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 1

图片发自简书App

自人类发明了时间这个计量单位起,仿佛很多东西就有了尽头,一天是二十四小时,一生是数十年,朝代更迭是上百年。但是对于阿酽来说,事情就大有不同了,因为阿酽不是人类。

阿酽也说不清楚,按照人类的标准,自己经历的时间有多久了,有时候他会出于好奇变成人类混入人群当中,他也会花时间学习人类的语言和文字,出于好玩,但是阿酽很少与人类交游。

“江城白酒三杯酽,野老苍颜一笑温。”有一次他看到茶楼上的一个人写下如此诗句后,抿了一口酒,随后的笑容却又透露出无限深意。阿酽觉得很好玩,就给自己起了这个名字,因为他觉得自己活了那么久,也许将来有一天就能和那个人一样,在回味了很多事情以后能露出那样绵长而久远的笑容,像在井里飘荡着的回声一样,带着些许寂寞。

白天和夜晚对阿酽来说并无太大差别,他都能看得很清楚。阿酽在灯塔旁的草地坐下,抿一口小酒,抬起头望着胖乎乎的月亮。

什么时候死亡这个问题,对于阿酽来说,就如同什么事后时候出生一样,因为无法找到答案,久而久之也就失去了兴趣。只是作为比人类长寿的代价,阿酽的情感波动比一般生物要小得多,没事的时候虽然是笑眯眯的,内心却平静得像一滩死水。

在阿酽赏月的时候,有一个醉醺醺的女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走了过来,阿酽出于担心,变成人类的模样扶住了她。女孩子一下子瘫倒在阿酽的怀里,“欸,拿你们这些任性的生物没办法。”阿酽把女孩子搀扶着坐下,给她披了件自己的衣服。

微风过后,女孩子稍稍醒了些酒。“醒酒啦?女孩子大晚上的一个人到这里可不好,要送你回去吗?”女孩子不说话,呆呆地看着月亮,阿酽看了看女孩子,又转过头去,说道:“今晚的月亮胖乎乎的很可爱吧?”女孩子似乎没想到阿酽会这么形容,噗嗤笑了出来。“我叫阿酽,认识一下?赏月嘛,多个人不碍事。”女孩子思索了一会,“青冢”。阿酽也不计较是不是真名,毕竟自己也没有名字。

女孩子不多说,阿酽也不多问,一晚上,阿酽还是自顾自沉浸在夜色中,偶尔看一眼身边的女孩子,阿酽发现女孩子虽然也看着月亮,但眼神不是赏月的眼神,这种眼神和以前那个写诗的人的笑声却有些相似。女孩子的眼神像远远的地平线,看得见,摸不到。

难得地,阿酽对一个人类产生了些许兴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跟在商人的背后,他风衣下的驼背,在我眼里就像是不可翻越的高山一般,帽子遮住了他的脸,所以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会...
    钢之练琴术士阅读 85评论 0 1
  • 很早得知DISC,因为工作的关系,且在3、4年前就已经有机会做测试,却仅限于此,与它一直相遇却一直在错过。 这次,...
    李倩Jolly阅读 79评论 2 1
  • 今天妈妈又陪我去医院输液、背着我等了好长时间的电梯,到了楼上妈妈把我放床上护士阿姨来给我扎针、我主动把手伸出来阿姨...
    姜辰骏阅读 43评论 0 0
  • 2017.04.12 晚上刷完牙洗完脚讲完故事熄了灯,我和阿宝躺在各自的床上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天,两张床是并在一起...
    阿颜521阅读 35评论 0 0
  • 不当牛郎不做官 织女虽美相思苦 一年相见在七夕 只做鸳鸯,不羡仙。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笑看风云孙远忠阅读 2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