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吵

摩天轮

灵魂出窍般看着别人指责我,泪眼婆娑,委屈顺着胸腔溢出,过于稚嫩,平复不了那么多年积压山一般情绪,瞬间喷涌而出,时间太少了,给我时间吧,总有一天我能轻描淡写的说起那段我厌恶的青春年少一人走过的岁月。

以前能忍是因为尚年幼,如今忍不了仍旧是尚年幼。

到头来,谁也不知道,都是局外人,我冷眼旁观,自怨自艾。

尔等吃瓜群众什么心态。

一言蔽之,有一块天地谁也不能碰,谁都不能碰,自己拯救自己的内心的空缺,不需要不知情的任何人来说,

立个旗帜,任何人都不能管我的家事。

否则,都别怪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