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春天的地铁

开往春天的地铁

-1-

我是一名地铁工作人员。

大学毕业近两年,我也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近两年。

当初竞争这家知名地铁管理集团的“管理培训生”时,对岗位的所有认知都基于自己的想象:每天坐在办公室规划着城市的轨道交通,谋划着如何将累死人不偿命的换乘站点改造成最便捷的路线,把所有我亲身体验过的出行难问题都解决在自己的实际工作中……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作为一个交通大学轨道交通专业毕业的高材生,工作本应如此。

而事实是,一入职,在参加了新员工的基本培训后,我们就被发配到公司负责的地铁线路里,做起了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地铁工作人员,美其名曰:先到一线锻炼。

如果你也经常乘坐地铁,你肯定看到过无数的面无表情的地铁工作人员,没准儿,那其中一个就是我。两年,这份枯燥单一的工作足以把一个豪情万丈的大学生折磨成一个面无表情的行尸走肉。

如今,我的日常工作状态是这样的——

早晨,匆忙赶到上班地点,穿制服、应付性地化化妆,拿设备,上岗。

在安检口,站在安检机与检票口中间,百无聊赖的看着前方走过来的人群,当他们路过身边的时候,有气无力地挥一挥手中的探测器,也不管是否做到了有效检查。

在楼梯口,每当一班地铁开过来,打开门,从里面倾泻出大批的人群,我就站在楼梯口,对着随身的麦克,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一句,“请站稳扶好,注意脚下安全”。天知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时候目光是涣散的,根本没有看眼前的行人。就像一个路人甲在电影里客串了一句早已规定好的台词一样。

在站台,需要稍微用心一些,地铁进站,要匆匆地浏览门口有没有人靠得太近,以免发生意外。行人上下完毕,机械地朝着车开的方向做一个规定的手势,然后转身朝向车行的方向注视着列车开走。然而这项工作,也因为有了屏蔽门和自动驾驶系统,变得简单了很多。

售票口就更简单了,只需要按照乘客的需要给他们出售相应的车票即可,唯一值得注意的是别找错钱。

一天的工作结束,回到家已经很晚,尤其是有夜班的时候,到家都在凌晨前后了,匆匆地洗澡睡觉。躺在床上,小腿发胀,有的时候,脚面还会有些微肿,腰板发直,像灌了铅一样,怎么躺都觉得累。身边有些同事,腿部已经出现了轻微的静脉曲张。

没干什么实质性的工作,却弄得身心俱惫。

-2-

日复一日,每天的工作都是千篇一律,一样的简单,一样的无聊。

一班班地铁来了又走,每一趟地铁呼啸而过,都携带起一股巨大而寒冷的气流从我们的身体里穿行而过。冰冷的机器携带者冰冷的风开往下一个更加冰冷的站点。

庞大的枯燥和厌倦在不知不觉中席卷而来,侵占到身体里,仿佛可自行分裂又无药可医的病毒,以成倍的态势,攻城略地般地侵占了身体里每一个细胞,在日复一日的地铁的轰鸣声中,它们已经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

我开始思考,这是否就是我想要的?我的工作仅仅就是站在楼梯口,拿着麦克喊一句“请站稳扶好,注意脚下安全”?读书多年,我的价值,是否就是做一份只要会开口说话的人就能做的工作。

当我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心底被无限的空虚占据,我开始变得焦躁,对工作厌倦至极,每天上班的心情像上坟,心不在焉,目光涣散,心情沉重,表情冰冷,与每天呼啸而过的地铁一般无二。当初挤破头争来的工作,如今却变成了鸡肋。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虽说到一线锻炼,可明明,比我来得还早的同事还依然没被调走。难道我这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要这样白白浪费在这里了吗?思及此,我萌生了辞职的念头。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递交辞职报告的时候,年底到了,公司召开了年度表彰大会,在优秀员工的名单里我听到了萧红的名字,而且,她还作为优秀员工的代表上台发了言。

本来坐在台下百无聊赖的我,被雷劈到一样地猛抬头。

萧红?我认识啊,我们是同一届毕业生一起被招进来的,还和我是同一个班组的,经常轮到和她一起值班。平时没见她工作上有什么特殊业绩和突出贡献啊?凭什么她能当选优秀员工呢?

-3-

带着对萧红的羡慕嫉妒恨,我开始观察起萧红的日常工作来。

她每天也和我们一样匆匆赶到上班地点,穿制服、花简单的妆,拿设备,上岗。不同的是,她会在走向工作岗位前,对着镜子,手掌托脸,微笑,调整一下表情,精神饱满地走出去。

她的岗位和我们也没什么分别,无非是安检口、楼梯口、售票口、站台。

不同的是,在安检口,她逢人必检,即使过来的乘客明明在着急地赶这一班地铁,她也要伸手拦下,从上到下扫一遍,不管乘客的不耐烦甚或白眼。这个金属探测器,主要用于发现一些危险的金属制品,比如刀具等。别说,还真被她检出来两次。

在楼梯口,她会随时注意从地铁上下来的乘客,观察乘客走到楼梯口是否提起注意。有的人埋头看手机,有的人走到电梯口还在四处张望,遇到这些潜在的危险情形,她会多说一遍“请站稳扶好,注意脚下安全”,并稍稍提高音量,加重语气,以引起乘客的注意。

在站台,她会在每一趟地铁来临前提示乘客远离屏蔽门,遇到抢上抢下的乘客,她会耐心劝阻以免发生危险,而不是像我们一样远远旁观。

其实刚开始来的时候,我们和她也是一样的,有责任心,有耐心,对工作充满热情。只是,久而久之,这些责任心和耐心渐渐被工作的单调和无聊所取代。况且,即使你不那么负责任,不是逢人必检,少提醒一遍,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两年来,不也没出过什么事故么。

萧红真就觉得这个工作这么有意思么?有一天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出了这句话。

萧红毫不迟疑地回答我,没意思啊,可咱们的工作不就是这样吗?不出事故就是咱们的功劳,出了事故,咱们的工作全都白费,这一天天地站着,连苦劳都没了。咱们的价值,不就是随时警惕潜在的危险,将危险消灭在发生之前,毕竟,安全无小事。

-4-

不得不承认,萧红说的有道理,不是她觉悟高,这些道理,在入职培训时,都给我们讲过。只是,我们的认识在日日重复的工作里被消耗了,我们的工作态度,在身边同事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下逐渐萎靡了。

那次跟萧红谈过之后,我也开始审视自己,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我也努力尝试去做些调整,试图用一种新的眼光来看待我的工作。

说实话,一个人一旦厌倦了自己的工作,有了想法,是很难调整过来的。不过,在发生了一件小事之后我的工作状态渐渐地有了改观。

一个下雨天,我被安排到地铁出口为没带伞的乘客派发一次性雨披。深秋,再加上下雨,天很冷,地铁口的风尤其大,行人都冻得缩成一团。我刚拿了雨披走到地铁出口,就看见门口处的角落里躲着一位年轻的姑娘,姑娘伸着脖子朝外张望,眼神带着犹豫和慌张,似乎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冲出去,冒雨回家还是等雨稍微小一些再走。

我走上前去,轻声问她,请问您需要雨披吗?

姑娘似乎听到我说话才注意到我,看看我身上的制服,又看看我递上的雨披,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她十分高兴,露出了一个阳光般的笑容,对我说,太好了,我正发愁怎么走呢,太感谢了!

听得出来,她这声感谢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感谢。

不客气。

姑娘接过我手上的雨披,批在身上迈步走出去,刚走两步,她像想起什么一样,又走回来。走到我身边,拉开包包的拉链,从里面翻找出一块巧克力就往我手上塞。

不知怎么表示感谢,这块巧克力送你。

我赶紧拒绝,这不行不行,这都是我们的工作,应该做的。

姑娘没容我推辞,二话不说已经冲进了雨里。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从包里翻出白天姑娘送我的巧克力,躺在床上端详。脑海里,姑娘感激的微笑还那么清晰。

终于,找到了一点点的存在感。

-5-

从那以后,我上班的心情渐渐变得好了起来。我试着不再去怨天尤人,不再为怀才不遇感到委屈,调整自己的工作态度,开始正视这份工作能给别人带来的帮助。

这天,我被领导叫去值班室。

领导,您找我有事儿?

领导没说话,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这是一位乘客送来的感谢信,感谢你那天救了他的儿子。

?我没听明白,睁大眼睛看着领导,脑子里开始回忆。

哦,想起来了。大概是前天,五点钟左右的样子,我在电梯口值班。原本一切照常,没什么特别。

这时,从地铁里下来的人群中,走出一位老太太和一个小男孩儿。地铁门一开,小男孩就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老太太赶紧在后面追,嘴里喊着,慢点儿慢点儿。奈何老太太年龄太大,追不上一时不注意跑起来的小男孩儿。

小男孩儿边跑边往后看,还咯咯地笑,仿佛自己的调皮得逞了一般。

眼看就到了电梯口。他没注意到一只脚已经踏在电梯的踏板上了,再往前一步就是运行中的电梯,而他的身子还斜扭着在看后面追上来的奶奶。就是这样一个动作将他置于了危险之中,身子马上就要往上行的电梯上倒下去。

意识到危险,我赶紧快跑两步,赶在小男孩跌下来之前把他抱住了,虽然没发生危险,但我们俩也跌了一个趔趄,还好没什么大碍。

追上来的奶奶吓得够呛,责怪小男孩不好好走路。然后,转头对我充满感激地说,姑娘,谢谢你,谢谢你!要不是你,他肯定摔倒了,说不定还会磕破哪儿呢。太感谢你了,回头我一定让他爸爸好好谢谢你。边说还边冲我不断地点头表示感谢。

奶奶,没事儿,幸好没发生什么大事儿。您下次一定要看好他,别让他乱跑了。


没想到,这家长还送了感谢信来。

我回过神来,对领导说,领导,这是咱们的工作,能帮助到别人我心里也很高兴。

你这段时间的变化,我也看到了,工作有很大的进步。

谢谢领导夸奖,那我先出去了。

等等,我还没说完,工作的状态继续保持,如果表现得好,再过半年,我打算调你回集团总部,到综合管理办公室负责其他的工作,我已经在下一批拟调转名单里,填上了你的名字。

我喜出望外,又佯装镇定,谦恭有礼地对领导说,感谢领导的栽培,是您领导的好,才有我的进步。

不用拍我马屁,干好工作就好,出去工作吧。

-6-

出了领导的办公室,我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用力地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YES!”

调整好情绪,按捺住心中的喜悦,我又回到了站台上继续工作。

又一班地铁开了过来,呼啸的风再次袭上我的脸庞,我提醒着乘客注意安全,待乘客上下完毕后,举起手,按规定的动作给列车员以提示,列车缓缓地启动,开走。

转身,立正,注视着列车安全地离开。

第一次,我觉得那是一趟开往春天的地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