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们这样“穷游”张家界

文/sgasun

图片发自简书App

翻开装满旧相片的影集,旧照片让以前岁月里的许多记忆复活,让眼眶湿润。

一张照片让我和“阿啦啦”那次终身难忘的穷游张家界之旅,清晰地从记忆深处浮现,令我的神思再一次踏上那次旅途。

上路,在路上。

那年是81年暑假8月份。暑假我们约好去张家界旅游,散心。

那时候的张家界刚刚被发现不久,香港一位叫陈复礼的摄影家一头撞进这藏在深山人未识的奇境,而后发表出来的摄影作品一举惊天下。从此,“张家界”被揭开神秘面纱,张家界三个字炙手可热,价值无限。

那时,通往景区旅游基本设施都刚开始建设。没有所谓“资本”的插手,也没有什么专业旅游策划人。一切都是政府旅游部门管理开发。一条土路也刚刚修通。开往景区的旅游车一天也就两班。游客并不多。一是因为那个时代国人旅游作为生活方式的概念尚未形成,二是那时人们的收入非常有限,无额外资金支撑旅游这一花钱方式。

那时候更没有现在的户外旅游爱好者比较专业的称呼“驴友”这个词。所以这么看来,我俩真的算得上是“骨灰级驴友”,老前辈了。但是我俩没有一点现代旅游知识,真可以算得上是最“无知无畏者”了。

我俩各带了一个挎包,我的是新买的,橘色的方形单肩背包,人造革的。身上一身短打,短袖体恤,牛仔裤,脚上一双塑料拖鞋,头上一顶草帽。就像是兄弟二人。而我倆刚好同名不同姓。

我们从吉首出发,是第一次去张家界,那时候叫大庸市,属于湘西的一个县级市,就是因了“张家界”三个字的旅游品牌价值,才不惜去掉人们熟知了熟用了几十年的县城名而改用一个偏僻小山寨名,在当时这是很有前瞻性的。至于后来许多靠近著名旅游景区的某些市县纷纷向国务院申请要用旅游景区名替换县市名的做法,不过跟风效仿而已。

我们并不知道路线。坐火车晃荡了几个小时,到大庸火车站,才知道还得要坐汽车进大庸县城,然后到汽车站问有没有去张家界的车。

我们在大庸的一家招待所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早的就去汽车站找汽车。但是,那段时间由于下大雨,往张家界的一段土路塌方,汽车过不去了,已经取消。

得知消息,我记得我们当时几乎没怎么商量,就说,那就走路吧。也没问清楚从县城到张家界究竟有多少公里路,就上路了。年轻多好。

从早上大概九点多出发,我们沿着那条新修的通往张家界的公路一路前行。半路上看到公路边的住户人家,依然是一片山野农村景色,路边的小吃店、百货店都不多。我们包里买的有水和饼干。


图片发自简书App

脚上就一双拖鞋 哦。而且是没有后跟的。就这样,旅游?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路途上看到许多修路工人还在筑路。走了很久以后,向一些路人问了一下距离,才知道从城里到张家界是大约73里路。

下午四点钟左右,在我们爬过几个山头,转过几个陡坡,越过公路塌方的地方以后,当一片森林和陡然高耸入云的奇山,以及森林中的一些低矮灰瓦建的房屋突然映入眼帘时,我们心想:总算到目的地了。

近了才知道,那不过是张家界森林林场,要看风景,还得要上黄狮寨,腰子寨,金鞭溪......

我俩一商量,竟然决定接着爬山,先上黄狮寨再说。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走就走,趁着体力尚存,心气未衰。一定要先到达目的地才罢休。从山脚到黄狮寨山顶,我俩又慢慢沿着山路爬黄狮寨,一路还不时地拍照,那时候几乎没什么游客,满山就我们两。

那天,山里的雾气非常浓,远近都是白茫茫的。云雾缭绕,时不时凝结成雨滴下落。陡峭奇丽的山峰在雾里时隐时现,崖壁上的虬松或直立或攀附,无不傲迎风霜雨雪,郁郁葱葱。站在它们面前,感叹自然的鬼斧神功!人之渺小。

我们就带了海鸥的120方框式取景相机,带摇把的,每照完一张要记住往后摇胶片。那时候照相机一筒胶片能照12张相。底片的规格也是正方形的。

最后到达山顶时,已经是夜幕降临。山顶有一家非常简易的客栈,都不能叫饭店。就在如今的索道缆车到达山顶那个地方不远,几年前带广东朋友重游张家界,坐缆车上去的,我依稀能找到当年那家饭店的影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客栈里只有一个中年男人,大概是守店的,他说什么吃的都没有了。找了半天,才找到点面条。我们就吃了那点既没有油也没有佐料的光头面,只有盐味。条件十分简陋,也不卫生。

我们晚上就睡在楼上,山上也没有电灯,用的是马灯。山上的夜,真的是黑,黑得像浓浓的墨汁,化都化不开。

山上也很冷,我们都是穿的短袖单裤。半夜,下起雨来。雨点刷刷刷敲打着青瓦,离我睡的床很近。我被惊醒。

我至今想起那种阁楼上,在伸手可及的青瓦下听雨声的情景,依然感到美的动人心魄。

我们床上都盖了两床棉被,很暖和。真正的拥被听雨啊!湘西的木楼民房楼上青瓦之间都铺的有明瓦,白天用来采光的。我们被打在瓦上的雨声惊醒,透过明瓦,望着漆黑的夜空里有几颗星星闪亮。

当然,除了被雨声惊醒,半夜里被惊醒次数最多的还是下面厨房里的老鼠,老鼠在厨房跑来跑去,把碗弄的稀里哗啦作响,声音大的出奇。

后来,我只要一翻身,就听到有一大群老鼠从床边跑开的声音,我用手电一照,不禁大吃一惊,我发现我放在地板上的新包已经被老鼠咬出一个大洞,里面的饼干已经被吃了不少。

我急忙爬起来,心里那个痛啊!我的新包哦!没时间哭泣,更没时间找老鼠算账。我于是只好将饼干全拿出来,放在地板上,仍由他们去吃。只求他们不要吃了我的新包,后来回到家里修理这个包都花了将近两块钱!那时候两块钱很值钱的哦,够买一本书了。

第二天起来,就在整个山顶游览,上面第一张和下面这张照片就是黄狮寨顶上“摘星台”照的。用的是自拍,放在地上拍的,找不到游人能帮我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摘星台上没摘到星星,领略了日出的壮美。在黄狮寨顶游历完整个景色之后,沿另一条路下山,沿途在每个景点停留,照相,“金龟探海”啊、“天书宝匣”啊,能拍得都拍了,能看的都看了。

最后回到山脚下,在森林农场招待所找了个住处,但是服务员说收钱的人没来,要我们先住进去,等她(他)来了再来收钱。

我们放好东西,就去金鞭溪玩,边照相,边玩水。还坐在溪边的大石头上,手持一根竹子,煞有介事的摆一副“姜太公钓鱼”姿势。

别说,后来洗出来的照片根本看不出来有没有钓线,看见的人都真以为我们在钓鱼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晚上,我倆还在森林农场的一间小房子里看了场小荧幕电影《逆光》,我记得非常清楚,因为喜欢这部电影,当时是郭凯敏演的,题材也是我喜欢。在学校里已经看过几回了。坐在许多林场职工当中,看这么一部小银幕电影,这一生也就这一回!

对了,看电影之前,我们又去找过给我们开房的那个服务员,问收钱的人来了没。她还是说没来。但是她又不能收。我们只好看电影去了,看完电影后,就回房睡觉了。一直没人来收钱。

第二天一早,我们本来准备继续用两条腿走出景区,走回城里去的。但是,在餐厅吃早餐的时候,听说他们食堂买菜的小车要下城里去买菜,小车可以通过塌方那个路段。于是,我俩爬上后车厢,搭上买菜的顺风车,回到了城里。

后来才想起,昨晚住了一晚上的住宿费还没给呢。

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欠着张家界林场招待所一晚上的住宿费呢。钱数现在看来就不多,每人5元!一共10元钱的住宿费。但是在那时候5元钱可也真算得上值钱哦。

我甚至依然在想当初接待我俩的那个服务员。她真是个好人。总是温温和和的,笑意盈盈的。对人充满信任。这样的人应该有个幸福的生活的。

感激她,并祝愿她。让我的第一次张家界之旅成为一次难忘之行。因为他,她,总让我对生活带一份感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