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五世卷一】第10章·萨拉戈萨

旁白君:费利佩接受了卡斯蒂利亚的效忠,然而阿拉贡的议会却以自治的理由拒绝了费利佩。从萨拉戈萨带回的摩尔女人,为费利佩与胡安娜的关系,带来了“转机”……

阿拉贡首府:萨拉戈萨

“这些阿拉贡和加泰罗尼亚蠢驴们!”费利佩用脚踹开门,将手套、披风和护胸等一件件撕扯下来,摔向各处。

紧跟着进来的勃艮第几位伯爵,等费利佩坐到椅子上,稍微平静下来后进言道,“公爵大人,您无须动怒。阿拉贡和加泰罗尼亚的这些人只是给自己一个台阶罢了。”

“台阶!这分明是对我的挑衅!特别是萨拉戈萨那该死的总主教!竟然当众羞辱我!”费利佩气又上来,冲着说话的这位伯爵大叫。

孔泰伯爵这时说道,“萨拉格萨的总主教确实说话有失分寸。对您也是毫无敬意,不过您别动怒,阿拉贡和加泰罗尼亚迟早是您的。”

费利佩深吸一口气,却没说出话来,又扯下自己的护肘仍到了书桌上,将桌上物品砸到了地上,“阿拉贡!加泰罗尼亚!我要这鬼地方干嘛!这该死的地方,被诅咒了的地方,还有这地方该死的人!”

“话虽如此,但阿拉贡的势力相当大,如果阿拉贡到手,南意大利和西地中海就在我们手里了。”孔泰伯爵走到桌前,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东西。

费利佩稍微平静了下来,“孔泰伯爵,你说这世界上哪有这么愚蠢的议会!国王还要和议会签订协议!难道他们不懂?!国王只是在表面上给予他们尊严,他们却把这当作自己的权力了!”

孔泰伯爵起身来将手里的书放在桌子上说,“毕竟这里和我们不同嘛,等您加冕他们的国王后,将这种议会解散了就是。”

费利佩又回到了座椅上,捋了捋头发,“卡斯蒂利亚也不这样啊!五月份我和胡安娜在托雷多宣誓的时候,我以为到了阿拉贡也不过是再来一次无聊乏味的仪式。之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了,谁知道他们竟然如此!”

孔泰伯爵继续捡拾地上的物品,“也难怪您如此动怒。您的病尚未痊愈,又在这个枯燥无味的地方无法寻欢,而且萨拉戈萨这鬼天气!”

费利佩说,“你们看吧,孔泰伯爵也觉得这里的人信教信的也太过了,要么将自家的女人藏起来,要么女人出来就派好几个人跟着,把贞洁守护的比宝藏还严,难怪会有这种奇怪的议会和主教!”

一位勃艮第贵族说道,“公爵大人说的正是!前几日,我跟着一位姑娘想上前去搭讪,结果好几个人拔出来剑,就要和我决斗,跟野蛮人似的。”

另一位贵族看气氛缓和也跟着说道,“要不是你跑得快,恐怕你下面那根就被切去喂狗了,或者是被那位小姐拿去泡酒喝了!”

话说完后,满屋子人大笑起来。费利佩也被逗得笑了起来,摆摆手走到书桌前,“好了,别说这些了。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大家商议一下。”

孔泰伯爵和众人一起走到费利佩的书桌前,“公爵大人,虽然说阿拉贡和加泰罗尼亚议会认为,在伊莎贝拉女王死后,费尔南多国王有可能会再婚,再婚如果生子就会是这里的合法继承人。”

费利佩摆摆手,“让我气愤的就是这个!如果费尔南多真再婚生了孩子,我在阿拉贡这里连个屁都捞不到。”

孔泰伯爵继续说道,“您先别急,听我慢慢分析。费尔南多国王多大了?”

费利佩回答,“五十了。但照样可以生子啊!只要再婚女人年轻生育力强的话。”

“话是不错,但这种可能性还是不大。一来虽然伊莎贝拉女王疾病缠身,费尔南多肯定会再续。但近两年内,恐怕还威胁不到您。再者,新婚生的第一胎是男孩的可能性也只有一半,所以我们还是有很大机会。”孔泰伯爵冷静的分析赢得了众人和费利佩的点头。

费利佩托起了下巴,沉思片刻说,“不错,阿拉贡和加泰罗尼亚议会,以及萨拉戈萨总主教已经承认了我和胡安娜作为继承人,如果费尔南多死的早,恐怕还来不及生育呢!”

孔泰伯爵受到了费利佩的认可之后继续说道,“目前,阿斯图里亚公主胡安娜的疯癫也众所周知了,卡斯蒂利亚已经不用担心。费尔南多虽然名义上以后代为摄政,直到查理王子殿下年满二十,但您是查理王子殿下的父亲啊,是对他最有影响的人。”

“你说的很对!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刚才被气得失去了理智。”费利佩拍了拍孔泰伯爵的肩膀。

孔泰伯爵说,“所以,公爵大人您要先要保重身体,赶快康复起来才对。”

费利佩摆了摆手,“我没事。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就会痊愈了!都是萨拉戈萨这鬼天气,十月份了还热得像个火炉一样!”

费利佩边说边走到了窗前,转念又回头说,“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我打算把胡安娜留下,她已经怀孕了,留给她父母好好忍受她的疯癫去吧!等我稍微好一点我们就动身。”

议事结束后,费利佩又叫人准备了便装,带了两个随从,就从府邸里悄悄出去了。

在一位随从的带领下,绕过萨拉戈萨城内狭窄的小巷,费利佩来到了一处门户破旧的住宅前。随从敲了几下门,一会才有人走出来,扫视了费利佩几人之后,就招呼他们进去。

又经过逼仄昏暗的室内通道,费利佩几人在开门人的带领下拐进了大厅。大厅里人声吵杂,有人在大声吆喝比拼喝酒,有人则搂着怀里几乎未穿衣服的舞女调情。被人带入座位之后,费利佩仆人在耳边对他说,“公爵大人屈尊了,这里是城里最好的地方,也因为隐蔽所以才没有被查抄。”

费利佩说,“我会犒赏你的。自从来到伊比利亚之后,还没见过穿衣服这么少的女人呢!”

几人点了酒喝了起来,台上有弗拉门戈表演,也有杂耍艺人,也有唱低俗下流歌谣的。费利佩兴致高涨,几人看着节目又多喝了几杯。

酒兴正浓,台上出现了一位男性,看样子是这里的老板,高喊让众人安静,“诸位大人,到了我们今晚最为压轴的节目。”

众人欢呼,那人继续说到,“舞蹈结束后我们就要散场,为了敝馆能够长久经营,诸位能够有享乐之地,还请不要带不认识的人前来。现在,有请我们美丽又性感的卡门小姐登场!”

众人齐欢呼,费利佩也看出他们都是这里的常客,也同他们一起欢呼起来。

舞台上竟然降下了薄纱的帷幕,不知从那里传来了吉他声,费利佩已经在托雷多的宫廷里见到过这平民的小玩意,声音听起来还算悦耳,这玩意是他在来伊比利亚之后,见到的唯一还算称快的事情。

这时候,一位衣着薄纱,带着摩尔人风情的女子,在吉他声里缓缓走出来。众人瞪大眼睛,想透过这层薄纱看清楚这摩尔女子裸露和未裸露的每个细节。费利佩身上也出现了久违的冲动,这时候眼睛已经紧紧地被吸引过去。

在紧随的快节奏吉他曲中,摩尔女子舞蹈起来,一件件衣服在舞蹈中开始滑落,那带着异国香气的丝绸,放佛落到了费利佩的脸上,那柔软丰满的肉体也仿佛走了过来,紧紧地压在了费利佩的双腿上,他已经无法自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