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May坐在瑜伽垫上,猫着身子,不停地抠着脚底,不时嘴里溢出“撕”“呼”“哇”的声音。指甲摩擦厚厚的脚皮发出kaokaokao的声音,舒爽时白牙咬着下唇,真他妈性感。她一把扯过面纸,重重按在渗出血水的脚心,脸上是蹦达G点的快感。她慢慢站起来,脚底踩实钝痛,完好的表情有点开裂,半侧着脚抄着扫把扫皮屑。

麦多多倒了半锅骨汤开了大火。冰箱里翻出五根葱,留下中间最细嫩的部分,切成葱花。掰了三分之二鸡蛋饼扔锅里,用筷子打散,五十五秒钟扔葱花,筷子转三圈,熄火,装碗。放胡椒,不够,再放点,啊放多了,好吧,凑合。唉又忘记放盐了,那就补一点吧。

妃妃十点就说困了,被窝里还亮着光,快两点钟了。“我好困啊,可是一上来就睡不着,神烦。一想睡着就头疼就更别说睡了。”邮件通知的声音。她轻轻地笑了出来,似有还无。“唉你们说没有交通管制这种东西吗,三更半夜飚什么车,还让不让人睡了,特么吵,唉空调声也好吵哦,你们睡了吗”“我想去尿尿,你们要去吗”

“要”

“要”

“我还是有点饿耶,再去煮个面好了,还有些骨汤”

“拜托,你半个月吃了一整箱面了,你能不能吃点别的”阿May支着脑袋靠在门边,使劲地摩擦脚底。

“可以啊,我明天要去买点牛肉,熬着牛肉汤。哦对了,明天提醒我出门买一箱面,不然忘了还要再出门一趟。要不要我给你买点药啊,你这天天长水泡看起来都痒,你抓破不会很痛吗”

“痛和痒,我选择痛”

“妃妃,出来了,你掉坑里了咩”

“你们先走,我带了杯子打水,吃药”

“什么药,又咋了你”

“褪黑素啊睡得安啊,你看我都躺了快四个钟了”

“得了吧说得你好像吃药就能睡着一样,你哪天不是天亮睡的”

妃妃自嘲了一下,吞了一颗白药片,看了药瓶,又拧开,再吞了一颗。晃着晕乎的脑袋,顺手关了走廊的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生为一个地道的桂林人,和所有的桂林人一样,对桂林米粉,自懂事起就有属于自己的独特记忆。而这些记忆,也就贯穿了我的成...
    肆舞秋风阅读 296评论 9 10
  • 8不想迁就 王宇轩的学校离张小蝶学校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他家离张小蝶学校倒是挺近的。王宇轩开学后就很少去学校,他倒...
    寂梧阅读 151评论 0 0
  • 1. 或许你或者身边的人有这样的父母,从小到大,从生活到工作,小到吃饭喝水,大到就业择偶,他们总是出现在你周围,带...
    cindy孤岛阅读 3,906评论 9 9
  •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就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都在彼此伤害,我一遍又一遍的伤害你的心,说好要改的,说好不跟...
    北在北方她阅读 94评论 0 0
  • 前言 最近在研究Android的MVP设计模式,经过自己的研究和参考网上的案例,对MVP设计模式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ReturnYHH阅读 1,163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