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风流人物

近几年,新老板很不赏识。前两日被几个猪队友牵连,辰终于被发配到最边缘的地段去了。看眼下的情形,短期内回总部的希望,相当渺茫。

辰心里明白,权利斗争就像跷跷板,你上我下,上的人不亦乐乎,下的人咬牙切齿。

只是,这次被牵连得有些冤枉,要是换在原先的老板手下,自己断然不会遭到如此待遇的。

用六个字形容被发配的地段,“鸟儿都不拉屎”。

猪队友们还相约来送行,辰真心感叹他们的没心没肺,随便晒了几滴泪,说了几句山高水长的话应付过去,就赶紧上路了。

自己肯定还被盯着呢,可不要再授人以柄,到时候再有人到新老板那里去上点眼药,辰可就要真正大哭一场了。

新老板,号称宇宙无敌好老板。除了暂时还不能认同里面的“好”字,其余的应该没人有异议,老板投胎好,家族的势力大得惊人。

若是被新老板炒了鱿鱼,便只有回家吃土去了。

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不过,走马上任新岗位的时候,辰总不免有点想当初了,唉...

年少得志,老板赏识,前辈大佬纷纷提携,当年自己何其风光。

父亲老怀安慰,弟弟仰慕追随,家族上下都视自己为辉煌再现的关键,那些个眼神啊,让人多么愉悦,多么怀念啊。

不幸错过了三次关键的机会,之后的起起落落便一直在权利核心外围徘徊,命运,就是这么戏弄人。

深秋,落叶萧萧声中,辰到了新地方,有当地的好朋友帮着办好了安家事宜,这个朋友比较靠谱,甚至还买了块荒地,估计是留给辰偶尔种种菜解闷。

辰,实在愕然到无语...

不管怎么说,比总部那几个“盟友”还是强不少,辰挽留了朋友,一留就是三天,三天三夜都在喝酒。

在朋友眼中,辰是从总部来的,哪怕不太得新老板欢心,但在行业内也算是首屈一指的人物,总部的事情日夜变换,将来的事谁能说得好呢?

一个苦闷寂寞而感激,一个有所追求而刻意,气氛不算坏,最后一夜,辰醒了又醉,哭了又笑。

朋友终于走了,辰气得吩咐闭门谢客,而后倒头就睡。

新的下属,碰了几次壁,走了。

新的酒友,总没见到人,也走了。

随辰而来的家人,这几天都放慢了步伐走路,近些年,辰每次发配到一个新地方,前一周往往都是如此。

家人也都理解,男人,总还是有心的。

辰这次却有点不一样了,可惜没人留意到,家人都按照往常的习惯,只是送饭菜,收碗碟。

似睡非睡,似醒非醒,身体忽热忽冷,神情恍恍惚惚。

似乎有人在耳边低语,声调怪异,仿佛是在诵读什么,又仿佛是在叫谁的名字,辰定了定神,努力分辨着...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听得一句分明后,辰忍不住拍案叫绝,真乃豪迈至极,天下什么时候出了如此的佳句,如此的俊杰,自己竟然不知道...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待听清这句后,辰不禁皱起眉头,这首分明是自己几天前刚写好的,从未示人,怎么会有人诵读,莫非自己已经魔怔,分不清幻境和现实?

“东坡,偶像东坡,请千万坚定道心,你是第一次时空危机的关键所在,只有你稳住了,未来才有可能...”

“你,是在叫我吗?你是谁?”

“我来自你的四百年后,你叫我小王就可以,我正处在第二次时空危机,刚刚我收到三百年后的小曹的传念,他守护着第三次时空危机。”

“怎么越听越乱了?”

“不要乱,千万不要乱,时间来不及了,你只要记住一点,你才是真正能流传千古的人,比你的那几位皇帝,要厉害得多得多...”

“放肆,简直一派胡言...”

“信与不信,都是如此。我这也是皇帝老子最大。据小曹说,他的传念人所在的时代,就已经不是了。一切都会改变,不变的是我们,我们才是定住乾坤的人。”

“我,肯定是在做梦。”

“是世上最好的梦。好了,前辈,我这次的传念时间到了。以后还有机会,我们再慢慢聊。切记切记,相信自己,你真的是千古风流人物。”

辰醒了,过了很久很久,做出了一个决定。

那块荒地,就取名叫东坡吧!


码字之道,痛并快乐着。

支持原创,喜欢你就夸夸我呗!

每日点赞,就能分享文章赚得的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