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好:躺在担架上回家

家里好

/杨见遇(深山老林)

1:躺在担架上回家

十年前,他西装革履,足蹬大皮鞋,拎口皮箱,负气出门。

  十年后,他躺在担架上,坐车回来,灰白的胡子胡乱支叉着,足有三寸长,昔日的风光荡然无存。

  等盼他十年的老伴冬妮乍见到躺在车上的老头子后,撂脚跑回家,先是幸灾乐祸地大笑不已,继而噗通坐在地上,两手拍着大腿恸哭。

  左邻右舍赶来劝她,催她赶紧收拾屋子,安置病人进屋。公家人办事讲速度,别误了人家的时间。

  她这才止住哭声。儿子两口不在家,去西乡喝喜酒去了。她一时没主张,机械地跟随邻居们进屋,把堂屋的长竹椅伸开,靠东界墙摆着,铺上一床褥子,放上一床新被子。这才复往巷口去。

  负责送老头的黑色小轿车就停在巷口处的大路边。左右早围了一些看稀奇的乡亲,大家窃窃议论着,有的在和跟车的一位油头粉面的中年男子搭讪。

  见冬妮又过来 ,中年男子立马上前两步,问她,大嫂,可以进屋吧!

  她点点头。

中年男子拽开后车门,和车上另一个男子打声招呼,两人配合着把担架抬下来,然后,抬着老头跟着冬妮进了巷子。

  病人身上盖着一床老蓝色被子,头面露在外面,嘴里呜呜啦啦想说什么,苦于表达不出。

  远近围观的人们呼啦往巷口聚拢,和担架保持着尺把远的距离,朝冬妮家院子里奔去。

  司机倒没跟来,蹲在车边过烟瘾。

  刚好,中午做饭前,冬妮烧了一茶壶开水,现在派上了用场,可以给人家泡茶喝。

  中年男子说不渴,车上带有保温杯半路喝过。问他们中午吃饭没有。他们说,吃了。咱长话短说,单位委派我们送邱志豪同志回家,我们把人交给你,回去可以交差了!

  冬妮叹口气,他好鼻子好眼不着家,这……瘫了,不能动了,回来了!

  家嘛,早晚要回的……

  中年男子欲言又止,接过同伴递过来的香烟说 ,我老家在咱县城南关,一板回来了,今晚我们就去我家住。

  哦,我还想着等儿子回来领你们住旅社呢。

  正说着司机过来,提着一口皮箱,一个行李卷进了院子,笑着嚷道,等你们拿老邱的行李呢!

  冬妮赶紧出去接,笑着说,小哥哥,辛苦了!

  司机腼腆地一笑,没事!就是车里还有口皮箱,里面可能装着什么!

  中年男子一见冬妮拎着行李进来 ,就压低嗓门说,一时只顾说话,差点忘了!车里的那口皮箱装有他的存折,身份证,工作证、病历卡什么的…~我们领导交待,见月单位会往他的卡里打生活费,以后看病的医疗单据保存好,到时候单位可能会报销一部分或许全部也不好说。

冬妮放下行李在脚地,点点头,回去代我给你们领导道个谢!过两天,我差儿子去当面感谢你们领导!

  中年男子说,不必了,我们领导很忙,平时,我们都很少见着他!你们只管给老邱继续治疗,照顾好他!

  冬妮答应说好,几次欲问,那个女人呢?为什么不管他了?话到嘴边 ,又咽下了。再者 ,当着邻居们的面,她不想翻出旧账,叫人日后重新当笑话传扬开去。

2022,1,2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