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叶Diary』《那些离开的少年》•8•我进华府为秋香

“检查……”我咬着笔头,恨不得把整根笔杆子都吞进肚子里去,说不定就能写出2000字的检查了!

我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金天俊用右手支着脑袋,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嘴角是一抹不可言说的笑。

检查!检查!检查!

2000字!2000字!2000字!

我感觉脑袋里除了这些关键词,根本想不出其他语句填充到那莫名其妙的检查里。写检查的目的是什么?让我好好和秋一飞在一起?还是让我以后再也不要和秋一飞来往?天哪!班主任的意思我都没理解透,还些什么检查!

越想越烦躁,干脆将笔杆子狠狠扔在桌上,“不干了!”

“小叶妹妹,”金天俊顿了顿,“想不想听吉他?”

“不想……”我悻悻地回答。

首先,我不想让秋一飞误会。

第二,我的时间必须用来完成检查。

第三,其实我还是挺想听吉他的旋律的……

“不好意思,我中文不太好。你应该是同意了,那我就去拿吉他!”金天俊不由分说地已经向教室后方走了去,忽地抱出来一个黑色吉他盒。

what……

仗着自己中韩混血就装听不懂否定语句啊!

而且……门卫真的都不但能这个庞然大物的吉他盒里,是一把机关枪吗?

你大爷的。

“咳咳……”金天俊将凳子挪在了教室的过道上,冲我一脸深情款款,“小叶妹妹,满足你的小心愿。我要告诉你,我,金天俊,为了你什么都可以的!……I'm so sorry but I love you #$%&*……”

韩文我就打不出来了。

但我听的出,是前段时间我常哼起的big bang的《谎言》。

金天俊果然还是个有音乐天分的男生,这首加入电音的商业曲目,在他慢节奏的弹拨下,竟然成了一首悲伤的小情歌。简直比权志龙的钢琴独奏还要惊艳!比郑成河的吉他还要悦耳!

我沉浸了一小会儿,忽然想起了秋一飞,便板起脸来,起身落座在秋一飞的旁边。

秋一飞果然双拳紧握,牙齿仿佛“咯吱”地摩擦出了声音。

“秋一飞~”我的声音不自觉地嗲了起来,“你说,班主任让我写检查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呀?”

“I'm so sorry but I love you——I'm so sorry but I love you——I'm so sorry but I love you——”金天俊的声音依旧凉凉地唱着,心里莫名有点触动。

转头看向秋一飞,他刷刷地写着什么,眉头紧促,也不答话。

完了,又生气了。

正在我想不出怎样安慰秋一飞的时候,偏偏尹欣欣又奇迹般地走进了教室。

一身仿佛春天的香水味,校服领子被扯在一边,露出里面的一字肩亮片小内搭。阳光射进教室,她胸前的小亮片闪了五彩的光晕,像是环绕在身边的五彩仙气。这副模样,自然在教室里又引起了一阵骚动。

尹欣欣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暴躁,她镇定地瞟了一眼后方——面对空座位弹吉他的金天俊,又邪魅地笑看着冷脸的秋一飞和手足无措的我。

尹欣欣妖娆地将双手环在胸前,“哼”了一声。腰肢一扭一扭,向着金天俊的方向,迈起了猫步。

曲子已经唱完,金天俊却依旧抱着吉他不肯松手,低头不知在干什么。

“天俊欧巴~”尹欣欣的双手自然而然地环在了金天俊的脖子上,蓬松的大卷发散在金天俊的耳边,向金天俊耳语着什么。

只看到金天俊一副吃惊的模样,尹欣欣已经将脸贴了上去。

什么?!他俩在接吻吗?

我“嗖”地一声站了起来。

秋一飞冷眼瞄了我一眼,凭着周围的哨声和起哄声大约也猜出发生了什么。他一把将我拽了下来,右手按着我的脖子,将额头紧紧贴在我的额头上。一副恨不得吃了我的模样。他的呼吸像是就要饿昏的困兽,终于看到了猎物。一呼一吸间,凌厉的杀气。

“唐小叶,你是吃醋了吗?”他每一个字,都像是从齿间挤出,吃力而又可怕。

“我……”每每这样看着他,我内心除了害怕他会离去,还有那么多兴奋的情绪在。我喜欢的人,我喜欢的秋一飞,他正因为吃醋而与我零距离地贴着!就像新婚燕尔的夫妻,丈夫小情绪犯了需要妻子哄。

可是,我这样一开心,又紧张了起来。一句话也说不出。

我不由自主地重复着,“我……”

不行,一定要说点什么才好啊!

秋一飞忽然狠狠吻住了我,只是一秒,甚至没有人看到。但是却好像拼尽了全力,我的脸仿佛在那一刻,完完全全融进了他的头骨里。他的颧骨、他的鼻骨、他的眼窝……在那一秒中,像是侵略者一般,扫荡了我的心灵。

有人说,初吻是闪着星光的甜蜜味道。

我的初吻,却是这样出其不意,而又略带一丝悲伤。

秋一飞坐直了身体,两只手已经放回了课桌上,只留我一个人还保持着被吻的姿势,涨红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写完了,”秋一飞将一叠纸摔在我手里,“回去抄一遍就好,一个字不许错!……还有,把今天这个当做初吻……”说完,秋一飞竟然害羞地看了我一眼。

“这个就是初吻啊!上次金天俊只亲到了我的脸。”我脱口而出。

天知道这么害臊的话,我是如何一气呵成说完的。

秋一飞愣了一秒,转而迅速地捂住了我的嘴巴,“唐小叶,你是蠢吗?这种话能不能小点声?”

我默默点点头。

低头,看向那篇检查。

这是秋一飞第二次帮我写检查。

他的开头是:“唐伯虎说,‘我进华府为秋香。’当时不知为何会流传这样的典故,只以为是民间对爱情的艳羡。可是,秋一飞说,这个典故是为后人而铺垫,愿后人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一对后人,一个叫唐小叶,一个叫秋一飞。……”

天哪!“秋一飞,这……”我指着第一段那颇为突破学校底线的情诗,脸红地已然不知道该怎样继续说下去。

秋一飞轻轻揉了揉我额前的碎发,“抄一遍,一个字不许差。”语气温柔,却又不可反驳的命令式口吻。


忽地,我瞟见一个人影。

再熟悉不过了,那是班主任!就站在门口,站在阳光下。

“尹欣欣,写检查!2000字!金天俊念!”班主任呵斥道,然后指了指我和秋一飞,“你们这一对,和他们这一对,这周五班会一起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