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下的家国变迁 -----------浅析日本电影《东京小屋》

字数 1257阅读 370

短短三十年的岁月,小房子见证着一个民族的潮起潮落,嚣张的军国主义,陷入混战的两难状态,国民经济停滞不前。平井树、时子、多喜聆听着战火的喧嚣,谈论着随性的话题,直到子弹打破了他们宁静的生活。主线跟随时间流动记录着日本人气势由盛转衰,30年光阴使得一个民族产生脱胎换骨的变化,民族价值观念也被赋予新的内涵。

【爱情婚姻线】

三角恋爱是影片其中一个焦点。时子与板仓情投意合,暧昧关系却没有建立婚姻关系,而多喜也爱着板仓。“板仓怎么可能去相亲呢”,单身到老,直至死亡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女主人出轨,与未婚男子发生暧昧关系。女佣多喜对未婚男子的爱恋,使她陷入矛盾状态,为了保护女主人的名声,又想满足自己的爱情欲望。社会婚姻价值观趋向自由,父母之命无法主导他们的恋情,即使结婚,也不意味着钟情到老的职责,而是崇尚自由的婚后恋爱,志趣相投的快感。自由恋爱,破坏着神圣的婚姻,对责任的诋毁,女人将暧昧关系等同于生活的乐趣,逐渐成风,社会婚姻格局的动荡将影响着国家的前程,衍生出诸多国民劣根性。

【战争线】

(历史回望)

1931年九一八事变,中华民族抗日开端

1937年卢沟桥七七事变,南京大屠杀

1945年中华民族抗日胜利,原子弹突袭珍珠港

南京沦陷,东京最后一年热闹,日本人自以为“称霸亚洲”雄心得逞。但随后印度支那长久战、突袭珍珠港给整个民族带来惨痛的损失,大量军力、物力、财力流逝。外面喧闹的世界一点点渗透在小家庭中,平井树的玩具生意大起大落,亏本措不及防。1945年“在那个小小的家也发生了大事”,珍珠港的子弹粉碎了他们的幸福,“连被人勉强地都不知道”,当战争轰轰烈烈地打响,小小的家依旧沉浸在日常生活中,但来自异族意外的袭击突如其来,蔓延向无数个村落。民族的劣根性,在于猖狂之后剩余的懦弱与无能,战争殃及普通市民,只会让一个民族更加堕落。影片用小房子里的悲剧作为结尾,以小见大,用一个家庭的破碎影射社会、民族的悲剧,残酷的军国主义不可以延续,同时战争衍生的经济危机也值得国民反思。

【女佣话语线】

(历史回望)

20世纪30年代  女佣和女主人的地位不相上下,女主人有时会对女佣表示敬仰

20世纪40年代  女佣地位有所下降,话语权减弱

20世纪50-60年代 女佣已经演变为保姆,专职伺候家庭主人,成为主人使唤的对象

21世纪         女佣主人使唤对象+卖萌形象(丑化)

提起“女佣”,理所当然地和保姆挂钩,操持家务,任人使唤的形象,影片着重放映的是女佣曾经的地位,与女主人平起平坐,受人敬仰,“在女佣面前这样发脾气,真丢人呢”“夫妻和睦要靠女佣”,神圣的话语权,与观众的视角形成冲击,影片才能成为一本回忆式的教科书。从“女佣”这个社会小群体着手,由多喜婆婆的回忆口述,透视群体的心理及地位变化。取悦男性,服侍男性,还要遭遇社会歧视,当女仆又一次出现在卡通动漫的荧幕中,被建构的女仆形象已经在国民的心目中定型---被玩弄、刻意卖萌。影像再现着真实世界里女佣受虐待的悲惨遭遇,多喜婆婆含着泪讲述的昔日故事,怀念,惋惜,却也无法挽回缺失的女性话语权。影片将“女佣地位变化”作为附线,意在点明女性话语缺失的国民劣根性,对国人的警醒作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总是想要提笔写写一些无关痛痒的文字,似乎就能得到一些安慰。 常常在想,人生的意义在哪里?我不止地问过自己,可是,每...
  • 从没见过长在树上的柚子 它是这样吗 它不应该是这样吗 早上 我轻轻的走过它的身旁 它纹丝不动,不言不语 傍晚 我匆...
  • nonmutating关键字,一般配合set使用。如 为什么要用nonmutating 在声明值类型的实例为不可变...
  • 我的家乡在河北的唐山,这里一年四季气候分明。俗话说,一方土养一方人,这里的人热情爽朗,生活富足,经历过大地震的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