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这些真实发生的灵异事件


一回魂


阿宁家距离我家大概有两三百米的距离,我们年龄相当,至今不知道谁比谁更早出生几个月,上初中前经常玩在一起,上初中后,学校严打早恋,连带着跟异性伙伴玩在一起,也变成早恋的苗头,或许也因为她是女孩,要比我更加早熟,初中之后我们联系渐少。

不过事情是发生在我们上小学时,我们同一个学校,她上学早,比我大一年级。那时我们还玩一起,所以我记得比较清楚。

她妈跟爷爷奶奶不合是我们全村人都知道的事,经常在吃晚饭的时间,听到他们家传来争吵声,然后一群没事做的左邻右舍,会捧上碗,添些菜,挑一个位高的地方,或者围成一圈,谈论他们因为什么又吵了起来。我最常听到的是她奶奶说她妈不会照顾家庭,有什么钱都花在自己身上。

他们吵的时候,阿宁从家里出来跟我们在旁边一起玩,大人们会围过来,追问阿宁为什么又吵了?

她父亲比我爸小几岁,我们村每家都有一两位男人是个渔民,他也不例外,有时出海好几天才回来。天气好的傍晚,他经常出门散步,可能因为我爸妈比较好说话,从来不跟别人争执什么,他时常溜达到我家,我们吃晚饭比较晚,他会搬一个板凳坐在饭桌旁,谈一下捕鱼的收获情况,还有家里大大小小的问题。

她爸也经常跟她妈吵,吵大了就动手打,阿宁外婆家在隔壁村,被打的时候,她妈就跑回住外婆家,阿宁也会跟着她妈两边跑。

直到一天半夜,从她家里传来她奶奶撕心裂肺的哭声,我半夜被吓醒,她奶奶哭出的声音是:“哎哟哟……”不断重复,每当家里死人的时候,我们这边的妇女便会这样哭。

我妈拿着手电筒出去看情况,回来后告诉我,阿宁她妈在房里上吊自杀了。

照我们那的习俗,家里死了人,头七过去之前,不好进别人家门,会带来晦气。

我和阿宁在外面玩,她的上衣上别着一块小黑布,我笑话她戴小黑布好丑,还想让她摘下来让我戴上试试。

头七天,每到傍晚,她奶奶便会大哭一场,跟那天半夜的哭声一模一样,以至于我家几乎每晚都在她奶奶痛彻心扉的伴奏下,吃着饭聊家常。

到了第七天半夜,阿宁的奶奶又哭了起来,这次跟之前不一样,除了“哎呦呦……”之外,中间还夹杂一些碎话,“你安心走,我们会定时给你烧纸的。”“还有什么遗愿未完成,你可以托梦给我们。”“孩子我们会照顾好,你不要担心。”诸如之类。

我妈也醒来了,她侧耳靠在窗口,企图将阿宁奶奶口里的话听连贯。

到了第二天,我才从阿宁的口里得知,半夜她起床上厕所,在门口到她妈妈了,她妈妈站在牌位前对阿宁直招手,阿宁过去跟她说话,她什么都不说,只是招手。

睡在侧卧的奶奶听到阿宁说话,便起床,一见到到她妈便哭起来,然后她妈妈就消失不见了。

我问阿宁,你妈妈什么样子呀?

阿宁说,跟死前没什么两样,不过她一直面露微笑,跟以前总是绷着脸不一样。

我说,你怕不怕?

阿宁反问,有什么好怕?

阿宁家里却因为这件事紧张了好长一段时间,她奶奶天天去庙里求神拜佛,让阿宁必须随身戴着护身符。我们村里的大人都觉得阿宁妈妈可能是回来找她,想带阿宁一起走。我也被家里勒令了好几次,少点跟阿宁玩在一起。

二带路


我妈上班的路上,有一个露天垃圾焚烧场,占地能有半个足球场大。每次经过时,臭气熏天不说,一到傍晚便满山遍地飘浓浓乌烟,站在远处,会看到过往的路人连车一头扎进看不到尽头的烟雾里,过一会儿又从另一端冲出来。

距离这人间仙境最近的人类聚集地,在几百米开外,有一批外地人在这里搭了铁棚,他们中大多数都是在做收集废品,分类垃圾的活。从铁棚门口到里面,有着堆积如山的空瓶和废器材。

除了这些外地人,以及路上偶尔开车经过的路人,周围再没有任何人烟的存在。

听说垃圾焚烧场后面的树林是一片坟地,附近村子死了人,会抬到这儿埋。

路上也没有路灯,到了晚上能看到焚烧场里未烧尽的火星,不少人说过,他们看到走动的“鬼火”。

我妈有一个同事兼密友,叫秦姨,人很好,每次见我都给我带礼物。他们偶尔会加班,差不多要到晚上九点左右,晚上我妈从来不敢独自经过垃圾焚烧场,如果加班,她会提前一天跟我爸说,让他晚上去接她。

秦姨还没有结婚,但她胆子大,不信鬼神,不管有没有人一起,时间多晚,每天路照样走。

有一天下晚班,秦姨一个人回去,经过垃圾焚烧场时,在浓雾里看到两个老太婆站在路中间,背对她,车开不过。摁了几下喇叭后,老太婆依旧一动不动,便想下车看看,打开车门后,她才注意到两老太婆身上穿的像是黑色寿衣,她家旁边便开着一家寿衣店,对此她并不陌生。不过秦姨心眼大,再说又不能把车退回去绕道,她硬着头皮下车。

脚一着地,一股呛目带腥的味道扑鼻而来,秦姨用手捂住嘴和鼻子,发现两个老太婆不知何时转过身,已经走近到车前,在她们手里还拄着拐杖,正一脸笑意地在看她。

老太婆脸庞消瘦,口唇艳红,稀落的头发盘绕成髻。秦姨外婆过世没几年,她清楚地记得当初外婆入殓时,也是化这样的妆。

“姑娘,这大半夜了,我们俩被困在这里,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你可以捎我们一段吗?”其中一位老太婆开口道。

秦姨知道自己遇到了不应该遇到的东西,她深记老人言,这时候无论对方说什么,千万不要应答,一旦开口,她们会一直缠着。

想到这,秦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只是紧紧闭上双唇,和她们大眼瞪小眼。

过了一会儿,两老太婆竟叹了口气,然后转回身,缓缓朝垃圾焚烧场深处走去。

秦姨一直眼睁睁地盯着她们的身影消失在浓雾中,才上车回家。

三请神


我们小学一开始是由村里各家各户出钱建的,村里的小孩并不多,附近几个村的小孩加起来,也仅是凑齐一个年级一个班的学生,所以附近几个村同年段的人,基本都是同班六七年的同学,大家从小玩到大,关系必然不一般,家家户户的情况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从学前班到六年级结束,郑羽一直是我同班同学,他学习不怎样,个子瘦小,但是在我们的圈子里,关于鬼鬼神神的讨论,他却有着绝对的权威。

比如当我们争论码头每年的公祭,在海上漂流的纸船最后会到海的另一边,还是沉入海底?郑羽说,既不会飘到海的另一边,也不会沉入海底,它会一直往前走,最后停泊在海神的码头。

比如我们有次讨论晚上看到鬼火,如果盯着看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郑羽听见了跟我们说,在林海村有一青年仔,半夜从镇上喝酒回来,看到鬼火,不知道是喝酒忘了还是年轻不懂事,他跑近去看鬼火,结果第二天醒来就瞎了。

诸如此类灵异事件的争论,如果郑羽参与进来,那么他说的话肯定是最后的结论。

之所以郑羽的话这么权威,究其原因是因为他奶奶,我们称为陈婆,陈婆是方圆十里内最著名的神婆。

我每次去郑羽家玩,都能见到陈婆,她平常会搬一个板凳,坐在门口的树荫下乘凉,手里拿一把扇子,催风和赶蚊子,她头发花白,却腰不弯,谈吐有神。他们家围墙外种有莲雾、芒果、榴莲……等果树,她会招呼郑羽带我们去摘些水果来吃,对于哪棵树长了果,果熟了几分,陈婆一清二楚。

一开始我对陈婆的认识还停留在郑羽对她奶奶的吹嘘和她的慈祥上,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我觉得我永远也不会认识到陈婆在神婆的那一面。

那是个夏天的中午,我、郑羽和强子两兄弟得知中午退潮,于是果断逃课去海边玩水,在烈日炎炎下,我们脱下衣裤,穿着三角衩,扑腾扑腾朝海里冲,大强跟我是同班,小强是在场唯一不会游泳的,但这片沙滩的海域,在珊瑚礁线范围内,我们早就一清二楚,知道哪里该玩,哪里水深危险。

郑羽、大强和我三个比谁游得快,小强被落在后面,他只能慢慢地走过来,在水深到脖子的地方是走不快的。

在我们游到终点的时候,却看到小强在半路上一浮一沉,一开始我们觉得挺好玩,但是伴着他喊救命时,我们笑不出来了。

在一阵惊慌中,我们把小强拉回浅水区,一直拉到沙滩上,让他趴着,我们不断拍他的背,叫他把肚里的海水呕出来,小强一边哭,一边说:“有只手在抓他。”

我们听得发毛,草草穿了衣服,赶回家。

大强可能心虚,回到家后,把小强溺水的事告诉了他妈妈,后果是她妈操起扫把直接暴打了大强一顿,后来据大强说,一连打坏了两把扫把才结束。

当天事情很快传到我奶奶那里,幸亏当时我爸妈都在外地工作,爷爷奶奶一直对我很溺爱,并没有对我责罚,只是告诉了我一件事,就是在小强溺水的那个地方,几乎每隔几年都会有人死。并告诫我,以后没有大人在身边,千万不要再这样下海玩水了。

在傍晚时分,强子两兄弟被他妈妈带到郑羽家,希望陈婆能帮帮小强,毕竟这次他逃过一劫,在我们当地人看来,小强已经被困在那的水鬼缠上,如果不处理好,小强一辈子都将不宜接近水。

陈婆让郑羽把我也叫了过去,她坐在莲雾树下,手里依旧摇着扇子,在一群围观看热闹的人中,她神情自若,仔仔细细地把我们当时发生的情况问个遍,直到我们四人再也说不出新的内容。回头我才发现我们几人早被围个水泄不通,我猜但凡听到消息的人都赶过来了。

问完话,她让我们留在外面,她去洗个澡。郑羽稍稍跟我说,奶奶要请神上身了,请神上身要保持干净的身体。

事实上除了大强一家紧张之外,我们所有人都有点兴奋,但是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睁大双眼盯着门口,在一阵小声议论中,等待陈婆的出现。

陈婆再次出现在门口时,她已经换了一身新衣服,白发散乱有水迹,手里还抱一件黄色的毯子。

此时天色完全暗了下来,也没几个人拿手电筒,郑羽把毯子铺到露天之地,在周围点了花红蜡烛,在毯子上还摆了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小物件,都是庙里常见的东西。

当一些准备就绪后,陈婆只留下小强和她妈在三米之内,所有人都退到五米之外。

我一直在圈子最里面,所以对陈婆这边看得清楚,在外围的人为了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几乎所有能站高的位置都被侵占,大家挤成一团,甚至不少人爬到树上。

不过所有人此刻都屏住呼吸,没有人说话,手电筒的灯被熄灭,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家的情绪,跳跃的两盏烛光足以让我们看清神婆的任何动作。

陈婆跪坐在毯子上,点了香,要开始了!

开始是碎碎念,接着陈婆的声音越来越大,手里的香早被她丢了出去,接着她开始晃动脑袋,陈婆说话非常快,所有人都听不出她在说什么。接着陈婆的身体也随之摆动,她站了起来,全身不停地抖动,越来越烈。从她嘴里出来的声音也逐渐演变成吟唱,忽高忽低,带有节奏。

大概五分钟后,陈婆突然安静了下来,她的身体摇摇晃晃,脚步漂浮站不稳,她低着头,头发挡在前面,谁也看不出陈婆此刻的表情。

郑羽似乎也松了一口气,他跟我说,请神成功了,现在是神在占据着他奶奶的身体。

小强她妈站在神婆面前,看到神婆安静下来,于是马上跪在地上,按照神婆之前交待的话,语气紧张地介绍道:“小女子是郑家三队郑礼成家媳妇,因为郑小强今天中午在口牙入海口差点溺水,恳求圣母娘娘您出面,把纠缠郑小强的水鬼赶走。”

说罢小强妈妈把手里的一个红鸡蛋塞进陈婆身上的口袋里。

陈婆听罢,身体摇摆不定了几秒,然后声音低沉地说道:“你说的事

,我已经了解到情况,我会出面说情,让龙王和土地公把水鬼驱逐,明天中午三点整,你准备好十个鸡蛋,一只母鸡,还有三杯米酒到庙里。我的时间不多,你千万要记住,明天三点整。”

“好,谢谢您。”说完,小强和她妈妈朝地上连叩三次头。

我问郑羽:“圣母娘娘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情况了?”

郑羽说:“圣母娘娘一上我奶奶的身,就已经知晓了我奶奶所知道的事,不然她之前问我们那么仔细干嘛?我奶奶是凡身,圣母娘娘不能待在凡身上太长的时间。”

这期间,陈婆在小强和他妈妈叩头后,手脚又开始不停地抖动起来,十几秒后,归入沉寂。

直到陈婆瘫坐在毯子上有气无力地说道:“起来吧,圣母娘娘已经离开。”

我们知道这场请神仪式已经结束。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