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劫----02

弘毅坐在狭窄的床上,皮箱就放在手边,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船上这个小房间里有几个人,都有哪些人。虽是军人,而且是副官,按说警惕性非常高,但是此时他却满怀心事,没有注意到那些。

他还在想着此次回乡的事情。回乡的喜悦被一件事冲淡了,带来的相反的是淡淡的担忧。弘毅28岁了,在家乡,他的同龄人都早就当爹了,而他还是单身。虽说以前因为和司令一起走南闯北,说是没有时间谈婚论嫁,但如今已经安定下来,怎么也该娶妻生子了吧。

父亲此次刚好是六十大寿,就把这个事情提了上来,说是无论如何,要相上一门亲事,择日成婚。弘毅自然是能体会到父亲的用心良苦。自己属于父亲一脉单传,几个姐姐虽然都有了孩子,但是毕竟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算不上的。

于是就在父亲大寿那天,他看到了父亲之前的信中提到的那个女子。女子姓梅,名笙,长得倒是端庄秀气,也识得大体,言谈举止很是大方,一看就有良好的教养。梅笙的父亲乃是隔壁乡私塾学堂的先生,虽然身为女子,倒是由于父亲的关系,也在私塾就学,不同于寻常的乡下女子。

父母和姐姐们都觉得是一门不错的亲事,独独弘毅没有感觉,怎么看,怎么想都没有感觉,只是他不敢说出来,只能忍着,一直忍,直到离开。

梅笙那边拖媒人带话过来,说弘毅一表人才,很是满意,不如早日把亲事定下来。弘毅父亲立即答应了,带着弘毅带了定亲的彩礼过去,算了定了亲。当弘毅父亲把装了一对玉镯子的精致的盒子交到梅笙父亲手中的时候,弘毅认命了。

弘毅毕竟是受过新式教育的,读了一些新书,对封建礼教也非常的反感。但是,当他看到父亲日益苍老的面容,对父亲火爆的脾气也体会至深不是一日两日了,所以,就默认了,他不想学小说里的人物,去和家庭决裂,一走了之。

此刻,他正在独自坐在床沿上,想着未来的生活。不知道家里相的是什么日子,如果快的话,那么他就很快就将将那个叫做梅笙的女子娶进门,然后,两人天水一方,他继续在江城做副官,而梅笙则在家里照顾老小,他隔一两个月回家探亲,和家人团聚。

这一切,都不是他所想的,他之前从来都没想过日子会是这样。战事纷乱的时候,他一直跟随司令出生入死,无暇去幻想将来,而现在,可以开始想的时候,却被父母安排好了。

谁叫他是个孝子呢?谁叫他是家中的独子呢?

也许,这就是命数,注定的。

“妈,我回来了!”他耳朵边忽然想起一生清脆的声音,这个声音似曾熟悉。他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原来是刚才遇到的那个姑娘。

这姑娘眉目清秀,乌黑的亮发披在肩上,一袭白色的长裙,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皮鞋,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女子。

关键的是,当他打量着这女子的时候,女子也在看他,两个人就这么看着,看得弘毅脸上发烫。他之前可从来没有这么看过任何一个女子,看着看着,他下意识的转移了视线。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女子这话分明是对着他说的,可是他却不敢直视,只是礼节性的回答了一句:“你好,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可是那女子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一双灵动的双眸分明还是一直直视着他。

“静芝,你认识这位长官?”一位年长的太太问这个女子,哦,他知道了,女子的名字叫静芝。

“妈,哪里认识,只是刚才碰巧这位长官问我28号房间在哪里,我顺便告诉了他罢了。呵呵。”女子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听起来非常的舒服。原来,那个太太是她的妈妈,难怪两人眉宇之间非常的神似。

“是,太太,刚才,多亏了你家小姐,不然,我都要到处找了。”虽然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基本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长官,不用客气。看长官你英姿飒爽的,在哪里高就啊!”太太也开始打量起他来,他更加的拘谨了,做在床边一动不动,似乎面对的不是一个太太,而是他的司令。

“回太太的话,在下在江城任职。”

“哦,这就巧了,原来我们都是在江城。”太太笑了起来,而那个叫做静芝的女子也露出了一些微笑。太太继续问:“恕我冒昧,长官这是要去江城吧?”

“是的,太太。”他的声音很低,一点不像平日的那般中气十足。

“妈,你就别问了,问得人家都不好意思啦。”那女子对太太说,太太于是就不问。

幸亏太太没有问,不然,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回答怕暴露自己司令副官的身份,不回答又有失礼节。

一旁另一位中年的乘客,商人的模样,附和着说:“我见过那么多的长官,像他这么害羞的还是第一个。哈哈。”

“不好意思,不打搅各位休息了,我到外面走走。”弘毅觉得觉得有些闷,可能是军装扣的太紧,也可能是正午,确实有些热,也可能是气氛,让他觉得不习惯。

弘毅走到房间外面的过道上,扶着栏杆,眺望渐渐远去的家乡,有几丝眷恋,又有几丝迷惘。

恍然间,居然想起刚才那个叫做静芝的女子,这女子倒是大方,一点不拘谨。想起这事,他又脸红了,好像做错了什么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