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三千追牦牛(六)| 草原沙化环湖路,油菜花开京拉线

96
望月尘
2017.12.28 11:41 字数 3728

上回说到,他们十三人马不停蹄地赶到西海镇,虽然车行所剩的车型不多,但也各自挑好了坐骑。当晚,他们虽然并没有在那家烤羊排的店里得以大快朵颐,却被团队的情绪感染到了,是夜安眠。

10月3号的清晨,他们意气风发地站在环湖起点……

回顾:

高歌三千追牦牛(一)| 情真意切三百六,缘起骑行一十三

高歌三千追牦牛(二)| 临行情切心欲飞,出发坎坷铩羽归

高歌三千追牦牛(三)| 惊而不险出发日,平而不淡初见时

高歌三千追牦牛(四)| 千里相会西宁城,百感交集塔尔寺

高歌三千追牦牛(五)| 各分坐骑又呵呵,齐聚西海复哈哈

当他们真的踩上脚踏板正式出发的时候,每个人的心情都像盼望了整个冬天的孩子终于得到了新年礼物一样。而对他们来说,这脚下的公路就是他们心心念了一个月才终于等到的礼物。

此时,彦臣的心里有一点儿矛盾:一面是想要尽快领略这从未见识过的大西北高原风光,恨不得一口气就饱览无余;另一面又舍不得走下去,因为想到走一步就会少一步,就觉得应该慢慢走慢慢欣赏,囫囵个儿吞下的人参果往往没有味道。

虽然出发的时候,彦臣的心情是忐忑又急切,甚至感觉那天空中遮天蔽日的乌云似乎都在刻意掩盖激动之情。但是,队伍还是准时出发了,故事的开始总是意气风发的。

自动编队

只消几公里,他们就来到了环青海湖公路起点路碑的地方。虽然在车行出发时刚刚合了影,他们还是再次合影作为此行真正的出发仪式。

因为线路清晰,他们昨晚做计划的时候,只确定了由彦臣收队,并没有规定谁来领队。事实证明,果然不出意料,领队在一出发的时候就自动出现了,那就是一路风风火火的水哥。彼时在群聊里就相当活跃的水哥,骑起车来也是当仁不让。

彦臣不禁想到,如果水哥后来没有买到第二天来青海的票,真想象不出他们的队伍将会是什么样子。

图@猫猫

排在第二位置的一般是猫猫和小星星。彦臣见过猫猫的骑行数据,也了解她的骑行经历,对此表现他并不觉得意外,那感觉只不过是亲眼验证了她在青海湖如履平地的能力罢了。他一边佩服一边想,如果猫猫是个男儿身,彦臣恐怕就得甘拜下风了。

图@猫猫

紧随其后的小星星是一个自带兴奋剂的女汉子,就像一根拉不断的弹力带,遇强则强。虽然她平时都是骑公路车,如今突然负重骑山地车自然有点儿吃力,但她这根超韧的“弹力带”从来就没有崩过。


这次出发之后不久就是一段小爬坡,彦臣见柏油公路蜿蜒向上,路边风景愈加壮美,马上就把出发时候的忐忑心情抛诸脑后,一时兴奋起来,心中突然涌动着一股冲劲儿。于是,本来处在队尾的他奋力加速,先超过所有人录了一小段视频又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再起步又陆续超车,直接冲向坡顶。

到了坡顶的时候,猫猫便问他道:“你怎么先上来了,谁在后面收队啊?”

彦臣回头看着山下的队友们,也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确实有失纪律,冲坡超车也不过更多是为了满足自己那微不足道的表现欲。然而,他口头上并没有勇气承认,便随口回答:“没事,有坡不冲,感觉对不起这条腿啊。”

不过,这是彦臣在整个环湖路上唯一一次冲到队伍的前面。


初见环湖路

过了这个小山头,有一个青海湖的牌楼,他们再次下车留影。出发第一天,兴奋有余,他们便一路上都做足了“普通游客”该做的事情。


再后面的路慢慢变得平坦,公路两边的视野也逐渐开阔起来,像是在平整浩瀚的草海上游弋着一条漆黑的水蛇。再加上那远处起起伏伏的山丘,在阴郁的天气里抽象成了一幅古韵十足的水墨画,虽然没有鲜亮的色彩,也没有明媚的阳光,却别有一种辽阔无边的沧桑凄美之感。


这幅壮丽的画面是青海湖带给他们的第一份礼物,彦臣觉得胸中有一股感叹之意无法言说,他又仔细回忆了一下,觉得自己与青藏高原的初次见面有别于他之前看到的任何景色。

虽然并不挺拔的雪山显得有些秀气,但他仍然心满意足,也对后面的路充满期待:这一个月的准备终于值得了。

图@猫猫
图@猫猫


趁着顺风顺路又兴奋有余,大家纷纷加速释放着已经放飞的心情。彦臣发现猫猫、风雅和水哥停在路边之后,他便又调头和他们一起在这条路上拍下了此行的第一张公路照。

后来,蜗牛也在这条路上反复停下来两三次:“不行,我一定要在这里拍张照片。“他对彦臣说完,就把因为低温出现问题的苹果手机收了起来,拿出另外一只手机,充电拍照。

收队的意外

就这样,彦臣和蜗牛因为多拍了几张照片而掉了队,他们一路奋起直追才好不容易追上了在前面休整的大部队。



图@猫猫
图@猫猫

车还没有停稳,坤哥问道:“风雅和猫猫呢?“他有点儿幸灾乐祸的笑着,”还有你表妹,你怎么收队的,把人丢了啊?“

“我一路盯着呢,他们应该就在前面啊。“

说完,彦臣却对自己的话没有任何信心。因为这条路上的骑行队伍,除了穿着冲锋衣的就是穿着反光马甲的,很容易认错人。

图@坤哥

反复想了一会儿,马上就惊得他冒一阵冷汗,直到电话确认她们三个去了路边的厕所才松了这口气。彦臣想起来去年骑行的时候,有一次更加后怕的收队丢人的事儿,从此之后的路上他再也不敢马虎。


沙漠公路

简单修整之后,再向前就是湖东的沙漠地区之一,也就是著名的金沙湾景区。随着车轮在环湖东路上向前滚动,刚刚公路两旁那一片水草丰美的草场慢慢变得稀疏起来,直至消失,就连草色也越来越枯黄,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荒漠。

这延绵不绝的荒漠并不是一马平川的西北戈壁那样,而是起起伏伏的,每一个沙丘的曲线都很柔美,又相互交错,好像是地平线在这里奏起了一段悠扬的交响乐。

与刚刚黄褐色的草场相比,这金黄的沙漠和漆黑的柏油马路形成了更加明显的对比,于是环湖东路的壮美在这里又得到了一次加冕。

此时已经临近午饭时间,他们并没有做过多停留,唯一落在队伍后面的是小灰灰,他在队伍最后显得很悠闲,享受着小音箱的轻快节奏和沙漠公路的韵律相交汇的美感。小灰灰后来跟彦臣说,这段沙漠公路是他此行最喜欢的风景。

果然,每一个景色和每一个人都是有自己独特气质的

虽然此情此景令人陶醉,然而,这段美丽的风景线却有一点凄美的意味。因为它的形成是由于几十年来草场遭到开垦破坏,加之气候变化引起水分蒸发,最终造成水位下降十几米之后,裸露的沙地在风蚀的作用下沙化,风沙又在遇到高山阻隔时,才经年累月地堆积起来。

大自然原本是美丽又健康的,彦臣从来就很欣赏自然之美。然而,若不是修路放牧和发展经济的人类活动,他们恐怕难有机会踏上这条赏景之路。那么,与游人方便和欣赏自然之美一定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关系吗?彦臣看着脚下的公路,好像有了一点儿不一样的看法。

想着想着,他们便来到了午饭休息的村镇上。


午休小事

停稳自行车,彦臣心中感慨目不暇接的美景,便说到:“为了拍照片儿方便,我这只手都不带手套了……”一边说着,彦臣举起他的右手。

“那你用我的半指手套吧!”小星星马上就接到了话,说着就弯腰从驮包里翻了出一只手套。

彦臣接过手套,闻到一阵清香,有点不太好意思地说:“香的啊,估计等我再还你就臭了……”

“不用等,一会儿就臭了!”坤哥的话比小星星来得更快。

“哈哈……”

他们选了一个只有四个小桌的川菜馆吃饭,十三个人一拥而入,顿时就让整个小店满满当当的都是人了。早上没有吃肉夹馍的都在喊饿,早饭吃饱的都有恃无恐,一顿狼吞虎咽之后,他们再次出发。

从这顿饭开始,除了生病没有胃口的小平,每个人都打开了胃口,此后遇正餐就大吃一通,路上又补给不断,竟然很少有饥饿感了。所以,但凡是说骑行能减肥的,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在骑行。

出发之前,彦臣去隔壁小卖铺买水,却碰到了此行唯一一个不能手机支付的小店。然而更巧合的是,旁边一起买东西的陌生“小姐姐”拦下了彦臣递出去的一百块钱,替他结了一瓶水的帐。

难道是传说中的“刷脸支付”?彦臣足足窃喜了仨小时:“哈哈哈……”

队伍分编

环湖东路在他们的飞速旋转的车轮之下,不断向后退去,出发后不久就可以看到湖面了。


虽然只是青海湖一角,又有藏民收费不得靠近,但是初见宽阔的湖面还是让大家兴奋不已,便趁兴在这里拍下了第二组雀跃照片。

图@小星星

接下来笔直的109国道显得漫漫长长。右手边是相隔千米的青海湖,无边无际,左手边是同样相隔千米的南山山脉,延绵不绝,眼下是没有起伏的繁忙国道,川流不息。与上午曲曲折折意犹未尽的环湖东路相比,这条路顿时变得枯燥无味。

而且十三人的队伍经过整个上午辛苦奔波,逐渐分成了两队,慢慢拉开了几公里的距离。落在后面的是负责收队的彦臣、没有心力追赶大部队的小星星和小慧、悠哉游哉的小灰灰、还有久不骑车身体抱恙的风雅。

环青海湖的109国道路段旁边修了一条宽不足两米自行车专用道。虽然看起来对骑行者是个好意,但是年久失修、崎岖不平的小路,却给大家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先大部队的小明摔车,后有小分队的小星星摔车,幸好索性都无大碍,这也是他们此行唯一有摔车事故的路段。

图@猫猫

虽然身体疲惫,风景枯燥,道路崎岖,但是他们停车拍照的兴致却依然不减。

不一样的是前方大部队停下来,把镜头瞄向了左手边才积了一点雪的山头;后面小分队则钻进了右手边的油菜田。

图@猫猫


十块钱一个人咧!”油菜田旁边有一位当地藏民一边比划着一边向我们走来。

大家听后正在犹豫和盘算的时候,小慧却用斩钉截铁的语气对大家说到:“太贵了,咱走吧!”

“哎呀,算你们二十块钱吧”

小慧假装没有听到便拉着另外几个人,继续回头往外走。

这位当地藏族同胞见煮熟的鸭子要飞,便马上改了口:“十块钱!十块钱,你们五个人!好了吧?!”

听罢,他们对视一笑,心想:无心打价,竟然歪打正着了。于是,很快付了十块钱,一起开心地走进了油菜花海。

(未完待续……)

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