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男人的欺骗

农村里,山清水秀,一条小溪缓缓地从村东边流过。早上的时候,正是妇女们洗衣服的时候。此时此刻的她们,叽叽喳喳说不停,什么八卦都能说。

正在说不停的林梅一看到玉芬提着一大桶衣服才来,脸上露出邪恶地笑容,说:"玉芬,来的那么晚?是不是昨晚运动过量?"

玉芬坦白地说:"我晚上没做运动。"

大家一听,哈哈大笑起来。有的小媳妇更加是脸马上红了起来。

林梅又说:"我说的可是你与老公的运动呀!"

玉芬一本正经地说:''我知道,我就是没有。"

其它人马上正经起来,兰玲说:"大姐,你们夫妻也不算很老,怎么会没有。"

玉芬苦笑道:"大家这么熟,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晚上次次我想的时候,他脱光衣服,趴在我身上,突然会尴尬地跑开,说老了,已经不想。"

林梅觉得不可思议:"你老公才五十岁吧!怎么可能会不想?"

玉芬尴尬地说:''你觉得我会拿夫妻之间的私房事做假吗?"

大家听后,都沉默起来。本来一句污笑话,却把玉芬的无奈套了出来。

小店的麻将桌上,几个男人打得正爽。那个长得又高又大的就是玉芬老公陈伟,大家喜欢叫他伟哥。

陈伟今天手气好,赢三家。

其它几个男的就起哄:"赢钱,是不是出去找个公主抱抱?"

陈伟嘻皮笑脸地说:"要抱当然回家抱老婆,外面的女人再美,也比不上自家的老婆好。"

所以陈伟一直在村里一个好男人的形象。

尤其是年轻的男人喜欢出去乱搞,大家一定会教训说:''学学伟哥,人家那么爱老婆,从不出去鬼混。''

隔壁村有个妇女,长得很漂亮,可是老公因为犯案进了监狱好几年。据说女的经常勾引别人家的男人。

玉芬她们洗衣服的时候也经常说到这个妇女,称她为"现代潘金莲''。

有一次,村里的妇女春芳发现自家男人老是往隔壁村去。春芳多了一些心眼,当自家男人骑着摩托车再一次驶向隔壁村时,春芳马上骑电动车偷偷跟上。到了隔壁村,很快发现自家男人抱着现代潘金莲。春芳气得骑着电动车往那对狗男女里头撞去。人倒没撞到,车撞桌上,车反而撞坏。现代潘金莲拿起扫掃赶春芳走:"抓不住自家男人的心,还好意思找上门,丟脸。"春芳可是第一次见脸皮真厚的女人,偷了人家的男人,反而先出口骂人。春芳顾不上丢脸不丢脸的,她上前就和现代潘金莲扭打起来。自家男人当然护着现代潘金莲,他拼命拉春芳离开。

最后,春芳的娘家弟媳们,一起前去把现代潘金莲的家砸个精光,好好地教训那贱女人一顿。

春芳吵着要离婚,可一对子女正在上高中,为了不影响子女,娘家人叫春芳忍,而春芳的男人跪着求春芳原谅自己。春芳擦擦满脸的泪水,心寒地说:"男人的话信得过,母猪都会爬树,可我为了子女,我忍你,如果你再去找那贱女人,小心出门被雷劈。"

春芳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村里的妇女洗衣服的时候,大家可是议论好几天。

林梅说:"我老公是有贼心没贼胆,老实人一个,所以我从不担心他会出去鬼混。"

兰玲说:"知道梅姐老公好,从不偷吃,玉芬姐老公更好,大家都知道的。"

玉芬听了兰玲的话,心里美滋滋的。而且自家老公已经老了,都不想那事,所以玉芬对老公是一万个放心。

特大新闻,村里又传出桃色新闻,比上次春芳男人偷人更加让人觉得恐怖。

这次又去找隔壁女人的男人竟然是大家口中的好男人伟哥。

伟哥和现代潘金莲正在房间亲热的时候,现代潘金莲的坐牢老公突然回来。他十分生气,拿起一根竹棍,狠狠地往伟哥身上打。伟哥长得高大,当然条件反射地反抗。两个男人扭打起来,吓得现代潘金莲拼命跑出去叫人来阻止两个人继续撕打。

伟哥一身伤回到家,村里的人都在背后笑话他:''平常装得多好,没想到也是臭男人一个。''

玉芬心都碎了,她没春芳那么勇敢,敢叫娘家人出头去打那贱女人。

她只是心寒自家老公如此会演戏,为了让自己相信他老,他已经性无能,他可以天天脱光衣服趴在她身上,说他已经不想性生活。这个还是自己深爱的老公吗?太恐怖了 !

玉芬越来越瘦,对生活已经没有热情。

当自己发现最爱的人骗你最深的时候,哀莫大于心死。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