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味是清欢

谁说空气不是风景?谁说喧嚣热闹不是孤独?

“笑看庭前花开花落,静观天边云卷云舒。”清欢非景而是心。

                              --------题记

喜欢苏轼这句“人间有味是清欢”。我以为“清欢”二字是绝妙的。林清玄说“清欢“是“清淡的欢愉”。我想,它或许是“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的悠然闲适,是“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潇洒自得,抑或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生活情调。

总之, 它无关外在,无关物质,只是一种纯粹的心灵追求,只是内心的淡淡欢愉。它不同于狂欢,狂欢或许能让你得到一时尽兴,但终归短暂,唯有清欢,方能长久。

我曾以为在这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的城市间是寻不得清欢的,便试着去郊外寻找,以为郊外定是有着“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清幽与宁静,有着“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的淡雅与素洁。哪知进入郊外时却发现游人如织,一眼望去,不见绿水青山,只见泱泱人群。游客挥袖离去,只留一洼脏水,一地垃圾。清欢,去哪里寻找它的影子,它早已被城市、郊外吞噬殆尽。

这不禁让我以为在这世间是寻不得清欢了。直到那日,妈妈带我去看望太婆。太婆当时已经九十多岁了,却还坚持在院里养了一群鸡鸭,笑呵呵地看着鸡鸭抢吃食的样子,“咯咯”“嘎嘎”的声音此起彼伏,也许别人听来只觉吵得心中烦燥,而太婆却总是满脸笑容,仿佛看着自己的孩子在院子里玩耍,眼里满是慈爱与欢喜。虽然是独自住在乡下,却没看出她的孤独,太婆爱与周围的人说说笑笑,坐在门槛上晒晒太阳,直至暮色四合,再慢慢踱回屋内。这种闲适,似乎与陶渊明的“夕露沾我衣”、“鸡鸣桑树颠”异曲同工。

我愣愣地望着阳光下的太婆,太婆的生活正如仓央嘉措《问佛》中说的“笑着面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我似乎尝到了清欢的味道,是澄澈却又带着淡淡烟火味的,我开始明白清欢是不分地点不分时间的,是无需去刻意寻找的,我们以为难得清欢,不过是被这光怪陆离的世界蒙蔽了那颗智慧明心。

我不再徘徊于郊外,而是静伏于案前,品一杯香茗,望着这个世界,看那枝叶飞舞,看那蝴蝶蹁跹,清新的空气并着花香窜入我的鼻际,交缠出别出心裁的清新韵味,使人顿觉处于花径香陌,街上依旧是人来人往,而我却心静若水,享受这“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于我,这便是清欢。

人间有味是清欢。有的人虽食珍馐,却食之无味,有的人虽食清粥,却甘之如饴;有的人虽一生平顺,却难得喜悦,有的人虽一生磨难,却能笑看世事无常;有的人虽处于寂美山林,却夜夜辗转难眠,有的人虽处于车马喧嚣,却能波澜不惊。我想,何谓清欢?那便是“任尔红尘滚滚,我自清风明月”。

真正的清欢,不是走进山村,无欲无求,而是一种平和的心态,淡定的情怀。贾平凹说“人生得也罢,失也罢,悲也罢,喜也罢,最要紧的是心中的一泓清池不能没有月辉”而清欢便是那片月辉,它让你多一份懂得,拥一份坦然。若云淡风轻,就且听风吟;若繁花似锦,就心随花开;若人情凉薄,就守心自暖。清欢无关风景,只源内心。只要心中有清欢,便是身处闹市亦可以在心中修篱种菊。人间之味,莫过清欢。

“人间有味是清欢”,抓不住明月的影,但求留住一颗琥珀的心,静观光阴消逝,细数日月沉浮…… 如此便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