枉得赫赫战功,今日左支右拙

96
寒七琪 1d880fd2 14ce 4622 aacb e5b588515adf
2017.10.28 10:54* 字数 2251

北魏军队进入彭城时,垣崇祖率领部曲投奔朐山,派人到朝廷请求归降,萧道成便任命垣崇祖为镇守朐山的主将。

朐山紧邻大海,荒凉孤单,与世隔绝,人心不安。垣崇祖把船集中在海边,打算一旦发生意外,就逃向大海。

北魏成固公驻守圂城,垣崇祖的部将因为犯罪,逃跑投降了北魏军,引着成固公带领步骑二万人来袭击朐山,距离城池只有二十里。

恰在此时,垣崇祖出城送客,城中百姓惊恐万状,全都跑到船上,准备乘船逃走。垣崇祖回城后,对心腹官员说:“胡虏此次进攻,并不是有计划的行动,不过是听了叛贼的报告而临时发兵,所以容易使他们中计。现在,只要有一百人回到城里,事情就可以成功。不过,人心已乱,不可能使他们集结,你们可以迅速跑到一里之外,大声呼喊,飞奔而来说:‘艾塘的义军义军攻破胡虏,等待驻防的军队前去支援驱逐。’”

船上的人听到后果然大为兴奋,争相登岸。垣崇祖引导他们回城,将病弱者送到海岛,人人手持两支火把,登山擂鼓呐喊。北魏的骑兵军官以为守军力量强大,于是撤退了。

垣荣祖在少年时代就学习骑马、射箭,曾有人对他说:“舞刀弄枪十分危险,你怎么不走读书之路!”

垣荣祖说:“从前,曹操父子上马手舞长矛,下面提笔写诗,这样生在天地之间,才可以说是不辜负天地养育之恩。像你们这些读书人,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跟犬羊有什么区别!”

垣荣祖从彭城逃到朐山,因为奉命游说薛安都不成功,恐怕皇帝怪罪,不敢露面,便前往淮阴投靠萧道成。

北魏的尉元派孔伯恭率步骑一万人,抗拒刘宋北伐军沈攸之,把在正月的战役中俘虏的双脚冻烂、只能用膝盖爬行的沈攸之的部属送还给沈攸之,用以打击他的士气。

宋明帝强迫沈攸之出发不久,也忽然后悔,又派人让他回军。此时沈攸之已经前进到焦墟,距离下邳只有五十余里。

陈显达率军迎接沈攸之,在睢清口会师,孔伯恭发动攻击,大破陈显达。沈攸之于是当即决定撤退,孔伯恭尾随追击,沈攸之大败,姜产之等人战死,沈攸之也身负重伤,逃入陈显达的营垒。

当天深夜,陈显达营垒崩溃,沈攸之乘轻骑向南逃往淮阴基地驻扎,丢弃的军用物资和武器数以万计。

尉元又写信给刘宋徐州刺史王玄载,王玄载于是放弃下邳逃走,北魏将辛绍先任命为下邳太守;孔伯恭进攻宿豫,宿豫守将鲁僧尊也弃城逃走;北魏将领孔大恒率一千多骑兵,南下攻击淮阳,淮阳太守崔武仲纵火烧城后逃走,慕容白曜率兵进驻到瑕丘。

崔道固拥护寻阳政权时,朝廷所属的绥边将军房法寿屡次击败崔道固,以历城人为主的崔道固军队对他非常畏惧,崔道固归降朝廷后,双方才都停战。但崔道固害怕房法寿煽动百姓继续与他为难,所以,用压力迫使房法寿返回建康。

当时,崔道固派房灵宾驻防磐阳。房法寿与房崇吉袭击磐阳,占领那里向慕容白曜投降,用来赎回房崇吉的母亲和妻子。崔道固派军进攻他们,慕容白曜从瑕丘派长孙观解救磐阳,崔道固只得撤退。

慕容白曜表奏北魏,推荐韩麒麟与房法寿同时担任冀州刺史,房法寿的堂弟房灵民、房思顺等八人,全都成为郡守。

慕容白曜从瑕丘率军攻击崔道固据守的历城时,另外派长孙陵等人攻击沈文秀据守的东阳。崔道固登城抵抗,不肯投降,慕容白曜构筑长墙包围了他。

长孙陵等人抵达东阳后,沈文秀请求投降,长孙陵进入东阳西门外城,放纵士卒凶残横行,大肆抢夺,沈文秀既后悔又愤怒,关闭城门,攻击长孙陵等人,击溃了长孙陵的军队,重新据守东阳。长孙陵撤退到清水以西,屡次攻城,没有攻克。

北魏国主的李夫人生下了皇子拓跋宏,由于北魏实行子贵母死的制度,拓跋宏在被立为太子时,生母即被赐死,由祖母冯太后亲自抚养。不久,国家政事重新交还给国主拓跋弘,他开始亲自处理国事。拓跋弘奖罚严明,提拔清廉有操守的人,罢黜贪官污吏,于是,北魏地方官中开始有人因为廉洁而闻名了。

宋明帝刘彧下诏改封义阳王刘昶为晋煕王,派李丰带一千两黄金,向北魏赎回刘昶。北魏人不答应,但让刘昶写信给明帝,以兄弟相称。

明帝斥责刘昶竟不称“臣”,拒绝回信。北魏国主命刘昶再写信给明帝,刘昶不肯,说:“事实上我是刘彧的哥哥,从来没有当过他的臣属,如今更改前一封信上的称呼,是我向两国君主同时称臣。如果不改,他又不肯接受,我不敢听从命令。”于是这才罢休。

幽州刺史刘休宾被任命为兖州刺史,刘休宾的妻子是崔邪利的女儿,给他生了个儿子刘文晔,与崔邪利同时被北魏俘虏。慕容白曜把刘休宾的妻子和儿子送到梁邹城下,让他看到。

刘休宾秘密派遣尹文达前往历城晋见慕容白曜,并代他探望妻子和儿子。刘休宾打算投降,可是侄儿刘闻慰反对。慕容白曜派人在城下呼喊:“刘休宾几次派人来见我们的仆射,相约投降,为什么过了约定时间,还不实行?”于是城中守军都知道这件事,他们把刘休宾软禁起来,不准他投降,北魏军遂将梁邹城团团包围。

北魏拓跋石再次进攻汝阴,汝阴防守严密,没有什么收获便回来了。常珍奇虽然投降北魏,但实际怀有二心,刘勔又写信招抚他。正赶上拓跋石攻打汝阴,常珍奇便乘虚纵火焚烧悬瓠城,驱逐掳掠上蔡、安成、平舆三县的人民,聚集在灌水。拓跋石攻击他,常珍奇单人匹马投奔寿阳。

北魏赵怀仁率军攻击武津,刘宋豫州刺史刘勔派申元德迎战,击败了赵怀仁,又在汝阳台击杀阏于跋,缴获运输车辆一千三百辆。北魏军队再攻义阳,刘勔派孙台瓘迎战,再败北魏军。

慕容白曜围攻历城已经有一年,终于攻陷东门外城,崔道固自己反绑双臂出城投降。慕容白曜派崔道固的儿子崔景业与刘文晔一同前往梁邹,刘休宾也出城投降,慕容白曜将他们全部送到平城。

明帝任命崔道固的侄子崔僧为辅国将军,率军数千人从海路北上,援救历城,到达不其城时,听说历城已经沦陷,于是崔僧也投降了北魏。

两晋南北朝
两晋南北朝
98.6万字 · 6.3万阅读 · 226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