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师之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四的儿子叫福贵,十四岁,退学半月多了。李四和妻子对儿子好话说尽,妻子甚至以死相逼也不奏效,无奈只好随儿子的便。这半个多月,儿子整天跟一子孬孩子缠在一起,不是偷东家的鸡,就是摸西家的瓜,反正好事找不着,赖事少不了。福贵在外惹祸,邻居找家几次。每次夫妻二人都是给人家陪笑脸道歉,腮帮子都咧得酸疼。为此,李四揍儿子几次,软硬法子都用了,也弄不去学校。把李四夫妻愁得饭吃不下,觉睡不着,抓耳挠腮也想不出好办法,儿子成了夫妻二人的一块心病。前两天去表弟家串亲,他听见两个房间,都有哗啦啦的搓洗麻将声,是那样的清脆热闹。李四知道,表弟是经营布匹生意的商人,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老赌王。有一次还险些伤命。他邻居的一个小伙说,表弟光干麻将赚了两幢小楼,价值一百多万,气派得很,儿子也上了名校,生活美得没法说。

李四受了表弟的影响和启发。他想,这儿子上学是没指望了,干脆让他跟表弟学会打麻将的绝技,就再也不用跟儿子下气了。如若表弟看亲戚面子答应,就太好不过了。干这行又不掏劲,风刮不着,雨淋不住,早涝保收,这确实是个好手艺,好门路,有条件不利用才是真傻。现在的社会,不管啥法,挣钱才是硬道理。儿子天资聪慧,准能成为一个打麻将的高手。他为自己的想法,欣喜激动不已。但是,他也有些担心,表弟能收富贵吗?

第二天,骑上摩托车,带上富贵,到镇上超市,把好烟好酒好点心,整整弄了一大摞,花了五百多块钱。车把前后,后坐后边,都绑着的满满的礼品。爷俩风风光光,箭一样的速度,早早来到表弟的洋楼小院。还好,表弟正好在家。

表弟很是意外,说:“表哥,这不年不节,哪股风把你爷俩给吹来啦?还带这么多礼物!我可受用不起!”

“哥有要事求表弟。”李四边解礼品边说,并让富贵往客厅搬了几趟。

表弟拦不住李四爷俩,只好撒手随他们的意。

李四爷俩把礼品放到条几上高高一溜,大方挣面子。爷俩和表弟沙发上对面而坐,抽烟品茶聊天。

李四听到隔壁两个房间唿唿啦啦的麻将声,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交织在一起,格外热闹。又看到表弟家的豪华家具和摆设,使他心里火热火热的。稍停,李四向表弟讲了来意。

表弟听后哈哈大笑,说:“我干了一辈子牌了,这里边的道道我都懂!要是寻开心,小打小闹玩玩可以,要以赌博为业,门都没有!”

“表弟,你是谦虚,还是保守?还是嫌你表侄笨?还是怕表哥粘光发财?”李四拉下脸,不客气地说,

富贵边喝茶,边仔细听俩长辈的话。

“表哥,你说的都不是,也不对!你先别生气!我把我这些年的情况,详细告诉你。听后,你就会明白。你別听不知內情的人瞎说。盖这两幢楼房,都是我这些年做生意赚的,花了四十多万。要说这干麻将,只要不搞鬼,钱转来转去,输嬴不相上下。前一段,我和龙水,大富,还有春林三个牌友,专门做了实验,用了三个月,我们都拿出500百块钱,专门做了记录,到仨月头上,我剩450块,龙水剩480块,大富554块,春林554块,结果悬殊都不大。要说那些大赌的人,我最清楚不过,都是些不正常的人,钱的来路,大都不正。大部分是些不要命的主。你想,牌场上,大眼瞪小眼,谁搞鬼只要被发现,他就好不了!你看,我这后脑勺上的疤,就是几年前赌博留下的,那次差点要了我的命,缝了四十多针。也怨我搞了小动作,被看牌的发现漏了风。从那以后,我戒了赌。安心做起了布匹生意,盖楼的钱,就是那些年赚的。这几年,不干了。我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图个热闹,就弄了两台麻将桌。咱们是至亲,我劝你,让小侄还得上学。你到学校,找找校长和任课老师,多说好话,复学问题不大。富贵上到十七、八,学习实在不行,再学门正经手艺,或做生意也行,那才是正道。咱们农村,就两个出路,一是上大学,二是当兵。最好的就是上大学。——这打麻将就好比这——”他抓起两只茶杯,把另一个茶杯倒满水,手中茶杯水控净,“你看,这只杯子水满满的,等会你再看,会有啥变化。”他把两只杯子,一手拿一个,把水来回倒,二十多次,杯子中的水下去一指,又倒二十次,下去两指。

李四看到这里,才恍然大悟,阴脸转成笑颜,握住表弟的手,抖了又抖说:“谢谢啦!表弟,你这一课上得太好啦!还是自家人,不外气。你这一比划象盏灯,照亮了我。这赌博,好象杯中水,越捣腾越少,麻将不会生钱,只会耗钱,谁干只会赶干越少。这赌博,是歪门邪道,多少人因为赌博走上斜路,妻离子散。这行千万能粘,一粘就上瘾,输了想捞,赢了还想赢,是个无底洞,害死人!我们爷俩,以后永不上牌桌。富贵,你有啥想法?”

富贵红着脸,说:“表叔的话,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我在家这一段也烦了,太无聊!明天,我就重新上学去。”

李四和表弟都竖起大拇指,同时为富贵叫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