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

    梦里参加草坪婚礼,穿着皱巴巴的连衣裙和抽了丝的丝袜,穿着磨脚的高跟鞋,是谁的婚礼,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传菜生推着餐车一辆辆地往草坪上送酒菜,只记得我和所有的一切格格不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