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质的好汤——从合唱比赛窥视“被参加”活动

      一碗选用上等食材、精心熬制的好汤,如果在端上餐桌前混入一丁点泥巴和沙子,恐怕再好的汤也索然无味了。

      最近正在举行的合唱比赛着实让笔者有这样的感觉,不禁让笔者联想起去年军训时的体操比赛。

      当时选人的时候,笔者和同学还在军训,莫名其妙的一个人过来说:“你,你,还有你。”就这样被选上。当时训练也没什么,比赛的负责人有句话我记得很清楚:“今天你们为材院站出来了,明天材院也会替你们说话。”感觉充满了使命感。

      为咱材院争光嘛,多好的事情,为什么不说清原委呢?这是笔者在体操比赛结束后的想法。

      但是最近的合唱比赛,让笔者开始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合唱比赛的通知是群里下达的,要求不欠学分的必须参加,真是照顾了那些欠学分的同学,不占用他们努力学习的时间。在4月6日晚进行了“试音”后,选出来的同学被拉进一个只有管理员才能发言的群里,莫名奇妙的就“被安排”要学两首并没有征求过意见的歌,之后第一次排练如果不去要出示导员的假条。




      至此笔者已经“被参加”了两个活动,同样是代表学院参加,同样是不明不白的被选上,也同样要为了所谓“荣誉”而参加。

      真的是为了荣誉吗?

      我相信这两个活动的负责人都做了很多努力和工作,如果我硬要不去肯定会让他们伤心。但是,原本这样校级的活动,本是同学们自愿报名参加为材院争光搏荣誉的活动,本应该由相关的社团或者团体进行适当的宣传,讲明利害关系,哪怕只是通过网络渠道,再让学生以班级为单位报名进行选拔。

      而打着为院系争光的口号进行“道德绑架”,限制人身自由的做法,笔者实在不敢苟同。

      强制参加只会使为集体争光的活动变质为一些人为了完成特定任务要求,逃避必要的工作流程,达到指定的标准或者说“业绩”,作为日后某些评奖的谈资,却不影响个人正常生活的工具和游戏。

      “靠点名留住学生的老师并不是一个好老师”,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这种变质的活动。

      笔者并不是说一定是这样,只是强制参加的做法难免会让人这样想。

      而真正为此付出代价的是谁呢?

      为这种活动买单的是具体的负责人员和相应的社团,他们为此背了黑锅,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说是为了集体服务,受点委屈是应当的。牺牲的是被强制参加同学的心情和人身自由。而最终破坏的是这个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的活动。

      如果取得名次,大家皆大欢喜,我有综测分数可加,你有评奖的谈资;如果落榜失败,大家别灰心,今天你们为材院站出来了,明天材院会为你们说话。

      这是笔者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使这种活动变质的人,尽管他们外表看上去为此劳苦,满口为了集体,再多的委屈也愿意承受。

      相关的社团和负责人完全可以在活动开展时通过网络这样陈明:材院大一大二总共三百六十左右的人,相比其他院人数少,集体活动理应更加积极参加,如果人数不够只能退出比赛。

      假使这样以后报名人数不够,再进行强制,那我们也没话说。

      只是相关的负责人不说,以为大家都懂。

      但是说和不说完全是两个味道!

      笔者的观点只是一家之谈,展现的只是狭隘的利己主义,不过笔者自以为还是比那些限制人身自由使活动索然无味的人好一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