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年前

一间不是很大的房间里,摆满了很多各式各样的物品,这些物品给人一种时代感,都是一些古早以前的家具样式,整个房间的物品和装饰是一种暖色调,深色的黄棕色,像是夕阳下姥姥的房间的那种感觉。而这个房间里待着的绝对不是一位姥姥年纪的人,而是一位年轻妩媚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年纪属于模棱两可的让人不好猜的那种,觉得她很年轻,但是她的举止动作和眼眉流露的神态会让你觉得她是一位成熟有魅力妖娆动人的成熟女性,许多人初次见到她对她年纪的判断大概是25~32岁这样。事实究竟是几岁只有女人自己知道。

女人在房间的最里面,最里面有一扇窗户,窗户开着,窗帘遮住外面的阳光,阳光透过窗帘照射进来的就被过渡成了温暖的明黄色,和房间的整个格调非常搭配。

在女人的前面还有一层纱帘,被风轻轻吹拂着,女人的面容就若有若无地在纱帘飘起和落下之间展露出来。

女人惬意地躺在一张长摇椅上,手里握着一个烟斗,长长的手柄被女人轻轻地握着,吸一口,慢慢地吐出烟雾。手指撩动,红唇微启,烟雾弥漫。女人穿着长裙,这裙子看起来飘逸而又繁复,华丽又清丽。一如女人的面容,乍看妩媚之至,细看又觉得脱俗不凡,时而像红尘中摇曳的女子,时而又像不落凡尘的仙子。

这个房间放了很多物品,这些物品形成了一种隔断的距离,女人在这些物品之后,更显得神秘无比,加之纱帘的遮蔽,实在是深不可测之样。

这些物品大多都是家具,有很多柜子,古时候早时候的柜子,木头的,铁制的包角,很漂亮,很庄重,这些柜子大大小小随意地叠放在这个房间里,几乎占据了房间的三分之二的空间,只留下一部分很小的空间,也就是房间的入口处和女人所在的窗边的位置这两处有留下一些刚好的空间了。

女人在房间里悠然自得地吐着烟,姿态从容,一头长黑发几乎垂到地板,暗红色的长裙的裙摆更是已经铺满了地面。她在等人,她知道今天会有人来找她。

女人几乎是有预知能力的那般神秘,别人会来找她,以及会问她的事情,她都知道。

这个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位年轻的青年走进了房间里。

青年一进来就呆住了,他被女人迷住了。

这个青年小麦色的皮肤,寸头,五官端正,长得很阳光,体格健壮,像是常常运动的人,眼睛还算挺大,鼻梁很高,一副正气的长相。

而这位年轻的青年人就被这样的房间和在这样的房间里吞吐烟雾的妩媚神秘女人吸引住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睁着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也难怪,这样的女人谁不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被迷住被摄住呢。

房间的纱帘慢慢地随风飘动,女人的面容若有若无地展露,房间的烟雾缓缓流动,窗帘透过的阳光细致的缓慢的移动。握着烟斗的细长的纤手在动,红唇在动,而青年一动不动,他仿佛和房间里的物品一样变成了不会动的了,他仍旧被女人痴住。定住青年的不是女人,只是青年本就被女人吸引罢了。

女人徐徐地吐着烟,心想三百年前,也有一个青年在第一次见到她时是一幅模样的痴迷。

在一段时间之后,青年留在女人身边帮忙做些琐事,类似于家务以及工作管理的角色。女人还是一样想着,三百年前,那个青年后来也是一样留在她身边帮忙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