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消失》

偶然抬起头,看到一个年轻小伙从我眼前走过。因为他的脸似那个与我从熟悉到陌生的人,我多看了几眼,脑中记忆的碎片一粒粒拼在一起。

十一年前,即2005年,老房子中的人走了。偶尔会想起他离开的时间,好像他才刚刚离去好像他又离开很久了,嗯很久了。

是不是所有的美好都是短暂的,所以他才那么快离开。他还没来得及看我长大成人,看我步入大学,看我的恋人,参加我的婚礼,抱我的孩子,享受我们的孝顺……

他走后那两年,每当我遇到什么委屈,我总会想起他,也总是在夜里哭,没有人知道,现在你知道了。虽然我他的模样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可每当我拾起旧日的照片总会觉得老照片里的人,这个曾经那么亲昵,那么纵容我的人是那么陌生。这一刻,我的鼻子又酸了。

2016年年末,和朋友聊天不知怎么就提起了你,走在路上我就哭了。大概是那时我遇到了一件无助的事,突然想起你。

2005年,我八岁,现在我二十岁,我清楚地记得你离开的那个早上,老房子弥漫着悲伤,连墙壁都在哭泣。那个八岁女孩撕心裂肺的样子,那个似懂非懂的年纪提早接触了生死离别,这个世界有时候是残忍的。

这些年我一直在责怪自己,为什么要调皮捣蛋惹你生气,为什么在你教育我的时候还手……

好像这些自责这么多年了都挥之不去。脑海里存下我对你好的回忆却稀稀疏疏,而全是你对我好的回忆。有时候想想,你离去后,是不是对我好的人都一个个相继离去。

我想你,在天堂那个没有病痛的地方还好

吗!        my dear  grandfather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他二人对看一眼,忽地都是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齐昊拉起田灵儿的手,缓步向虹桥走去,二人在月光下如一对亲密鸳鸯...
    夜游君阅读 1,569评论 0 7
  • 最近易怒 地图上一傻比死靠着柱子不让个路也会让我生气 老爸和妈妈结婚的时候也只是个小职员,她们也不会知道现在的生活...
    角落蜷缩阅读 6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