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对话创意大赛】黑童话之白雪公主

我自己画的地图,请忽视我丑丑的字吧

第一幕、任命


(皇宫大殿,白王后坐在座位上,背后站着她的侍女,骑士进入大殿。)

骑士:“王后殿下,您召我请来有何吩咐?”

白王后:“骑士大人,从我来到雪国的那时起,我就听闻了您英勇的事迹,现在,我有一项任务交给您。”

骑士:“请您吩咐,王后殿下。”

白王后:“血国的大军即将来袭,我希望您可以保护白雪公主,在森林的深处有一间小木屋,里边有充足的食物,希望您可以好好保护她。白雪公主对我心存芥蒂,希望您不要告诉她是我让您做的。”

骑士:“是,王后殿下!”

白王后:“退下吧,骑士大人。”

(骑士退下,屠夫进入大殿。)

屠夫:“王后殿下,您找我?”

白王后:“我有一项任务需要你去完成。把白雪公主带到森林里去,杀掉她,挖出她的心脏给我。”

屠夫:“王后!白雪公主是这个国家的公主,我不能这样做!”

白王后:“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后!我命令你必须这样做!否则,我会杀掉你!”


第二幕、信任


(皇宫寝室,白王和白王后坐在床上。)

白王后:“唉……”

白王:“怎么了?”

白王后:“不知道白雪能否体谅咱们的用心良苦。”

白王:“唉……这些年辛苦你了。”

白王后:“不辛苦,这些年你付出的更多,我只是担心白雪,毕竟我是继母,她对我心有芥蒂是理所应当的。”

白王:“唉,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坚持不要孩子,有一个流淌着咱们血液的孩子不好吗?他会是我们爱情的证明的!我现在还只有白雪一个孩子,子嗣稀薄。给我一个男孩吧,我想要一个继承人。”

白王后:“不行,白雪会很伤心的,她本就对咱们的结合心存芥蒂,这样做她会恨我的。”

白王:“亲爱的,你真是温柔,你放心吧,白雪现在年纪还小不懂事,等她长大了,一定会知道你的用心良苦的。”

白王后:“谢谢你,我的丈夫。”


第三幕、杀戮


(屠夫带着白雪公主走在通往森林的路上。)

白雪:“屠夫先生,您为何要带我来森林里?”

屠夫:“亲爱的公主殿下,这是国王陛下的吩咐。最近有一些农夫说在森林里见到了独角兽,但是,只有心地纯洁善良,容貌美丽动人的少女才可以接近它,所以陛下吩咐我带着您来森林里抓一只回去,独角兽是圣兽,它会保佑这次战斗我们大获全胜的。”

白雪:“是吗?如果这是父王的吩咐的话,那么我一定会努力做到的。屠夫先生,请问独角兽在哪里出现了?”

屠夫:“还要更深入一些。”

白雪:“是这里吗?”

屠夫:“不,我的公主,还要更深入一些。”

白雪:“屠夫先生,这里已经很深入了,您看,这里的树木都这么高大,已经遮住了所有的阳光,鸟叫鹿鸣也听不到了,我不敢再进入里边了。”

屠夫:“公主,您快逃!王后要杀您!是她派我把你骗到森林深处,她还让我挖出您的心脏给她,快逃!”

白雪:“哦,不,您是认真的吗?她不怕父王震怒吗?”

屠夫:“公主,快逃!逃得越远越好,躲在深深的森林深处,千万不要出来,也不要回王宫,王后是个魔女,国王已经被她迷惑了!快逃吧公主!”

白雪:“屠夫先生,谢谢您!”

屠夫:“哦,我可怜的白雪公主啊,她失去了亲爱的母亲,继母是残忍的魔女,父亲也被魔女所迷惑要伤害她,她不得不离开王宫而逃亡。现在,我要猎一只野猪,把心脏给那残忍的魔女,来保护我可怜的小公主。”


第四幕、逃亡


(森林深处,一直等待着白雪公主的骑士终于等到了她。)

骑士:“白雪公主殿下!”

白雪:“谁!谁在叫我的名字!”

骑士:“是我!您忠心的骑士!”

白雪:“骑士阁下!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骑士:“我听传闻说白王后一直嫉妒您的美貌,想要伤害您,所以当我见到屠夫把您带出王宫时就心生警惕,担心他会听从那恶毒的王后的命令伤害您,所以一直跟到了森林里准备保护您。”

白雪:“骑士大人!您猜的不错!我狠心的继母确实命令屠夫杀掉我,她还命令屠夫挖出我的心脏献给她!多亏屠夫先生善良,不忍心伤害我,反而放了我,让我逃生。”

骑士:“可怜的公主殿下,让我来保护您吧,我以我的荣誉起誓,我会保护您直到永远的!”

白雪:“谢谢您,骑士大人!”

骑士:“请跟我来,公主殿下,我知道这附近有猎人留下的小木屋可以住。”

白雪:“好的,骑士大人,您真是善良。”

骑士:“可以为世界上最美丽的白雪公主效劳,是我的荣幸!”


第五幕、骑士


(森林的小木屋里,白雪坐在简陋的床上,骑士在壁炉前生火熬汤。)

骑士:“公主殿下,汤已经好了,您可以用餐了,喝完汤您可以休息一下,您今天逃亡了一天,想必一定累了。”

白雪:“可是,骑士大人,这里没有桌子和椅子,我该怎么用餐呢?”

骑士:“抱歉啊,公主殿下,但是我们逃亡在外,只能将就一下了。”

白雪:“可是,骑士大人,这里的碗筷都是木头的,看起来好脏啊,我完全食不下咽呢?”

骑士:“抱歉啊,公主殿下,但是我们逃亡在外,只能将就一下了。”

白雪:“可是,骑士大人,这里的床铺简陋而破旧,而且没有我的真丝睡衣和女仆为我更衣,我等一下该怎么就寝呢?”

骑士:“抱歉啊,公主殿下,但是我们逃亡在外,只能将就一下了。”

白雪:“好吧,骑士大人,我知道了,我会尽量克服的。”

骑士:“可怜的白雪公主啊,被狠心的继母追杀,不得不忍受艰苦的生活,放心吧公主,一直往南走,走到森林的边缘,那里会有群山,山上就是我的封地。在那里,有我的住所,里边有华丽的桌椅,有银制的碗筷,有舒适的大床和真丝睡衣,也有女仆供您使唤,请您将就一段时间吧。”

白雪:“真的吗?谢谢您,骑士大人。”

(白雪公主睡着了,骑士走出门外。)

骑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只有一张美丽的脸庞却没长脑子的蠢货!若不是要完成红女王交代给我的任务,我才不会管这种傻瓜的事情。哦,再忍耐一下,快一点把她带回我的城堡,完成红女王陛下交与我的任务,就可以杀掉这个愚蠢的公主了。”


第六幕、森林


(骑士与白雪公主骑在马上,在森林里前进。)

白雪:“骑士大人,我肚子饿了。”

骑士:“公主殿下,这里有些饼子和肉干,水壶里还有些水,您可以吃一点。”

白雪:“可是,骑士大人,饼子太硬了,肉干太咸了,水壶里的水是从河里打的水,不干净,我吃不下也喝不下。”

骑士:“再忍耐一段时间吧,公主殿下,到了我的封地就好了。”

白雪:“骑士大人,我很累,不想骑马了。”

骑士:“再忍耐一段时间吧,公主殿下,到了我的封地就好了。”

白雪:“骑士大人,我衣服穿了好几天,已经脏了,我觉得自己浑身发痒。”

骑士:“再忍耐一段时间吧,公主殿下,到了我的封地就好了。”

白雪:“骑士大人……”

骑士:“嘘,公主殿下,这里的森林里有很多野兽,有狼,有老虎,还有豹子,您的声音太高,是会惊动它们的,虽然我是骑士,但也没有办法对付这么多的野兽啊。”

白雪:“您是在说真的吗?”

骑士:“嘘,小声点。”

白雪:“……”

(白雪公主捂住了嘴,骑士忍不住笑了。)


第七幕、魔镜


(白王后坐在密室中,面前是半面古朴的铜镜。)

白王后:“魔镜啊魔镜,请你告诉我,白雪公主昨天在哪里?”

(魔镜发出微光,显示出白雪公主与骑士骑在马上坐在森林里的样子,慢慢的他们走向森林边缘,但那里并不是雪国,而是一片山脉。)

魔镜:“王后啊,白雪公主被骑士带到了位于森林南边的山地,要小心骑士啊,魔力强大的魔镜可以听到骑士的私语,他欺骗了您。”

白王后:“怎么会?骑士背叛了我?”

(白王后匆忙出了密室,唤来屠夫。)

屠夫:“王后殿下,我已经把装有白雪公主心脏的盒子献给您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白王后:“哦,得了吧,屠夫,我知道盒子里装的不过是野猪的心脏,我这样做不过是为了让白雪公主不敢回王宫罢了,并不是真的要她的心脏。但是现在,白雪公主被阴险的骑士抓到了,他会真的伤害白雪公主,现在我命令你,赶往山地骑士的城堡里,救出公主,把她带到森林的小木屋中,保护好她。”

屠夫:“原来王后殿下并不是恶毒的魔女,王后殿下,我以我的性命发誓,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保护好白雪公主!”


第八幕、带子

(骑士和白雪公主终于到了山上骑士的住所,房子很小,只有三名女仆和一名管家。)

骑士:“公主殿下,欢迎来到我的城堡。”

白雪:“骑士大人,您的住所真小啊,都没有王宫的西塔大,您要知道,西塔可是王宫最小的塔了。”

骑士:“这是当然的了,公主殿下,我不过是一名小小的骑士,我的封地也是在贫瘠的山上,如何能与王宫相比拟呢?可是,这里虽然小,却有可口的饭菜,舒适的床铺和真丝的睡衣啊。”

白雪:“真的吗?我太高兴了,我已经很久没有洗澡了,我想先洗个澡。”

骑士:“好的,亲爱的公主殿下。女仆,服侍公主殿下洗澡更衣,管家,吩咐厨房做一顿大餐。”

女仆、管家:“是,大人。”

(白雪公主洗漱完毕,换上新衣,和骑士一起坐在桌前用餐。)

骑士:“公主殿下,您开心吗?”

白雪:“开心!我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没穿过这么舒适的衣服了!谢谢您,骑士大人!”

骑士:“看啊,公主殿下,您的胸带都旧了,我这里有一条十分美丽的胸带,让我给您系上吧。”

白雪:“好漂亮的胸带啊!多么迷人的颜色,多么闪亮的光泽,我很喜欢,谢谢您了,骑士大人。”

(骑士为白雪公主系上胸带,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使劲勒紧胸带,白雪公主猝不及防,一时无法呼吸。)

骑士:“哈哈哈,痛苦吗?被背叛的滋味怎么样啊?想哭吗?哭吧!快哭吧!”

白雪:“……为……”

(白雪公主无法说话,无法呼吸,流下了一滴眼泪,晕死过去。骑士用一个小瓶子收集了白雪公主的眼泪,收入怀中。)

骑士:“忍受了一路这个蠢货总算没有白费,终于完成红女王陛下托付给我的任务了。现在,我要安排马车把这个蠢货带去血国,交给红女王陛下处置。”


第九幕、屠夫

(骑士转身离开,窗外,屠夫目睹了这一切,看到骑士离开,他挥舞着手中的砍刀,吓退女仆和管家,冲进房子里。他有刀子割断了绑在白雪公主身上的带子,呼吸恢复,公主醒来了。)

屠夫:“公主,快跑!趁那个混蛋骑士还没回来,快跑!一路往回跑!快!”

白雪:“可是……可是……”

屠夫:“不要再说了!快跑啊!”

(白雪公主转身逃出了房子,她不敢自己一个人返回幽暗的森林,害怕森林里真的有野兽,只好躲在一个小山洞里。)

骑士:“发生什么事了?”

女仆:“大人,有个野蛮的男人放走了白雪公主,白雪公主跑了,但是管家先生把那个野蛮人关在里边了。”

骑士:“什么?你们居然让白雪公主跑了?一群蠢货!那个放走白雪公主的混蛋又是谁?我一定要杀了他,把他的头挂在墙上!”

(骑士冲进房子,屠夫不敌骑士被擒,因为不愿意透露白雪公主的下落而被杀,透露被挂在骑士住所的墙上。夜晚,饿极了的白雪公主悄悄回到骑士的房子,期望趁夜深人静之时,可以偷到一些吃的。但当她看到挂在墙上屠夫的头颅时,惊吓过度的她慌不择路的逃跑,一直跑下了这座不算高的山岭,一直跑到体力不支晕倒在地。)


第十幕、伯爵


(再次醒来,白雪公主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天鹅绒的床单和被子轻柔的抚摸着她,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过这么舒适的床了,但是她并没有多躺一会儿,因为现在她迫切的想要吃点东西。)

白雪:“有人吗?”

女仆:“小姐,您醒了。”

白雪:“这是哪里?”

女仆:“这里是伯爵大人的城堡,伯爵大人发现您晕倒在地上,就把您带回来了。小姐,您觉得身体还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吗?”

白雪:“我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了。请问一下,有面包吗?我有点饿了。”

女仆:“有的,请您移步到餐厅,厨房已经准备好饭菜了。”

白雪:“谢谢。”

(餐厅里,装饰华美的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有牛排,有面包,有葡萄酒,就在白雪公主忍不住大快朵颐的时候,一名男子走进了餐厅。)

伯爵:“美丽的小姐,你好,我是这里的主人,伯爵。我今天骑马出去狩猎,却发现了一名如此美丽的小姐晕倒在地上,小姐,你感觉好点了吗?”

白雪:“谢谢您带我回来,而不是让我独自躺在冰冷的地上自生自灭,伯爵大人,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也谢谢您如此丰盛的招待,等我返回故乡的时候,一定让父……父亲感谢您的。”

伯爵:“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美丽的小姐。”

(经过骑士的背叛和屠夫之死,白雪公主已经开始对陌生人抱有怀疑了,她决定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身份。)

白雪:“我父亲是雪国的一名富商,我的名字更是不足挂齿,您叫我斯诺(snow)就好。”

伯爵:“斯诺,雪花,和你很般配的名字呢,像雪一样白的皮肤,很美丽。”

白雪:“谢谢您的夸奖,伯爵大人。”

伯爵:“你刚刚晕倒醒来,虽然你说自己没有大碍,但我认为你还是早点休息比较好,斯诺小姐。”

白雪:“好的,谢谢。”


第十一幕、骑马


(白雪公主已经在伯爵的城堡里住了几天了,伯爵很温柔和善,她渐渐地放下了自己的戒心。)

伯爵:“斯诺小姐,你今天有空吗?”

白雪:“怎么了,伯爵大人?”

伯爵:“请问你是否有兴趣和我去骑马?在我城堡的北边是一片广袤的草原,那里有小兔子,还有小狐狸,而在我城堡的另一边,则是一条河流,我们可以去那里抓鱼。怎样?用兴趣吗?”

白雪:“真的吗?我十分有兴趣。雪国的四周是一片森林,我还没见过草原和河流是什么样子的呢!谢谢你伯爵大人!”

伯爵:“没什么,去脱下你的裙子吧,这不适合骑马,让女仆服侍你换上骑马服,我在马厩等你。”

白雪:“好的,伯爵大人。”

(换好衣服的白雪公主被温柔的伯爵大人扶上了马背,伯爵坐在她的背后,圈着着保护着她,很温柔)

白雪:“伯爵大人……”

伯爵:“怎么了?害怕吗?还是坐的不舒服?”

白雪:“不,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很开心……”

伯爵:“你开心就好。”

白雪:“大人你看!那里有一只小兔子!”

伯爵:“要我抓来给你玩吗?”

白雪:“不!不要!被抓起来多可怜啊,就让它这样自由的生活吧。”

伯爵:“好。都听你的。”


第十二幕、那个人


(血国的士兵在王子的带领下向雪国发起攻击,白王统领着大军在对抗敌军,在一片厮杀声中,白王后独自坐在在密室里,擦拭着只剩下一半的魔镜。)

白王后:“唉……魔镜啊,我以前总觉得,过去的事情有什么好看的呢?现在,我却越来越喜欢的看过去的事情来回忆,是我已经老了吗?”

魔镜:“王后啊,您还很年轻。”

白王后:“我现在时常想起小时候,我和姐姐幸福的生活,一起学习,一起成长,那时候的姐姐就总喜欢穿红裙子,她真的很漂亮,男孩子都喜欢和她玩;姐姐结婚的时候也是力排众议,穿着红色的婚纱走进教堂,连神父都惊呆了呢,哈哈哈;后来白雪诞生了,她真是个漂亮的小女孩,脸庞白的像雪,嘴唇红的像血,比姐姐还美丽,我真是喜欢她,可是后来……”

(白王后叹气,放下了擦拭镜子的手。)

白王后:“我的选择真的正确吗?以前我觉得追求真爱没有错,可是现在,我却开始怀疑自己,如果我过去没有那样做,那么,现在不会爆发战争,白雪就不会恨我,也不用出去逃亡,也就不会被伤害到,唉……魔镜啊,告诉我昨天白雪公主在哪里?”

(魔镜发出微光,显示出白雪公主与伯爵共同坐在华丽的餐桌前用餐,白雪公主笑容灿烂甜美,显然心情很好。)

魔镜:“王后啊,白雪公主昨天在伯爵的城堡里,公主很喜欢伯爵,要提醒白雪公主啊,伯爵心怀不轨,他有一把沾满了毒药的梳子,他已经用那把梳子夺去了很多美貌少女的性命了。”

(白王后惊吓过度,打翻了手边的杯子,她匆匆走出密室,没有留意门并没有锁紧,她来到了地牢,让士兵放出来了一名小偷。)

小偷:“哟,这不是伟大的白王后吗?您怎么会在这里,怎么会有空来看我这样一个下贱的小偷呢?现在外边正在打仗,您难道不应该和那些贵妇小姐们一样带在安全的庇护所里吗?”

白王后:“废话少说,现在有一个可以赦免你的机会,看你要不要抓住,或者你更愿意被尝试一下绞刑的滋味。”

小偷:“当然不会,我十分愿意为王后殿下效劳。”

白王后:“我命令你现在骑快马,赶往南方,位于草原与河流之间的伯爵的城堡里,带走白雪公主,带她回到森林里的小木屋里,那里会有人照顾她,然后你就自由了。”

小偷:“就是那个臭名昭著,喜欢杀害美貌女孩的伯爵?只是自由可不足以让我冒险去接近那个变态啊。”

白王后:“士兵,把他关回地牢。”

小偷:“好好好,我知道了,可是快马和食物、饮用水和必要的盘缠总是不能少的了吧。”

白王后:“只要你能完成任务,不会亏待你的。”

小偷:“是,王后殿下。”

(白王后返回王宫,看到神色匆匆的女仆,叫住了她。)

白王后:“女仆,等一下!”

女仆:“王……王后……您,您叫我?”

白王后:“把那个人带到大殿来见我。”

女仆:“那个人?哪个人?”

白王后:“你是被外边的士兵吓破胆了吗?我指的当然是那个人,那个被关在西塔的人。”

女仆:“抱歉,王后殿下,我确实有些害怕了。我这就把那个人带来。”


第十三幕、梳子


(白雪公主已经在伯爵的城堡里住了一段时间了,现在她已经完全放下了戒心,而且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温柔和善的人。)

伯爵:“美丽的斯诺小姐,今天你准备做些什么呢?”

白雪:“伯爵大人,您带我去河边吧,那里的风景真美,您再教我钓鱼吧。”

伯爵:“哦,亲爱的,你的钓鱼技巧已经很棒了,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教给你的东西了。”

白雪:“求您了,带我去吧。”

伯爵:“好的,我的小姐。”

(伯爵带白雪公主来到河边,两人一起钓鱼,度过了愉快的一天。回到城堡里,白雪公主去换衣服,伯爵进入了她的房间。)

伯爵:“我可以进来吗?小姐。”

白雪:“当然可以,大人。”

伯爵:“我帮你梳头发吧。”

白雪:“谢谢你,大人。”

(伯爵静静地为白雪公主梳头发,白雪公主静静地坐着看着镜子。)

白雪:“我有一件事想告诉您,大人。”

伯爵:“请说。”

白雪:“其实……我并不是什么斯诺小姐,我是……我是白雪公主。白王的女儿白雪公主。”

伯爵:“呵,我猜到了。世界上除了白雪公主,哪里还有这么美丽又高贵的女子呢?但是,你既然不愿意说,那我就假装自己不知道。”

白雪:“谢谢您,伯爵大人,您真的很温柔很体贴。其实,我不愿意说我是白雪公主,是因为……我曾经被背叛过,有一个骑士,他骗取了我的信任,然后,意图杀害我!所以,我很害怕,我不敢告诉别人我是白雪公主,我……”

伯爵:“嘘嘘,没事了,他并不在这里。”

白雪:“他想要勒死我!好可怕!伯爵大人,真的很可怕!要不是屠夫先生来救我,我恐怕已经死掉了!可是屠夫先生,他……他被那个恶毒的骑士,杀掉了!呜呜……”

伯爵:“放心吧,他不会杀掉你的,我也不会。”

(白雪公主诧异得望向镜子里的伯爵,伯爵微笑着,把梳子狠狠地扎进了白雪公主的头皮,白雪公主吃痛,想要挣扎,却动不了了,她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伯爵:“因为红女王不许我们杀死你,真是可惜,不然,我的收藏品里就又可以多一个收藏了,美丽的白雪公主!这些天为了让你对我放下戒心,还真是不容易啊!”

(白雪公主头皮也痛,心中也痛,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伯爵用一个小瓶子收集了白雪公主的眼泪,收入怀中。)

伯爵:“虽然不容易,但是我终于也完成了任务,你的眼泪真是弥足可贵啊,值得红女王陛下如此大费周章的来收集,我要把你献给王后陛下,不知道等她利用完你的价值之后会不会把你赐给我,我会把你的皮肤完整的剥下来的,一点损伤都没有,我会把你做成最完美的人偶。”

(城堡外传来骚动,马厩失火了,马匹都逃走了,被骚动惊动了的伯爵勃然大怒,向马厩跑去。一个黑影从窗外爬进来,正是小偷。他把插进白雪公主头皮里的梳子拔出来扔到地上)

小偷:“不要叫,我是来救你的人,这个伯爵变态残忍,残害了无数少女,你不要出声,我会把你悄悄地带出去,想必你也不想被剥皮做成人偶吧。”

白雪:“我不相信你,但是我更不愿意死,所以我不会出声的。”

小偷:“聪明的女孩。”

(小偷扶着白雪公主翻出了窗户,窗外是他事先就拴好的两匹骏马,其他的都被他割断缰绳放掉了。等白雪公主坐上马后,他又翻回窗子里,在屋子易燃的地方倒上酒,点了一把火。)

白雪:“你为什么要放火?”

小偷:“想到那个变态在那个城堡的某处放着被他残害而死的少女做成的人偶,我就觉得恶心,一把火烧掉也好,那些惨死的少女想来宁愿被烧,也不愿意继续被做成人偶吧。”

白雪:“……”


第十四幕、女仆


(小偷和白雪公主一路骑着马返回森林,而雪国的战役暂时告一段落,白王带领着士兵打退了王子带领的入侵者,全城欢呼,但不敢放松丝毫,全体人民出动维修破损的城墙和防御措施,安置粮草以防对方围城。)

白王:“我的王后,我们赢了!”

白王后:“我知道,陛下,您真是英勇,我为您感到自豪!”

白王:“这次王子带领大军来袭,一路走过森林,不知道他会不会发现白雪?”

白王后:“不会的,我安排的地方十分隐蔽,除非我告诉他,否则就算他在森林中呆一辈子,也不会发现的。而且,我找的保护白雪的那个人,曾经在森林里生活过很久,他知道怎么躲避敌人保护白雪。”

白王:“是吗?那我就放心了。”

白王后:“只要……”

白王:“什么?”

白王后:“没什么,陛下,我还有点事情没做,失陪了。”

白王:“好,你去吧。”

(白王后匆匆来到密室,打开了密室的门,她需要问一下魔镜,白雪公主有没有安全的逃脱。但是,当她打开门却发现镜子不见了。)

白王后:“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把镜子放到了桌子上的,难道掉到地上了吗?没有!哪里都没有!怎么会这样!”

(白王后急的团团转。)

白王后:“啊!我想到了!昨天,我遇到了我的女仆!她一脸慌张,我与她说话,她言辞闪烁,不敢直视,这件事一定和她脱不了关系!仔细想来,今天我一直没有见到她!我原以为是今天刚刚打完仗,她忙碌的不见踪影,现在看来一定是逃了!她怎么会知道魔镜的事情!难道……不好!我要尽快做好准备!”

(白王后从密室的书架上取下一本书,翻开书却是一个匣子,王后取出匣子,里边是一根魔杖,沉甸甸的,流光溢彩,像是白水晶做的。)

白王后:“我原以为再也用不到你了呢,老伙伴。让我们一起做好战斗的准备吧!这么多年了,我以为一切都会过去,可是姐姐果然就是姐姐啊,许下的承诺一定会做到,接下来可能会有一场恶战呢。我必须尽快通知矮人带着白雪避祸。”


第十五幕、矮人


(白雪公主和小偷一路餐风饮露,白雪公主没有再抱怨吃不好睡不好,一路很沉默的跟随小偷回到了森林里,小偷三转两转,有时还会倒退,一直把她带到了一间小木屋前,小木屋的门打开了,出来了一名侏儒——小矮人。)

矮人:“你就是小偷?”

小偷:“没错,就是本大爷。”

矮人:“而你就是白雪公主?”

白雪:“嗯。”

矮人:“小偷,这是你的报酬。”

(矮人把一个钱袋扔给小偷,小偷一把拿住,拉开钱袋开始数钱,当他露出笑容的一瞬间,一直箭扎入了他的胸口,他挣扎着倒下了。)

白雪:“啊——”

矮人:“不许叫!你会引来野兽的。”

白雪:“你……你为什么……要杀他?”

矮人:“他可以因为一袋钱把你救出来,也同样可以一袋钱出卖你,你还想被那个变态伯爵抓回去吗?”

白雪:“……”

矮人:“下马!傻坐着干嘛?去干活!”

白雪:“我不会干活……”

矮人:“果然!娇生惯养的小公主!不知世事的娇小姐!不会就学!从今天开始,你要学着做饭、缝补、纺纱、打扫卫生!”

白雪:“我会缝东西,我学过女红。”

矮人:“很好,只会绣些花!我要那些花有什么用?现在去洗碗!”

白雪:“碗在哪里?”

矮人:“废话!碗当然在厨房里!难道在我手中拿着吗?”

(白雪公主从小没被人如此训斥过,即使是在逃亡的时候,骑士和伯爵也一直彬彬有礼,她不由得红了眼眶,但是她从小就不会流眼泪,除了被骑士和伯爵伤害时之外,她再没流过眼泪,哪怕是知道亲生母亲去世的时候。)


第十六幕、王子


(女仆悄悄潜出了雪国,来到了血国士兵的军队前。)

女仆:“士兵大哥,请您带我见王子,可以吗?”

士兵:“你是谁!看你的衣服明明是雪国的人,为何靠近我们的军队?!王子殿下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女仆:“是,我是雪国的人,我还曾经是白王后的女仆,我发现了白王后重大的秘密,我是冒着很大的危险来投奔王子的,请你带我见王子殿下吧。”

士兵:“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不是细作,不会伤害王子殿下?何况王子殿下很忙的!不是你想见就能见!”

女仆:“大哥,这里是军队,到处都是士兵,如果我想要伤害王子,那我自己也会丧生于此,而如果我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王子,耽误了时机,影响了战斗,您负担得了责任吗?”

士兵:“很是伶牙利嘴嘛,好吧,那我就带你去见王子殿下好了。”

(士兵带女仆走进王子的帐篷,女仆给王子献上魔镜。)

王子:“这是什么?”

女仆:“这是我在白王后的密室中发现的东西,她的密室从来不许任何人进入,哪怕是白王都没有进去过,而这半面镜子就放在密室的桌子上,我想,这一定很重要。”

王子:“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女仆:“我……我已经在雪国的王宫里待了二十多年了,当年,我是服侍王后的侍女,我眼看着王后穿着红色的婚纱嫁给白王,我眼看着白雪公主出生,我眼看着现在坐在王后座上的那个贱人是如何夺走了原本属于王后的一切的!我为王后不甘!我一定要为王后报仇!”

王子:“看不出来你这么忠心。”

女仆:“以前王后对我很好,她很温柔很善良,我很后悔当年没能帮到她。”

王子:“很好,你现在已经帮到她了,你已经完成自己的使命了。士兵,杀了她,她是个骗子!是白王后派来的细作!”

女仆:“我不是骗子!我没有说谎!我不是细作!我是真心想帮助王后殿下的!王子殿下!饶命啊!啊啊啊!”

王子:“我知道你不是骗子,我知道你没有说谎,我只是不想让一个二十年前的女仆打扰到母亲,母亲最讨厌别人提起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第十七幕、劳动


(和矮人住在森林里的白雪公主最近很辛苦的学习如何做家务。)

矮人:“蠢货!地不是这样扫的!你把灰尘都扬起来了!”

矮人:“蠢货!你这样能洗干净衣服吗?”

矮人:“蠢货!你已经打了7只碗,3只碟子了!你是准备全部打破用手吃饭吗?”

矮人:“蠢货!连怎么做饭都不会!”

白雪:“我以前从来都没做过这些!你难道不能多教教我,多一些耐心吗?”

矮人:“我为什么要耐心的教你?”

白雪:“因为我很聪明,只要你教我,我一定可以学会的,我的修女嬷嬷和……和那个变态伯爵都这样说过。”

矮人:“他们教过你什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吗?”

白雪:“嬷嬷教过我读书写字和女红,伯爵教过我骑马和钓鱼,你自己说,我缝补的衣物不好吗?我和小偷一路骑马过来,他也夸我骑马的技术好。”

矮人:“……你还会钓鱼?”

白雪:“不要转移话题!”

矮人:“既然你会钓鱼,那今天的晚上就吃鱼吧,你去那边的小河里钓几条出来,钓不上的话今天你就饿着吧。”

白雪:“喂!偶尔温柔一点会死吗?”

矮人:“会!”

(矮人转身离开。)

白雪:“啊!好让人讨厌的家伙啊!怎么有这么让人讨厌的人啊!小矮人!小侏儒!讨厌鬼!”

矮人:“我听见了。再不去钓鱼就不要吃晚饭了。”


第十八幕、红女王


(王子把魔镜献给随军队而来,一直没有露面的女王,她身材曼妙,婀娜多姿,脸上罩着轻薄的面纱。)

王子:“母亲,我有东西要献给您。”

红女王:“是什么呀?”

王子:“是雪国逃出来的一名女仆偷来的半面镜子,她说是在那个贱人的密室里发现的。”

红女王:“哦,是吗?给我看看。”

(王子献上镜子,红女王摸索着)

红女王:“不错,果然是魔镜。”

(红女王起身,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了另一块半面的镜子)

红女王:“魔镜魔镜,左边可以看到过去,右边可以看到未来,我就是靠这面镜子,知道了白雪公主会逃到哪里去,所以才能抓到她,并收集到两滴泪水,想来,那个贱人也是靠这面镜子,才知道了白雪公主被我抓到了,才一再逃掉了吧。现在,镜子全部都在我的手上了,那个贱人这下子黔驴技穷了吧。对了,那两个伤害过白雪公主的人呢?”

王子:“都杀掉了,骑士被斩首了,伯爵被用他自己的梳子扎进喉咙毒死了。”

红女王:“很好,所有伤害过白雪公主的人都该死。那么献上镜子的人呢?”

王子:“也处死了,她一直在哪个贱人的身边待了二十年,却什么都没做,该死。”

红女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她刚刚为我带来了镜子,怎么能现在就处死呢?不过,早晚都是要死的,我最恨背叛我的人了。”

王子:“是,母亲,我错了。”

红女王:“算了,我不想见到你,下去吧。”

王子:“是,母亲。”

(红女王站起身,把两块镜子放在一起,一道微光闪过,两块镜子合二为一。)

红女王:“魔镜啊魔镜,告诉我,我会收集全三滴眼泪,恢复容貌吗?”

(魔镜上一道光芒划过,一幅画面出现在镜面上,镜子里的红女王摘下了面纱,面纱下的容貌倾国倾城,风华绝代,白王后和白雪公主都已是绝代的美人,但比之她,白王后少了三分艳丽,白雪公主未免太过青涩。红女王抚摸着镜子上自己的容貌,一脸痴迷。)

魔镜:“女王陛下,您会如愿恢复容貌的。”

红女王:“太好了,太好了!等我恢复了容貌,他就会继续爱我了!他会回到我身边的!魔镜啊魔镜,告诉我,白雪公主昨天在哪里?”

(魔镜上一道光芒划过,又一幅画面出现在镜面上,白雪公主和小矮人住在小木屋的景象出现了,画面里的白雪公主在缝补着矮人磨破了的衣服,并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在衣角绣了朵小花,矮人正在小河边就着水刮鱼鳞剖开鱼肚子取出内脏扔进去,看起来倒是其乐融融。)

红女王:“小贱人安排的倒是巧妙,这个小侏儒竟是矮人族的,可以破除一切魔法,而且力大无穷。我需要想一个好办法,悄悄地把白雪带走,带回血国去。有了。”

(红女王起身,从盒子里又取出了一颗红苹果,红的发亮,看起来美味可口极了。)

红女王:“这颗毒苹果,十分的剧毒,只要一小口,就可以让吃苹果的人无知无觉的晕死过去!我需要乔装打扮一下,明天,等矮人出去狩猎的时候,把这颗苹果给白雪公主吃下去,这样,我就可以悄无声息的带走白雪公主了,哈哈哈!现在,魔镜啊魔镜,给我展示如何可以找到白雪公主居住的小木屋!”


第十九幕、苹果


(森林的清晨,鸟鸣唧唧,虫叫啾啾,树叶唰唰,水流哗哗,矮人一早就离开了去打猎,只剩下白雪公主独自一人待在小木屋里做着家务。这时,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白雪:“谁啊?是矮人吗?”

老婆婆:“是我,一个可怜的买苹果的老婆婆。”

白雪:“老婆婆,我不买苹果,麻烦你走吧。”

老婆婆:“求你了,买一个吧,一个就好,不然我今天可能要饿肚子了。”

白雪:“为什么?虽然我不买,但是你可以卖给其他人啊。”

老婆婆:“唉,小姑娘,你不知道,我家曾经发生过大火,我的脸被火烧过,毁容了,大家都害怕我,厌恶我,所以我不敢去城里卖苹果,只能在偏僻的乡下卖。我今天走错路了,走了很久都看不到村落,到目前为止只见到了你家一户人家,所以啊,如果你不买的话,我很可能今天一天一颗都卖不出去了。”

白雪:“这样啊,你确实走错路了,这里确实只有我家一户人家。”

老婆婆:“所以啊,小姑娘,如果你真的忍心不买我的苹果的话,我可能今天就要饿肚子了。求你行行好,买一颗吧!只卖一颗也好啊!”

白雪:“好吧,那我就买一颗吧。”

(白雪打开了门,门前站着的老婆婆穿着亚麻色的旧布衫,脸上带着雪白的面纱,手臂挽着一个箩筐,连声对她道谢。白雪把钱递给她。)

老婆婆:“谢谢你,善良的小姑娘,这个给你,这是我的苹果里最大最红最甜的一颗,你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白雪:“不用了,我等一下会尝的,你走吧。”

老婆婆:“你尝一下吧,如果你满意的话能不能再多买几颗?我把这颗算是送你的行吗?尝尝吧!”

(经不住老婆婆连声哀求的白雪公主轻轻咬了一口,苹果确实很甜,正当她准备咀嚼的时候,忽然觉得头脑一阵发晕,双脚无力,手中的苹果也滚落到地上,整个人向老婆婆的方向倒去。晕倒的瞬间她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老婆婆的手一点都不老,相反很圆润。老婆婆佝偻的身躯直立起来,宽大的旧袍子遮不住她曼妙的身材,她伸手托扶着白雪公主。)

红女王:“哦,可怜的白雪公主啊,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软,希望你以后可以学会,不要随意的接受陌生人给你的食物或饮料。”


第二十幕、白马


(矮人正在骑着一匹装有特殊马鞍的白马,飞速奔向血国。他在狩猎的时候收到白王后传信给他的信鸦,但还是慢了一步,等他回到木屋后发现,白雪公主已经不见了踪影,地上只有一颗被咬了一口的苹果。)

矮人:“真是个蠢货,明明告诉她要小心了,还是记不住,蠢死算了。马儿啊马儿,再快一点,不然以那个蠢货的脑瓜,估计被人害死了都不知道为什么。快啊,快啊。”

(另一边,当白雪公主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口水晶棺材之中。一名英俊的男子站在棺材前,面带微笑,周围是一片美丽的花海。)

王子:“你终于醒来了,美丽的白雪公主,我是王子。我在森林里看到你倒在地上,呼吸停止,就像死了一样,所以我把你放进水晶棺材里,带回了我的家乡,刚刚棺材颠簸了一下,我下马查看,发现虽然你的呼吸停止了,但是脸庞还是那么美丽,嘴唇还是那么红润,所以忍不住吻了一下,结果你就醒来了,这就是真爱之吻的力量!我爱你,白雪公主,嫁给我吧!我爱你胜过世上的一切,走吧!与我到我母后的王宫去,我会娶你做我的妻子,我会让你过上童话一般幸福的生活的!”

白雪:“这里是哪里?你自称是王子,那么你是哪个国家的王子?矮人呢?有没有看到矮人?”

王子:“这里是花海,我是血国的王子,矮人?哦,你说那个小矮人啊!我看到你的时候,他正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呢,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爱上你了,所以我恳求让我把你和棺材带走。他拒绝了我,但是我不停地恳求,甚至哀求,他看到我如此真心诚意,终于被我的虔诚所感动,同意我带走你了呢。”

白雪:“不可能!矮人绝对不会哭泣!也绝对不会同意你带走我,哪怕我真的死了,也不会!”

王子:“哈哈哈哈!白雪公主,你的戒心还真是重啊,乖乖的听话,爱上我不好吗?我真的会带你回我母后的王宫的,也真的愿意娶你。”

白雪:“我不会嫁给你的。”

王子:“这可由不得你。”

(王子从水晶棺材里抱出白雪公主,水晶棺材瞬间变成手掌大小的小棺材,他把白雪公主双手挟持住,放到白马上,自己也骑了上去,白马向血国的方向飞驰而去。



第二十一幕、母亲


(收到了矮人通知白雪公主失踪的信,白王后坐立不安,她担心矮人一个人无法对付红女王,所以决定也出发去血国。这时,白王走了进来。)

白王:“怎么了?看你脸色很不好。”

白王后:“没事。”

白王:“是不是白雪出事了?”

白王后:“您怎么知道?”

白王:“唉,最近总是心慌,想来还是白雪最让我挂心了。说吧,到底怎么了?”

白王后:“保护白雪的人传信给我,白雪应该是被血国的人抓走了,他已经赶往血国了,但是我不放心,准备一起去。”

白王:“我也去。”

白王后:“万万不可啊,陛下,城外血国的大军尚未退去,您千万不可以离开王宫啊。”

白王:“我们刚刚打赢他们,一时半刻他们是不敢来袭吧,何况我还能得力的首相与御前侍卫,有他们在我很放心。白雪是我唯一的孩子,她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何况,我也不能让你独自一人去冒险。”

白王后:“陛下……”

白王:“不要说了,我也已经有二十年没见她了,当初是我对不起她,不能让你独自去面对她的怒火。”

白王后:“陛下,我们当年是不是做错了?”

白王:“或许对了,或许错了,但是既然已经做了,就不能后悔,让我们一起面对结果吧,最坏也不过一家三口死在一起,下一世还做家人。”

白王后:“陛下……”

白王:“我让侍卫们去做准备。”

(来到血国的白雪公主,以为自己又会受到虐待和伤害,没想到王子只是把她带到王宫就放了下来。几日下来,除了走到哪里都有侍女跟着,不许出王宫之外,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直到红女王召唤她觐见。白雪公主走进大殿,坐在王座上的人,她穿着红色的华袍,脸上罩着轻薄的面纱。)

白雪:“是你。”

红女王:“是我。”

白雪:“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红女王:“我只是想带回我的女儿,有什么错吗?”

白雪:“你的女儿?”

红女王:“是啊,白雪,你就是我的女儿啊!难道你忙了妈妈我了吗?你当年生下来的时候,皮肤就像雪一样白嫩,嘴唇就像血一样红润,头发像乌木一样漆黑,所以我才给你取名叫白雪啊!”

白雪:“可是,我的母亲不是去世了吗?”

红女王:“那是谎言!是背叛!现在坐在白王后座位上的那个人,是我的亲生妹妹,她爱上了我的丈夫白王,并且勾引了他,两个人勾结背叛了我!把我逐出雪国,任我自生自灭!我的脸庞也因此毁容,独自流浪了好久,直到被血国的红王发现,带我回王宫,娶我做了王后,在他死后,我成为了女王。我已经离开雪国二十年了,已经二十年没见过我的女儿了,我好想念你啊!我的女儿!”

白雪:“你……真的是我的母亲?”

红女王:“当然是真的!”

白雪:“妈妈!我好想念你啊!”

红女王:“我也是!我的女儿!”



第二十二幕、恨意


(有了妈妈的白雪公主生活的很开心,但是她发现自己的自由还是受到限制。)

白雪:“妈妈,我可以出王宫看一下吗?我还没见过血国是什么样子的一个国家呢。”

红女王:“不可以,亲爱的,外边有很多人想要伤害你 ,你难道忘了吗?”

白雪:“可是,妈妈,我真的很无聊啊。”

红女王:“对了,亲爱的,上次我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白雪:“妈妈,我不想嫁给王子。”

红女王:“为什么?留在妈妈身边不好吗?”

白雪:“当然好,但是我不想嫁给一个不爱的人。”

红女王:“你多和他相处,他是很好的一个人,你会喜欢上他的。”

白雪:“好吧。”

王子:“走吧,白雪,我带你去一个美丽的地方。”

红女王:“去吧。”

(王子带白雪公主上了塔楼,城堡最高的地方。)

白雪:“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王子:“这里是城堡最高的地方,可以看得很远很远,看那里就是花海,再往北就是河流了,美吗?”

白雪:“很美,但是我说过了,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王子:“我也说过了,这由不得你。”

白雪:“我若是不愿意嫁给你,难道你还能逼迫我在神父面前起誓吗?”

王子:“你知道吗?我也是母亲的孩子。”

白雪:“你是妈妈的孩子?”

王子:“我是母亲不得不和父王生的孩子,所以她一直都不爱我,从小就不爱我,我从小到大,听得最多的话,就是我有一个姐姐,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子,她的皮肤就像雪一样白嫩,嘴唇就像血一样红润,头发像乌木一样漆黑,她的名字是白雪。”

白雪:“我不知道你也是妈妈的孩子,我更不能嫁给你了,那是乱伦。”

王子:“妈妈,母亲从来不许我叫她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你一出生就夺走了我所有的爱?你为什么还不去死?”

(王子一把掐住白雪公主的脖子,掐的她呼吸困难,眼泪不由自由流了出来。)

王子:“对,没错,是为了你的眼泪。你是母亲的孩子,母亲是女巫,她不能落泪,眼泪会毁掉她的容貌,而你,你的眼泪却可以使母亲的容貌恢复,哭吧!快哭!哭啊!”

(王子一手掐着白雪公主的脖子,一手用瓶子收集着白雪公主落下的眼泪。)

王子:“对!就这样!继续哭!”

(王子已经形容癫狂,白雪几乎被他掐死,忽然一支箭从塔下射来,扎中了王子的脑袋,王子手一松,白雪公主趁机挣脱,发现王子已经死了。扎进王子脑袋中的箭上,尾端系着一块布条,上面绣着一朵小花。)

白雪:“咳咳!咳咳咳……是你吗?矮人?”

矮人:“是我!快跳下来!我接着你!”

白雪:“可是,这里好高啊!”

矮人:“我会接住你的,放心吧!还是你更愿意和一具死尸待在一起?”

白雪:“那你一定要接住我啊!”

(白雪公主一跃而下,落在了矮人在马匹之间拉起的网兜中,毫发无损。)



第二十三幕、背叛


(红女王雷霆大怒,王子死了,白雪公主失踪了,虽然收集齐了眼泪,但她很生气,因为白雪公主的背叛。这时,侍卫进来了。)

侍卫:“女王陛下,雪国的白王和白王后在外边,他们想要见您。”

红女王:“呵,他们居然还有脸来?”

(红女王喝下眼泪,走出王宫。她的脸恢复了,艳丽,娇媚,姿态万千。)

白王后:“你的脸……你还是伤害了白雪。”

红女王:“那又怎样?”

白王后:“你明明知道,女巫是不能落泪的,她的泪水会像强酸一样腐蚀掉自己的脸,而女巫的孩子是天生不会落泪的,除非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你为了让自己恢复容貌,至少差点杀掉白雪三次。”

红女王:“没错,她是我的女儿,为我做一些贡献又怎么了?我不是没有杀她吗?”

白王后:“白雪现在在哪里?”

红女王:“我不知道,她失踪了。”

白王后:“你是不是真的杀掉她了?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她是你的亲生女儿!”

红女王:“狠心?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是我的亲生妹妹!你不是照样勾引我的丈夫吗?”

白王:“不!不是她的错!是我!是我当初不由自主的爱上了她,是我对不起你!”

红女王:“就是她勾引了你!她是女巫!一小瓶药水,就可以做到!你看我啊!我的容貌恢复了,我还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我比她美,比白雪美,比世界上所有人都美!你不爱我了吗?”

白王:“对不起,我一直没有爱过你,当初娶你只是因为你是世界上最美的人,可是婚后我才发现,我爱的人是你的妹妹。对不起,是我们伤害了你,才会让你变成现在这么极端的样子的。”

红女王:“不!不是真的!你说的不是真的!我明明这么美!你怎么可能会不爱我呢?我要杀掉这个贱人!杀掉她,你就会重新爱上我了。我们一起回雪国,你还是白王,我还是白王后,我们有美丽的女儿白雪公主,这样不好吗?”

(红女王拿出了魔杖,白王后也拿出了魔杖,两个女巫开始对决,但是被怒气支撑的红女王显然更胜一筹,眼看着她就要伤害到白王后了,一支箭飞快的射向红女王的手臂,她的手臂被射中,魔杖掉落在地,射箭的是矮人。)

红女王:“是你!是你救走了白雪!”

白王后:“白雪,你没事吧!”

白王:“白雪!你怎么样?”



第二十四幕、尾声


(白雪公主看向白王。)

白雪:“父王,妈妈已经没有办法念咒了,您会怎么处置她?”

白王:“我不会杀她。血国的王子死了,女王疯了,我会派兵攻下血国,毁掉她的魔杖,把她关在血国的城堡里,她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这里的人会善待她的。”

白雪:“真的会吗?母后,您说呢?”

白王后:“当年确实是我们对不起她,但是现在的姐姐已经被仇恨和嫉妒冲昏了头脑,我们只能把她关起来,这样 她才不会再伤害你啊,白雪!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你好!”

白雪:“为我好……吗?”

白王:“和我们一起回家吧!我们回雪国!”

白王后:“对!我们一起回家吧!我们一家三口不是很幸福吗?”

白雪:“幸福?不,我从来不曾幸福过。你们才是一家人,我不是。父王,您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儿子吗?你们可以有了,我不会回去了。雪国到血国的所有土地都会成为您治下的领土,您需要一个继承人,而这个继承人,不会是我。”

白王后:“你要去哪里?”

白雪:“我会和矮人一起回到森林里。”

白王后:“为什么亲爱的!我和你的父王一直都很爱你啊!”

白雪:“我的父亲和阿姨背叛了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一直伤害我,我的弟弟想要杀我,我不知道我回去还有什么意思,或许你们真的很爱我,但是,对不起,我不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和害我妈妈变成这样的元凶继续生活了。我们走了,不要来找我们,千万不要。”

(白雪公主策马离去,矮人跟着离去。路上,矮人悄悄偷窥白雪公主。)

白雪:“看什么?”

矮人:“想哭吗?”

白雪:“你没听到吗?女巫的孩子只有在生死攸关的时候才会落泪。”

矮人:“想哭和哭的出来是两个概念。”

白雪:“不想哭。”

矮人:“哦。”

白雪:“我只是很难过。”

矮人:“嗯……”

白雪:“我难过我给你绣的花就这样被你撕下来了!”

矮人:“你还好意思说!我一个大男人,衣服上绣花像什么样子!”

白雪:“是是,‘大’男人先生!”

矮人:“死丫头。”

………………

图片发自简书App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你写对话,我出1000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