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六十八章 自古多伤有情人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6.01.12 00:17* 字数 2461
第六十八章

文/唐妈

歌扇这人从来不按规矩来,行事作风全凭好恶。他把昏迷的唐闺臣扔在冰洞五百里之外的地方,确定唐闺臣无法找回冰洞了,才返回了战城,着手布置军务。

唐闺臣是被奇怪的声音吵醒的,一睁眼就看到了一张硕大的脸。那张脸上棕色的长毛垂到了她脸上,呼哧呼哧的热气带着腥臭喷在她脸上让她几欲作呕。她惊恐地喊了一声,那张脸也被吓了一跳,猛地向后退去。

唐闺臣看着周围荒凉的戈壁,狠狠地捶了一下地。这地方寸草不生,没有人烟,放眼望去连方向都无法辨明,更别说找到冰洞了。她瞪了一眼缩在一边的那只未化形的巨狼,朝天庭疾驰而去。

唐闺臣在玉清宫外跪了一天一夜,虽然有真元护体,并不是十分疲累,但是心中的恐惧还是快要将她压垮了。

“仙子受累了,陛下召您了。”

唐闺臣抬起头看着笑容可掬的蔡贤,哑声问道:“上仙,陛下他……”

“仙子,还是快些进去吧,让陛下等急了就不好了。”蔡贤将宫门让开,做了个请的姿势。

看着唐闺臣的背影消失在大殿内,蔡贤收敛了笑容,皱着眉叹了口气。

天帝正在伏案作画,桌上、地上都是同样的山水画,只不过有的笔触锋利,有的却分外柔和,画好的、未画全的乱糟糟的扔的到处都是。唐闺臣小心地避开了几幅落到门前的画,跪在了地上。

“闺臣办事不利,请陛下责罚。”

“说吧,这次又怎么了?”天帝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

唐闺臣不敢抬头,低声回答道:“是昊天元君。他催动了偃月阵。”

“清远呢?”

“闺臣无能,让他们逃走了。”

“我听说昊天元君受伤了?还伤的不轻?”天帝搁下笔,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唐闺臣:“你为什么一直在抖?是因为伤了昊天元君吗?嗯?”

唐闺臣的头垂的更低了,恨不得把自己塞到地底下去:“闺臣当时并不知昊天元君在阵内……”

她还未说完,身子就一轻,撞在了墙上,但是却没掉回地上,她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自己压在墙上,那力量似有千钧之重,压的她胸口闷痛,嘴角都溢出血来。她费劲地抬起头看向天帝,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天帝负手而立,只是定定的看着自己,并未做任何多余的动作,那么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又是从哪里来的?

“陛下……”

“我都舍不得伤他,你竟敢?你竟敢!”

唐闺臣感觉自己被掐住了脖子一般,可是天帝仍然未动,她心中惊恐地想:难道陛下只是看着我,就可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吗?她觉得眼前发黑,拼尽力气嘶声道:“陛下,我知道清远在哪里……”

施加在她身上的力气骤然消失,她从墙上摔了下来,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说吧,他们藏在哪里?”

“魔族,他们在魔族……”唐闺臣并不确定那冰洞在哪里,可是既然魔王歌扇和白诺都出现在那个地方,大概也是差不多的,活命要紧。

天帝笑了一声:“果然。好啊,竟然都躲到魔族去了。”

“蔡贤!”天帝忽然高声叫道。

“陛下。”蔡贤微微垂首,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恭敬地喊了一声。

“那两枚棋子可以动了。”

“是,陛下。”


紫芋轻轻推开门,又轻轻地合上了门。她轻手轻脚地走向屋内的床,生怕吵醒了床上浅眠的男人。可是,当她走到床前时,那人还是睁开了眼睛,眼底一片清明,似乎从未睡着过一样。这人脸上已经只有眼睛可看,脸由于过分消瘦,几乎是皮包骨头,隐在薄被下的身躯也只有薄薄的起伏,想必很是瘦削。唯独一双明眸衬着满头的黑发,显得有一丝生气。闭眼躺着时,真如个死人一般。

“紫芋。”那人声音清亮,虚弱却清晰,眼中带着一丝宠溺和笑意。

紫芋穿着朴素的衣衫,云鬓高挽,若让她的同族看到,势必不会相信这是威名赫赫的尸香魔芋紫芋大人。她帮男子掖了掖被子,将垂在肩上的一缕黑发拨到身下,柔声问道:“你怎么没睡?”

“睡了,我梦到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了。”

六百二十年前,黎丘初遇清远,紫芋也第一次遇到了床上这个男人。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会选择不要遇见这个人,害过他一次就够了,再多,自己实在承受不起了。

尸香魔芋紫芋大人掌管着魔界西南的事务,由于魔王歌扇已失踪多年,魔族犹如一盘散沙,四处征战,族人为了争夺权力和利益互相厮杀。这日里,有个北边来的魔族偷取了她的骊珠,她紧追不舍,终于在人间一个山谷追上了这人。这人修为平平,见紫芋追了上来,为了保命,慌张之下将珠子丢进了山谷中的水潭,而后朝相反的方向逃去。

这骊珠是紫芋当年折了百年修为从落仙城附近夺来的,听说是上古神物,虽然至今除了可以像魔族常用的法宝般将人收于其中炼化外,其他的妙处她还未曾发现。但是毕竟是自己费了心思的东西,她也顾不得追那落跑的毛贼,纵身一跃跳进了水潭,追着下沉的骊珠朝水下潜去。

正是夏末秋初,潭水被太阳晒出了丝丝暖意,潭水清澈透亮,午后的阳光透过水面,在水底变幻出了波光粼粼的样子。蓝蓝的湖水包围着紫芋,她跳的着急,并未调动真元避水,温暖的湖水瞬间就将她的衣服浸透了。本就是薄纱织就的衣裳,贴在身上,曼妙的曲线就显了出来。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条鱼,追着自己盯了许久的食物。她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了,伸手抓住了手边的骊珠,在水里面轻轻地转了个圈,准备浮上去。

紫芋被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怪物吓了一跳,竟然就那么呛了口水,一下子慌乱了起来。手脚乱蹬,透明的泡泡像是珍珠般,在水里面汩汩向上涌去。那张怪脸却逼近了自己,忽然脸掉了下来,然后就有个柔软的东西贴在了她唇上。紫芋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怪物变成了一个俊朗的男子,而且,现在那人的嘴唇正贴在自己嘴唇之上,她忘记了挣扎,忽然感觉对方渡了一口气过来,下意识地吸了一口。

那男子眼中一时盛满了笑意,就那么贴着紫芋的嘴唇,拉着人的胳膊猛地浮出了水面。

紫芋这辈子见过的最耀眼的阳光就是那日午后的暖阳,那男子浮出水面后放开了她,退开了一些距离,使劲甩了甩头发。一时间,紫芋的眼中都是晶莹的水珠在阳光下飞舞,那人的黑发有些贴在脸上,却一点都不难看,反而衬得那人十分的,紫芋说不来,就是觉得自己的脸忽然烫了起来。

那人露齿一笑:“姑娘,水里面凉,且上岸去吧。”

说罢,划着水朝岸边游了过去,快到岸边的时候又回过了头,看向了还呆立在水中的紫芋:“姑娘,我叫段漠,你呢?”

紫芋抬头看了看耀眼的太阳,大声道:“紫芋,紫色的魔芋。”

紫芋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笑得温柔似水:“那日,你要是不来招惹我该多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