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出随笔(一)

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苏州

出发前的最后一天          三月在苏州的最后一天。

接下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会在华北度过。会经过北京、天津、秦皇岛、唐山、保定、石家庄、张家口、邯郸这些城市。

1.

不久之前,我去过北京,对帝都的印象不可谓不差。将近冬天的时节,天上的太阳被厚厚的雾霾遮盖的严严实实,就像路上行人用围巾紧紧裹住自己的脸庞一样。在苏州虚耗了太久的岁月,习惯了江南的湿润与细腻,微风中携带着水的气息。而此刻在寒冷冬日的帝都里,脸上的皮肤已经被冻得皲裂了。我突然怀念那些年一直带在身旁的大宝了。

习惯的力量是如此让人不明觉厉。在我大学之前的日子里,江南只存在于我的想象之中,我未曾见过,更未曾去过。我是正经的北方人,来自山西的文艺青年,在我们那个地方,冬日吹的风就像在帝都吹过的风一样,刺骨,凌厉,打在脸上就像一个大嘴巴,生疼生疼的。可我不讨厌她,因为我习惯了她。很久之前,我以为全世界的风就是这样的臭脾气,就像身强力壮的西北汉子,决不给别的人留半点好脸色看。粗犷,豪放。直到后来,我遇上了江南的风,从邂逅她的一刹那,我就爱上了她。我在苏州生活了五年,苏州的微风,携着水的柔和,就像是本地的小姑娘,撑着油伞,回眸的笑容中带着一丝娇羞。微风拂过脸面就像被姑娘轻轻吻过一样,细腻,温柔。我深深陶醉。

于是,我讨厌吹到北方的风了。寒风总是吹得我的皮肤四分五裂,嘴角一直都是破的,不时地就会流出点点血丝。是的,遇到南风之后,我不再习惯北风,也不再喜欢北风。

2.

就像遇到你之前,我以为全世界只有北风。

分手已经很久了。看到一句话,我不由自主想起了你。“先招惹我的是你,舍不得你的是我;感动你的是我,放不下你的也是我;累了不想演的是你,演了不想剧终的是我。”

我没有太多的时间缅怀你。因为从你转身的一刻开始,对于我而言,你已不再是南风。你没有了温度,至少我感知不到一丝丝温暖,我感觉到了刺骨的冷。南风彻到底,终究还是变成了北风,是吗?

我喜欢东奔西跑的时光,因为这样就会有太多太多次的“说走就走”。我感觉幸福的,也让我痛苦的,是你走了,城市却没有灭亡。你赋予了苏州等一系列城市太多的意义,至少对于我来说。你喜欢桃花坞小酒馆里的吉他歌手唱的民谣。你说男声版的《女儿情》太好听,我录了下来。后来我又一次去那里。又一次听到这首歌,我本想抗拒,却还是忍不住听了,也哭了。

我所去的每个城市你都去过。所以我要不断地告别过去的城市,告别赖在我心里不肯定走的你。有些城市只该属于我,我内心的世界也该属于我自己。所以,北京,我来了。让北风呼啸而过吧······吹散我心里的那丝不甘的眷恋与矫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