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脸人(六、七)

字数 5912阅读 160

(六)

春暖花开时住院治疗,如今已是秋风渐紧的时节了。在五个多月的时间里,鲁宇成顺利通过了八次手术,终于要迎来自己的新生了。他躺在病床上,满心忐忑地等待着医生最后一次给他拆去脸上的纱布。

父亲一大早就从附近的出租屋赶过来了,母亲也从遥远的家乡赶了过来,并且还带来了他的未婚妻张颖。

一阵凉爽的风从病房的窗口吹进来,不免有些寒意。可是人是高兴的。临窗的那个病人于前一天病愈出院了。鲁宇成的父母此时就坐在那张靠窗的病床上,正和坐在旁边凳子上的张颖说着话。

“颖啊,坐了那么久的火车,要不,你躺会儿?”母亲温和地说。

“阿姨,我不累!”张颖笑着把头转向鲁宇成母亲坐着的方向。

“颖啊,你吃个苹果吧。”过一会儿,母亲走过去,把一个削好的苹果递到张颖的手里。

张颖接了苹果,摸索着伸到鲁宇成的头边,说:“你吃吧!”

“你吃你吃!”鲁宇成把张颖的手推回去,说,“大老远的你又跑过来。不是说好了让你在家等吗?”由于脸上缠满了纱布,鲁宇成说话还不是很利索。

“我妈早就催着我来看你了。我姑妈回娘家时把我带到了城里。听说阿姨要来看你,我就跟来了。”张颖笑着说。鲁宇成知道,张颖说的姑妈就是张大妈,按辈分,自然是该这么叫的。

“我也早想来呢。可是到了这里又没地方住。你爸说,他租的那个地方很狭小,又潮湿……到了这,还得让张颖跟着受罪……”母亲柔声说。

父亲也跟着附和:“就是就是。那么多人给咱捐款治病,咱不能乱花人家的钱呢。能省点就省点吧!用不完的钱咱还捐出去……”

鲁宇成在床上坐了起来,依靠着床头。

鲁宇成听着父母和张颖亲热地说着话,眼睛看向窗外的天空。南方的天空到底是和北方不一样的。天是那么蓝,蓝得深不见底;云是那么白,那么轻盈,仿佛只需轻轻一吹就会飘走似的。

鲁宇成渴望解下纱布的那一刻,可是他内心又有些紧张。他想到了和“象小妹”见面的情景,想到了“象小妹”见到他时一脸的惊恐。他努力想要忘记那一刻的羞辱和惭愧、自责。他怎么会那样痴心妄想?他怎么就有勇气走出家门去见“象小妹”?太荒唐了!以他当时的面容,谁见了会不感到害怕呢?

“唉,鲁宇成啊鲁宇成,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真是不知羞耻!你怎么可以幻想有女孩儿能接受你?!”鲁宇成在心中狠狠地咒骂自己。同时,他也决定,在脸上的纱布拆去的第一时间,让张颖摸摸自己的脸。

在和张颖认识的短短的时间里,他有过犹豫,有过彷徨。他不想欺骗张颖,他想告诉她自己的病情,想让她知道自己的容貌。可是,他又害怕,害怕张颖知道了他真实的样子便会和“象小妹”一样被吓跑了。他是多么希望能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多么希望能建立自己的小家庭,让父母从此不再忧心。

鲁宇成听母亲说过,张颖的母亲怕张颖在山村无法生活,就辗转委托张大妈给张颖在城市找一个人家。张大妈觉得,虽然鲁宇成长相有点吓人,可是张颖又看不见——一个无人娶,一个无人嫁,这不正是天定的好姻缘吗?可是,鲁宇成的母亲也告诉他,张大妈并没有跟张颖的母亲说得太清楚,只是说鲁宇成长得有点丑。至于丑到什么地步,为什么这么丑,她都没有说。他先前不肯让张颖摸自己的脸,也是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过的。这让鲁宇成到底还是有些不安。

“好吧,今天就让张颖知道实情。至于她能不能接受自己,那就听天由命吧!”鲁宇成下定了决心,倒也渐渐安心了。

在大家的热烈期盼中,郝医生终于来了!

“今天感觉怎么样?”郝医生一看见鲁宇成就关切地问道。她身后的一群白大褂们也都微笑着跟了进来。

鲁宇成想要笑,可是脸上的纱布扯住了他脸上的肌肉。“今天感觉怎么样?”这句话几乎是郝医生这几个月来最常问到的话了。当然,作为医生,郝医生希望每一个病人都回答她——“感觉很好!”这应该是一个医生从病人那儿所能听到的最鼓舞人心的话了吧?

此时,郝医生就听到了这样一句鼓舞人心的回答——“感觉很好!”但这句话很轻很轻,因为鲁宇成的脸被纱布紧紧地裹着,连嘴也被裹去了半边,他的声音就像从地缝里挤出来的一样。鲁宇成从嘴唇间挤出来的声音,甚至还不如他露在纱布外边的右眼透露的“声音”更大些。

郝医生自然不会仅仅用耳朵去听。所以,她很高兴。

鲁宇成的母亲见医生进来,赶紧起身把张颖拉到了靠窗的墙边,好让医生们靠近鲁宇成。

郝医生走到鲁宇成的病床边。鲁宇成的心随着郝医生一步步走进而越来越紧张。

“别紧张,小鲁!”郝医生和蔼地安慰他,“你一定会对你的脸满意的!我保证!”

郝医生的话真像一剂良药,使鲁宇成忐忑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我要拆纱布了啊!”郝医生看着鲁宇成,温和地微笑着说。

鲁宇成尽力坐直了身子。

纱布一圈儿一圈儿地揭了下来……

当最后一圈儿纱布从鲁宇成脸上飘落,病房里立刻响起了一片掌声和欢笑声——

“太棒了!”

“一点都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

“左眼先闭一会儿。”郝医生满意地看着鲁宇成的脸,笑着说。

鲁宇成见大家都很高兴,他知道,手术一定是成功的。可是,自己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了呢?他真想立刻照一照镜子!

郝医生像看透了他的心事似的,等他闭了会儿眼后,便从身后一个小护士手中拿过一面小镜子递给鲁宇成,说:“照照看?”

鲁宇成双手哆嗦着接过镜子,却没敢立刻去看,只是仰头笑看着郝医生。

“看看吧!你会满意的!”郝医生微笑着鼓励。

鲁宇成看着郝医生满意的微笑,终于鼓起勇气,举起了手中的镜子……

“啊?”鲁宇成惊喜地看着镜子中那张有些陌生的脸,“我……我……”他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眼中含泪,再次把目光转向微笑着的郝医生,心中充满了感激。

“怎么样?还满意吗?”郝医生有点得意地问鲁宇成。

“嗯,满意!满意!”鲁宇成又把目光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啪嗒啪嗒滴落下来。镜子中,脸上那一大坨赘肉自然是已经无影无踪了,原本被挤压得变了形的左眼现在看起来也是很正常的样子。他闭上右眼,只用左眼,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面前的一切——嗯,左眼没有问题!他的鼻子也好好地呆在两面脸的正中间。虽然不够好看,但总算是个正常的鼻子了。他试着深吸一口气,气流畅通,真好!而那张嘴巴,原先右边上翘左边下垂的嘴巴,这会儿也端端正正地左右对称着了。因为手术刀疤的缘故,脸面自然不够平整,但这没有关系。现在走出去,顶多有人会说他长得丑,却再也不会有人说他长得怪异了。

鲁宇成心中激动,除了一个劲儿跟郝医生说“谢谢!”,再也说不出任何话了。

医生走后,鲁宇成的父母和张颖一起到病床跟前。父亲眼含热泪,母亲早已是激动得泪流满面了。好了,这下好了!儿子终于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张颖有些莫名其妙。郝医生带着一群人进来,她是听到了,接着就听到一阵掌声和欢笑声。她猜测应该是鲁宇成手术成功,大家高兴。她心里便也很喜欢。后来医生走了,鲁宇成的母亲拉她到病床前,她就听到了鲁宇成母亲的抽泣之声。

“她为什么哭?发生了什么?”她有些疑惑。

“妈,让张颖到前边来!”鲁宇成含泪笑着说。

母亲把张颖的手交到了儿子手中。

鲁宇成攥住张颖的手,“张颖,我现在让你摸一摸我的脸。我的手术虽然成功了,但我的脸在常人眼里还是很丑。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说着,鲁宇成拉着张颖的手,慢慢地摸向自己的脸。

张颖的双手在鲁宇成的脸上慢慢地摸索着,从上到下,由左到右,慢慢地,慢慢地。鲁宇成紧张地盯着张颖的脸,他隐约觉得张颖皱了一下眉头。之所以说是“隐约”,是因为鲁宇成也不能完全确定自己是否真正看到张颖皱了眉头。

“怎么样?和你心里想象的一样吗?”见张颖放下了手,不说话,鲁宇成忍不住追问。

“挺好。”张颖笑着说。

鲁宇成依然紧盯着张颖的脸,竭力想从她脸上看出她内心的真实想法。

张颖的平静让鲁宇成感到了莫名的不安。

(七)

父亲和母亲去办理出院手续了。病房里只剩下了鲁宇成和张颖。

“你会嫌我丑吗?”鲁宇成见父母都不在,索性问得更明白些。

“你对我那么好……”张颖低头小声说。

鲁宇成拉着张颖的手,让她坐在床边,温柔地说:“张颖,我以前不肯让你摸我的脸,是因为怕我的脸会吓跑了你。我的病,让我从小就很自卑。如果你不嫌弃我,我今后一定会对你好的——会越来越好。我现在没有能力给你治疗眼睛。但我相信,出院后,我一定能挣够给你治病的钱,只要还有一点希望,我就一定要让你重见光明!”

“我相信你!”张颖抬起头,笑了。

“你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鲁宇成不由得赞道。可是,看着张颖,鲁宇成的眼前又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那是“象小妹”。他想:“要是‘象小妹’也能这样子对自己微笑该多好啊!”随即,他又开始骂自己了,“鲁宇成啊,你可真是太贪心了!眼前的张颖已经是上天格外的垂顾了,你咋能还不知足呢!”

“你想什么呢?”张颖见他不说话,问道。

鲁宇成赶紧收了心思。都说眼睛看不到的人感觉是最灵敏的,果然如此。以后,自己还是不要再胡思乱想的好。

正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鲁宇成看向门口,只见程飞穿着一身军绿色的冲锋衣,背后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包,面带微笑,大步走了进来。

鲁宇成高兴地起身迎向门口,紧紧拉住程飞的手,喊道:“程记者,好多天不见了!”

程飞打量着鲁宇成刚刚拆了纱布的脸,激动地说:“挺好!挺好!恭喜你了!”

“我得谢谢你!要不是你一直帮忙,我怎么可能筹到那么多钱做手术呢?”鲁宇成真诚地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程飞正要说话,却突然看到了站在床边正看向他们的张颖。他吃了一惊。本能地回头看时,身后却没有人。他又仔细看了一眼张颖,低声问鲁宇成:“她是谁?”

鲁宇成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就是我跟你说起过的未婚妻……”

“啊?她是你未婚妻?”程飞脸上现出更加惊奇的表情。

程飞的表情让鲁宇成有点疑惑了:“怎么,不合适吗?”说着这话,鲁宇成心中还不由得生出一些不愉快的感觉。

“不是不是!”聪明的程飞立刻觉察了自己的唐突,赶紧解释说,“我只是觉得她长得很像一个人!”

“谁?”鲁宇成的心立刻揪了起来。

程飞有点兴奋地拉着鲁宇成向门外走:“我让你见一个人!”

鲁宇成被程飞拉着,狐疑地出了门。

门口一个女孩儿正紧张地探头向门里张望。鲁宇成一眼便认出了那个女孩儿——“象小妹”!虽然只是匆匆地见过一面,可是,“象小妹”的形象已经深深地刻在了鲁宇成的心里。不会错的,一定就是她了。

鲁宇成只觉得热血上涌,他怔怔地盯着“象小妹”。他甚至也忘记了自己的脸,忘记了自己曾吓得‘象小妹’满脸惊恐的窘态。

程飞看了看呆若木鸡的鲁宇成,又看一看激动地盯着鲁宇成微笑的张琳,不由得意地笑着说:“怎么不说话?都哑巴了?”

“你,你怎么来了?你还好吗?”鲁宇成不知该问什么好了。

“我很好!”张琳笑着说,然后把目光从鲁宇成脸上移到了程飞脸上。

“怎么样?”程飞看着鲁宇成,有点故弄玄虚,“我和张琳一起来看你,是不是感到很奇怪?!” 程飞的眼中闪现出得意而又调皮的神色。

“对呀,你俩怎么会一起来呢?”鲁宇成终于按捺住狂跳的心,镇静了下来。

“哈哈,‘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回头再给你讲!”程飞说着,便拉了张琳往病房里走,“来,我也让你见一个人!”

鲁宇成跟在程飞和张琳的身后进病房,心中不住默念:“张琳!张琳!她叫张琳!”

“张颖?!”张琳一进到病房,就看到了站在病床边正朝门口张望的张颖,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你怎么在这儿!?”她快走几步,拉住了张颖摸索过来的手。

“姐?你咋来了?是姑妈告诉你我在这儿的?”张颖听出了姐姐的声音,高兴地跟姐姐撒娇,“我们好久都没见了。你老也不回家,我都想你了!”张颖见到了分别很久的姐姐,不由得流出泪来。

张琳也忍不住流下泪来。她想起了程飞所写的“鲁宇成为了未婚妻,下决心做手术”的话。眼前所见,还用再问吗?自己的亲妹妹,竟然会是鲁宇成的未婚妻!她原本还存着一丝的幻想,可是现在,自己的亲妹妹竟是鲁宇成的未婚妻!面对这样的事实,她的那点幻想像一个透明的气球一样,被无情的现实给挤爆了!可是,她又能说什么?她能跟自己的亲妹妹去争吗?

鲁宇成听张琳和张颖姐妹俩说话,知道她俩是亲姐妹,一时百感交集,也无话可说,只是呆愣愣地站在那儿看着她俩。

这时,鲁宇成的父母办完出院手续回来了。见病房多了两个人,都有些惊奇。鲁宇成的父亲是认识程飞的,知道他为儿子的手术费忙前忙后,心中很是感激。便过去拉住程飞的手给鲁宇成的妈妈作介绍。鲁宇成的妈妈也是千恩万谢。倒让程飞有点不好意思了。夫妻两个见到张琳拉着张颖的手,又见她俩长得如此相像,便知是张颖所说的双胞胎姐姐了。只是不知道张颖的姐姐怎么会到这儿来。

大家说了会儿话,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院回家。

张颖拉着张琳悄悄说:“姐,我想上厕所!”张琳便一手搂着妹妹的腰,一手拉着妹妹的手向门外走去。

出了门,张颖低声问张琳:“姐姐,你看他行吗?”

张琳没有回答,反过来问道:“你觉得幸福吗?你知不知道他的情况?”

张颖说:“姑妈说过,他脸上长了一个瘤儿,现在已经切除了……刚才他还让我摸了他的脸……”

“你能摸得出来他长什么样吗?”张琳又问。

“嗯,差不多吧……反正我这样,也不好再有什么要求的。如果跟他结婚,我就能离开老家了……对了,他还说要为我治眼睛呢!”说到这,张颖又高兴了。她心中十分憧憬眼睛能看得见的那一天。

“只要你觉得好就好……”张琳沉默了一下,说,“咱妈怎么样了?那个男人对咱妈好吗?”

“不好!”张颖愤愤地说,“他一喝酒就打咱妈!他对我也不好,老嫌弃我眼瞎不会干活!唉,我真盼着能早点离开那个家!”

张琳一阵心酸。自从父亲去世后,这个家就名存实亡了。妈妈为了生活,招了一个外地男人。那个男人却是好吃懒做,脾气又不好,总是没事找事。张琳很想把妈妈接出来和自己一起过。即便自己挣的钱不多,吃饭总是够的吧。妈妈却不愿意拖累女儿,说是家里好歹有一块儿地,不管种点什么吧,总能过活的。到了城里,一点收入没有,净添累赘了。张琳没办法,只好每月往家里寄钱,希望妈妈能够轻松一些,也是希望那个男人能因此对妈妈好一点。

张琳和张颖出去后,鲁宇成趁着父母收拾东西的时候,把程飞拉到一边,急切地问道:“她怎么会和你一起来?”

程飞看着鲁宇成着急的样子,笑了:“好,我告诉你吧。她在我们那儿打工,租的是我家的房子。我还告诉你啊,她看了我写你的文章,知道你在这儿治疗,一直都很关注呢。并且,她每月都往你这寄钱。你还记得有一个署名‘小象’的捐款人吗?我们还总奇怪这个叫‘小象’的人虽然寄钱不多,却每月都寄……”

“那个‘小象’就是她?”鲁宇成心中滚过一阵热流。

“对,就是她!”程飞肯定地说。停了停,程飞又说,“还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呢!张琳真是一个好姑娘……”

程飞正要说下去,张琳和张颖回来了。程飞也就不说了。

医院的欢送仪式简直是空前的。

听说鲁宇成要出院,很多医生和护士都出来相送,大家热切地争着说些祝福的话。鲁宇成和他的父母也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

鲁宇成抱着医院送的一大抱鲜花,在一群白大褂的簇拥下,和父母、张颖一起坐上了医院的救护车,向火车站奔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九) 半年过去了。张颖的眼前渐渐有了光感。给张颖针灸的老中医也是越来越有信心了。又经过一个时期的治疗,张颖能够比较...
  • 鲁宇成在一所中学的旁边租了两间门面房,把自己的街边书摊变成了小小的书店。他给自己的书店起名“都来书屋”。张颖嫌这个...
  • 回到家中,已是半下午了。张大妈和几个邻居已在门口等候多时。大家不免七嘴八舌地询问手术情况。鲁宇成和父母也都一一不厌...
  • 接触多了,张颖总好奇地想要摸一摸鲁宇成的脸。可是鲁宇成怎么能让她触摸自己那张丑陋的脸呢?每当这种时候,他总是不由自...
  • 【微分享】 (二)动作的分类 动作分两类动作,管理动作和业务动作。例如,某医院销售团队提出一个二级问题,即提升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