮兜兜换个衣服,晓燕都过来抢着做。“你还说她是好心,我就觉得她是把兜兜当成自己的孩子了,都没想过你才是他亲妈!兜兜喊她‘阿姨妈妈’,这算什么古怪的称呼!”

奶奶光火的样子令我顿悟:敢情奶奶是吃醋了!她是讨厌晓燕“霸占”兜兜了!

可是这个事情怎么处理,我却觉得甚是棘手。晓燕和我们已经有了固定的相处模式,她虽善良朴实,但一定也有她自己的敏感和骄傲。如果我告诉她,以后稍微退后几步,让奶奶多多跟兜兜亲近,她未必不会多心想些别的。而奶奶这边,如果任由事态一直持续下去,恐怕总有一天也会来个大爆发。

06

还没等我想出解决办法来,一个小事件炸出个火花来了。

由于晓燕的女儿也来了成都,经得我们的同意,晓燕每天带着女儿来陪兜兜。小女孩才6岁,也有顽皮淘气的时候,跟小兜争玩具,打了小兜一下,晓燕心里过意不去,“啪”就给自己女儿一巴掌。小女孩哇地一声哭了。小兜从来没见过这阵仗,吓得呆了,赶紧把手里的玩具往小姐姐手里塞,想要安慰她。奶奶一看晓燕打了女儿,也急得上来阻拦……这一天的这个事情,说起来不大,两个大人心里却都留下了疙瘩。

当天晚上,奶奶到我卧室给我说了这事儿,说她看见小女孩打了兜兜一下,她心里那个气——气自己的宝贝疙瘩在自己家里被人欺负;又见晓燕打了自己孩子,又觉得心里抱歉,又觉得晓燕怎么能打自己女儿……说着说着奶奶哭起来了,说心里不舒服,说为什么晓燕要带着孩子来“上班”,整得事情这么别扭。我劝慰了她半天,她还是无精打采、长吁短叹。

第二天,晓燕专门为了这事给我道歉,我连忙表示这不是个事儿,我们还是希望俩孩子能天天在一起玩,互相有个伴儿。至于打架,那也不打紧,都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

话虽如此说,接下来的几天,奶奶阴郁不去的情绪,却让我有了情况不妙的预感。果然,晓燕突然给我提出:女儿开学要上一年级了,她也不想再在外“漂泊”了,她决定还是回雅安去老老实实做幼教工作,为了女儿,过安稳的日子。

我明白她这是借口。她一定也察觉到了奶奶的些许敌意和不满,因此找借口离开。我自然是很舍不得她,想要挽留,却被她轻轻地推了回来。

我也就默然了。

奶奶有抑郁症,很小的一点事情就会令她很难释怀。她的敏感和失衡,我可以理解和接受,但我没有理由要求晓燕也来承受。

也许我们大家心里都明白,晓燕不走,这样不愉快的事情可能随时还会发生。而在晓燕和奶奶之间,我只能选择奶奶……

07

晓燕走的那天,她特意给兜兜买了一个大西瓜——兜兜爱吃。我们开车送她到她的住处,下车时,我对小兜说:跟阿姨妈妈再见,说以后会想念阿姨妈妈,让阿姨妈妈来经常看你!

晓燕紧紧地把兜兜抱在怀里,半晌才抬起头来,眼睛红红的,满脸是泪。我心里也觉得非常难过,但我没想到晓燕会哭成这个样子。还来不及安慰她,她突然强忍着泪,镇定了一下情绪,把兜兜放下来,努力笑了一下说:赵姐,谢谢你们。再见。以后到雅安来玩!

说完,晓燕扭身走了。她没有再回头。我牵着兜兜的手,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回到车上,回家了。

隔了一段时间,我有些想念晓燕了,打她的电话,却是个男的接的。他说是晓燕的朋友,晓燕已经回了雅安,成都的手机号没有再用了。我问晓燕在雅安的手机号,他说他暂时也不清楚。我请他帮我联系晓燕,让晓燕给我回个电话。他说好,但是再也没有下文了。再打这个号码,已然成了空号。

我很后悔,我们去晓燕家里的那一次,我为什么没留一个她老公或她好朋友的电话。否则也不至于一个号码断掉,就整个儿失去了这个人。

过了半年,我在百度上搜索“雅安、川师、幼教、晓燕”这些关键词,试图寻找她的联系方式。还真让我找到一个她的个人求职简历,有她雅安的手机号码,打过去,对方又是个男的,说晓燕去南方打工了,具体去了哪里他并不清楚。我问他是不是晓燕的老公,他说不是。信息再次断掉。

2013年4月20日,雅安地震。我在网上一看当地灾情严重,顿觉心如火烧。省电台、中央广播电台都开通了广播寻人启事的热线,我也参与了。每天守着广播,听到播音员替我呼叫晓燕的名字,请她或认识她的人跟我联系……在广播里,我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然而时间一天天过去,我满怀期待——虽然也知道这期待十分渺茫,却只收到了若干来自全国各地的好心人的安慰短信,还有各种各样的诈骗短信。

晓燕就此在我们的生活里彻头彻尾地失去了音讯。

08

小兜今年9岁了。有一次我问他:还记得‘阿姨妈妈’吗?

他茫然地看我一会儿,摇摇头,说:一点印象也没有啊,是谁?


小时候的兜兜和晓燕


2018.1.5 于成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