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跳楼的孕妇,被勾了魂

96
人鱼海棠 9fac7464 ce5a 4b50 81fc a15390361a6e
0.3 2017.09.08 15:44* 字数 2922


文/人鱼海棠

1

医院待产室的窗台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孕妇,她脸色苍白,神情憔悴。在住院登记表上,她写下的名字是马小云。

待产室在五楼,已是入夜,初秋的风从医院漆黑的停车场吹进来,带来了混合着树木和汽车尾气的复杂气息。闻了一天消毒水的味道,这股凉风让马小云的头脑有了一丝清明。

离地一米多高的窗台,换了平时,马小云肯定爬不上来。她平时走路,都有亲人在边上搀扶,生怕有个好歹。

其实,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当你真心想做某件事情的时候,能克服一切困难。

除了,生孩子之外。

马小云抚着硕大如鼓的肚子,泪如雨下。肚子里的孩子也许是感应到了妈妈的情绪,激烈地挣扎着,令马小云下腹更是坠痛。

夜风撩起了马小云鬓角的青丝,又轻轻地放了下来,也抚过马小云泪湿的脸颊。

“孩子,妈妈实在是太痛了,我只想尽快地结束这一切。有人说,女人都要生孩子,这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一部分,但没有人告诉我,生孩子居然会这么痛。”

这一天对马小云来说,无疑是最痛苦的一天,她被临产前的阵痛折腾得死去活来,坐立不安。甚至有好几次痛得跪在了地上。也许会有人说,谁生孩子不会痛?真是作,真是矫情!

其实,每个人对疼痛的耐受程度是不一样的。马小云知道,自己对疼痛的忍耐到了极限。

没有生过孩子的人是无法体会这种感觉,随着每一次痛感猛烈的加剧,小腹那一圈的腰部,似乎被大锤狠狠的碾碎了,又仿佛有一根钢钉从头钉到脚,让你痛不欲生。

衣服干了湿,湿了又干,整个过程,没有人可以代替,除了忍耐没有其他办法。

马小云只有一个念头,无论是什么方法,尽快结束这种痛苦!

2

其实生还是死,有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医生说,你是个女孩。我和你爸爸,连名字都帮你想好了。”马小云看着楼下,停车场上小汽车整齐地排列着,稍远些是高大的树木,在黑暗中只能看到轮廓,显得面目狰狞。

“但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如果是女孩,我也不希望你承受和我一样的痛苦。”

马小云来医院之前,选择的是顺产的方式,如果实在生不下来,才选择剖腹。现在宫口已经开了七八指,马小云却痛得没了顺产的信心。

但是医生却说,她的条件适合顺产,顺产对大人和宝宝都好。反正都痛了这么久了,再忍忍,就好了。别人生产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

“云云啊,听医生的,再坚持一会儿,痛一会儿就好了啊。” 婆婆和丈夫都如此劝慰着马小云。

你们倒是会说,因为疼的不是你们!马小云的内心无声地叫嚣着。

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无助和绝望。

如果自己连生孩子的方式都无法决定,那就让我来决定如何死去吧!

“来吧,孩子,陪妈妈一起飞吧,妈妈带你去天堂,去一个没有痛苦的地方!”

马小云曾经想过N种死法,唯独没有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她拖着笨重的身体,像一只大鸟,以一种并不美丽的姿势,从窗台一跃而下,落在了坚硬的水泥地板上,鲜血汩汩地流了一地,触目惊心。

马小云保持着一个微笑的表情,停止了呼吸。她,解脱了。

有护士寻来,找了一大圈,终于发现了马小云的踪迹。紧接着,更多的医生来了,他们叹息着,用担架把她抬到了救护车上,送去几百米外的急救室抢救,但是最终无力回天。

医院是个连接生与死、纠集欢乐与悲伤的地方,像极了迎来送往、见证悲欢离合的车站。

人们从医院这个站台,走上人生的列车,然后又回到这里,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

马小云来医院,是为了迎接孩子降生,却带着孩子走向了不归路。

3

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令马小云感觉全身舒畅。

低头一看,自己已被一股无名的力量,牵引着,脱离了血泊中的肉身。

原来,她的灵魂已经被身边的黑白无常勾魂索缚住。

灵魂飘到空中的时候,马小云看到了一个急急寻来的身影,那是她的丈夫,她曾经的天。马小云突然很想哭,但是她只是一具灵魂,没有了载体,想哭也没有眼泪。

“舍不得啊,舍不得你为何寻死,让我们又要跑一趟!” 黑无常冷哼一声。

黑白无常不顾马小云的挣扎,带着她隐没在了黑暗中,来到了鬼门关。最后由牛头马面将马小云带到了阴间大法官阎罗王的面前。

“马小云,你该当何罪!” 黑脸阎罗王用某物拍了一下桌案,那是一个长方形的物体。

“我何罪之有?” 马小云被镣铐锁住,跪在了堂下,不知为何,她看到阎罗王额头的弯月,有点想笑,这不是包拯吗?

“你阳寿未尽,为何要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性命!”

“你身为一名堂堂大学生,居然为了生个孩子而想不开,简直连村妇都不如!” 阎罗王见她表情似笑非笑,有点恼怒。“你知道你的一死,给人间带来多大的风波吗?”

“小云不知,请大人明示。”  马小云不卑不亢。

“你死了之后,医院的医生被停职,医生和你的家人皆被世人指着骂,抬不了头。”

阎罗王拿起手中的那个长方形物体,原来是一个手机。他按了一个按键,一个巨大的屏幕投影在了地上,那是一个微博页面。

马小云看到,关于产妇跳楼的微博和评论,像一张巨大的网,铺天盖地,向马小云笼罩。

4

"死都死了,这些我可管不了。“马小云极力地掩饰着内心的震惊,冷笑道,“我疼痛难忍的时候,谁管过我了?但凡有人关心我,我还有机会寻死吗?”

“因为你是非正常死亡,既不能上天,也不能投胎转世,你只能成为孤魂野鬼,在黄泉路上游荡。要过了几十年,等你阳寿到了的时候,才能投胎。”

这个结果,先是让马小云一愣,不过随即她想到了什么,无所谓地笑了笑。

“人生来就是受苦的,再投胎为人,还不是一样,做个无忧无虑的游魂也没什么不好。”

“你无所谓,你的孩子呢,你替她想过吗?”  阎罗王步步紧逼。

马小云虽然极力装作无所谓,但是她确实知道,这一路上,一个女婴灵一直伴在她的左右,不言不语,表情忧郁。

“我就算生下她,也不见得她会很幸福。也许她会喝到毒奶粉,吃到地沟油。”

“就算她一路平安长大,也许还会遇到儿童性侵事件,一生都会有挥之不去的阴影。我总不能一路护她周全,人生充满着变数。”

“如果她无忧无虑地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也会有无尽的烦恼。”马小云说,“她要像我一样,忍受着疼痛生孩子。而男人会觉得女人做家务,带孩子理所当然,他们只要事业有成,便能一白遮百丑。”

“只要他们能赚钱,即使他们在外面花天酒地,不陪老婆,不陪孩子,外界对他们的评价都是好男人。他们难得在家,不是跟朋友聚会就是工作应酬,要是在家,也是躺在沙发上看手机,反正没空陪老婆。”

“女人不仅要相夫教子,要经济独立,为了工作不带孩子不对,只带孩子不工作也不对,她们必须不断更新观念,学习新知识,与时俱进。”

曾以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就是孤独终老,其实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是,与那些使你感到孤独的人一起终老。

5

马小云脑海里,忆起了与丈夫相处的种种过往,她曾经希望丈夫多陪陪自己的无声抗议,都淹没在了游戏声里。

难怪别人说,女人只有怀孕才知道,老公爱不爱你。怀胎十月,从第一次感受到胎动,到临产时迎接小生命,个中的艰辛和曲折,只有经历过才能懂。

现在她想通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的轻生,不是一时兴起,而是长时间的忧郁所致。

这回,轮到阎罗王无语了。

“老夫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倔的女子,罢了,罢了。”阎罗王沉吟片刻,说道,“老夫就破例一次,让你转世投胎。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马小云很识相,向阎罗王磕头拜谢。

“小云只有一个请求,无论投何胎,不想再做母的。即使投胎做蚂蚁,也要做一只公蚂蚁。”

此语一出,台下的小鬼便开始窃窃私语。

阎罗王手机一拍,“准了!”

马小云轻笑。

这一世,就此别过,下辈子绝不做女人。

(END)

故事集|丧偶式婚姻
故事集|丧偶式婚姻
6.9万字 · 13.2万阅读 · 15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