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 第一章 为爱身亡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全章目录


夏季的重庆,热得像个火炉。沸腾的火锅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写照,如果你在这个城市生活一段时间,便会情不自禁的被她的麻、辢、鲜、香迷醉,以至流连忘返。

一晃四年的大学生涯就要结束了,吃了今天这顿散伙饭,大家留个影,然后将要各奔东西。啤酒已喝了几打,有人已经东倒西歪了。台面上大家哭的哭,笑的笑。每个人心中都有说不出的离伤,在这即将分别的日子,一切都变得无可奈何,又不耐烦,一切都变得空泛,又让人心酸。

陈嘉豪借着酒气,豪言壮语,大吐情怀。是啊,也只有他前途一片光明,不用到处去找实习单位,毕业论文不写也无所谓,也不用复印个人简历,就可以直接进入自家的房地产公司。谁叫他有个这么牛气的老爸呢。

他一边叫服务员再拿三打啤酒过来,一边伸手去拉赵依依的手,并大声向同学们发表宣言。

"今天的酒水费我全包了,其它的费用大家随意了。噢!还要向大家郑重声名一下,依依是我的女朋友,哥们一个个都不准在她身上打主意!”

“你借酒发疯,胡说什么。"

"你为什么不敢当着大家的面承认咱俩的关系?你心里难道还住着一个人,要不要叫这个人出来单挑一下,让大家看看他的实力。”

"你给我闭嘴,你一定要当着这么多的面,把关系闹得这么尴尬吗?”

"郑辉,你出来,我们还是不是好哥们?你是不是那个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你干嘛要把郑辉扯出来,你这人怎么这样?”

"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向来行事正大光明。郑辉,听说你要回家乡发展,甘肃风沙多大呀,冬天会冻破人的脸啦!你忍心让依依跟你去那种鬼地方受苦吗?”

‘’你要是再这样胡说八道,我走人了。"

依依那俊俏粉嫩的脸上,写满了忧郁和无奈,现实真的这么残酷吗?她气愤地望着他。她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

同学们面面相觑,各种吵杂声和哭闹声突然间变得安静了。郑辉鼓着腮帮子,气血直往头上涌。他几次想站起来,一拳打在陈嘉豪的脸上,却被旁边的同学按在椅子上,不许他轻举妄动。同学们都让他忍忍。是啊,何必为了自己搅了大家的兴致。他咬着牙狠狠的在桌上捶了一拳,酒杯和碗筷被震颤地互柤碰撞,发出叮嘣的响声。

郑辉还是没能按耐住自己的情绪,他猛地站起身来,振振有辞地向大家说道:"大家慢慢吃,我出去透透气,这里有人财大气粗,我怕再呆在这里,会被人家一口气哈上天。这一百块钱是我今天这餐饭的份子钱。”说完,他把钱塞进了班长手里,用力地熊抱了班长一把,抓起手机大踏步走出了酒店。

依依来不及和同学们打招呼就急忙追了出去。依依心里很过意不去,因为自己让郑辉在同学们面前下不了台,她有必要在这个时侯安慰一下他。

下午三点钟的太阳火辣辣的,简直可以晒掉人身上一层皮。这真是一个让人身心俱伤的下午,疼痛是如此的真实又不可避免。他俩沉默地向前走着,二十多分钟后来到了环山小河边。这个季节,由于连续下过几场大雨,河水上涨了很多,差不多和河堤持平了。河岸边上竖着危险的警戒牌。平常这个时侯,几乎没有人会再来这边玩了。

河边的绿树成阴,知了撕破了嗓子,长鸣着,好象在帮烦恼的人们诉说无尽的心事。郑辉惆怅地望着依依,内心的痛苦已不能用言语表达。

"依依,你想留在重庆发展吗?”

"我……我现在还没想好。”

"其实为了你,要我去哪里发展都可以。你人在哪里,我的希望就在哪里,你就是我的远方。”

"你是了解我的心的,可为什么还要生他的气呢?"

“我这是在生自己的气……"

耳边传来动人的音乐,是依依的手机响了。依依看了一眼手机,是陈嘉豪打过来的,她挂掉了电话。两分钟后,他又连续打了三次过来。可任凭手机铃声无趣地歌唱着,依依都没有看手机一眼。

郑辉的手机又响了,"HeⅡo……,我们在环山河畔,你过来也好,今天大家三对面把话说清楚。"

依依有些紧张和不快,她猜测着郑辉此刻的想法。她含情脉脉地望着郑辉,郑辉也深情地望着依依。

"依依,我会一直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我对你是真心的,但他是怎样,我不好说。一会儿,他过来,你跟他说清楚。‘’

"我会的。”

天空没有一丝的风,沉闷,炎热难耐。汗水湿透了郑辉白色的短袖。他从树上折下一条枝叶,帮依依拍打着不时来偷袭的蚊子。

依依心烦意乱,细密的汗珠不停地从她那白皙的皮肤里冒出来,像珍珠般一颗颗滑落。每一颗都像一件过往的心事,让她成长,也让她痛苦。这难堪的青春,折磨着纯情善良的姑娘。她心乱如麻。

尽管郑辉百般保护,可恶的蚊子,还是在依依没被白色连衣裙遮住的小腿上叮了好几个大包。

为什么要让人在这刻做决定?高尚和美丽的爱情,你是温暖人心的诗,你是种满玫瑰的花园。可此刻为什么要让人痛苦?依依用温柔的眼光望着郑辉那坚强又忧郁的脸,他那柔柔的下巴是那么神奇,又那么特别。他的头发尖上冒出的晶莹汗珠,没有让人感到拖沓,竖立的发根更显得精神而迷人。

美和爱,自由和富足为什么总是不能让人同时拥有。

陈嘉豪已风风火火地赶来了,他又要去拉依依的手,依依却闪开了。他激动地望着依依,揣测着她此刻的想法。

"依依,你不是一直想留在重庆吗?跟我在一起,你不用东奔西跑地找工作。难道我长得没郑辉帅?他不就会写几句情诗嘛,这个学学,我也会。”

"我的命运我做主,我的梦想在远方,在你去不了的地方。我们只能做个普通朋友。”

"真是可笑,别整天这么文绉绉的,文人大多会被饿死,你现实点好不好。"

"好,那就现实点,来点实实在在的。我现在跳进这河里,你要是敢跳下去救我,我就一生一世跟定你。"

其实依依此刻只是想说话吓唬一下陈嘉豪,谁让他说话整天这么寒颤人。她想打击一下他的消张气焰。

陈嘉豪却用愤怒的眼光望向郑辉,好像认为刚才依依这一招是郑辉教唆的。郑辉也不示弱,气愤地以牙还牙。他开始大声指责陈嘉豪。

"你牛掰什么呀?出去挣100块给我瞧瞧,别整天拿你老爸炸人。我郑辉虽然没你命好,但我四年的学费都是我自己赚的,你凭什么认为我让依依过不上好日子?别狗眼看人低。"

"知道房价现在多贵吗,靠你现在的能力,你最少也得让依依住上七至八年的出租屋吧,就这工作还得稳定,万一……‘’

"只要开心,住出租屋又怎么样?别用你的三观衡量别人的幸福。”

"愚人不可救。"

依依朝河堤走去,她想去洗把脸。她想叫上他们俩,可是他们俩却争论不休,根本没人在乎她的举动。

她独自向那条木板小桥走去。可能是由于木板被水浸泡多日,已经松散了。依依踩上木板桥,才走两步,突然木板小桥垮塌陷了下去。依依随着散开的木板一起跌落进河里。河水湍急,她本来就不会游泳,倾刻间就只有头还露在水面上。她拼命地挣扎着,大声呼救。眼看着依依将要被河水吞没掉。

郑辉已顾不得脱衣服,扑通一声跳进水里去救依依。他奋力向依依游去,可能因为河水太过冰凉,也可能是因为他喝了酒的缘故,他的腿有点抽筋了。

郑辉感觉全身酸软无力。他终于摸到了依依,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依依推上岸边,自己却已无力再爬上岸。郑辉感到眼前一黑,全身发软。突然一个旋涡将他卷入水底。河水依旧湍急,他被卷去了远处。

陈嘉豪喝酒太多,有点反应迟顿,他站在岸上傻了眼。他还在生着闷气,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眼前的景象是怎么一个境况。他感到头特别晕,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似梦似幻似电影。

陈嘉豪摸着依依冰冷的身体,恍然间有了一点清醒的感觉。原来不是做梦,也不是幻觉。他大声向周围呼救,但四周一个人也没有。

陈嘉豪颤抖着给班长和119打求救电话。打完电话他开始呼唤依依,可连续叫了几声,依依都躺在湿漉漉的草地上一动也不动。他给她做人工呼吸,可折腾了十多分钟也无济于事。

救护人员和同学们陆续赶来了。经过专业人员的及时抢救,依依总算睁开了眼睛。经过三个小时的紧张搜救,终于在下游的一个桥洞口找到了郑辉的尸体。

难堪,遗憾又为难,大家抱在一起大哭起来。郑辉寂寞而孤单地走了,留给人们无尽的悲伤,诠释着死的残酷。                《情未了》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