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里的爱情是什么模样?

01

突然得知下个月初,有一门考试,不得不找出蒙了尘的书,装装样子翻一下。

看到“进化心理学对择偶偏好的性别差异进行了解释”这一行压根就不会作为考点的小字时, 原本昏昏欲睡的我竟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其实后面的内容不过是老生常谈:

男性一般愿意选择年轻漂亮的女性——年龄是反映女性繁殖能力的最有力指标,而漂亮意味着好基因;

女性更倾向于选择有能力、经济条件好的男性——为了给自己和后代一个安全和物质充裕的环境。

如此赤裸裸的表述,恍惚间,以为自己是在看《动物世界》。

比较而言,Ayawawa用MV(mate value伴侣价值)来表述,尽管很功利,却是要温情脉脉多了。

忘了MV是什么的小伙伴请点击《不管别人的爱情观市侩不市侩,这件事都该去做》。

作为灵长类动物的一种,人类自然有其animal(动物)的一面。

但,人类毕竟是进化过了的,毕竟区别于一般的灵长类。

比如,爱情。

02

写到这里,突然没那么有底气。

因为,人类珍视爱情、无愧于爱情的似乎并不多见,反倒是动物界的爱情,常常让人闻之感动,唏嘘落泪。

如此说来,人类的爱情未必就比动物界要高贵多少。

唯一让人欣慰的是,人类留下了许多美丽动人、可歌可泣的爱情传说。

小时候的我,除了喜欢看书,还有一大爱好,就是听故事,总是缠着别人讲故事,或许是因为书籍有限的缘故。

记忆中,有个远房伯母特别会讲故事;奶奶和爸爸为了敷衍我,偶尔也会把他们仅有的几个故事,翻来覆去讲一遍。

奇怪的是,那些故事,我统统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唯独妈妈给我讲的《孟姜女》和《化蝶》,一直停留在记忆里。

关于爱情,我竟然首先是从这两个悲催的故事里听来的。

好好的一对情深意笃的人儿,活生生被现实无情拆散!

哭死在城墙边上的孟姜女,以及坟头化作蝴蝶的祝英台,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长大后发现,其实这两个故事还是颇具浪漫主义色彩的。至少那一段段被哭倒的城墙,还有那成双成对的蝴蝶,都还是美好的。

至少,故事里的爱情,都是真挚的,深厚的,唯一的。

现实中的爱情,要纷繁复杂、残酷得多,有时甚至分不清,哪些是苟且,哪些是爱情。

如此说来,《孟姜女》和《化蝶》还算不上爱情里的悲剧。

现代有些人对爱情的践踏,比如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最近却大红大紫的刘洲成,可真是要不留情面得多了。

03

不由得想起前阵子,把家事闹得全网皆知的琼瑶奶奶,无数人心目中的“言情教母”。

年近80的人了,还在向失智(老年痴呆)的90岁的丈夫平鑫涛索爱,还在一次又一次地问:“你爱不爱我?”

多少人看到这一段时,哑然失笑:都80岁了,还整天爱不爱的,真把人生当戏演了?

而我,在看到这一段时,才由衷地对她生出几分敬意来。

“爱情不分年龄”,“没有爱的人生是没有黎明的长夜”......关于爱情的名人名言简直三天三夜说不完。

然而,事实上呢?绝大多数人都认为爱情是“长大之前的奢侈品”,是不成熟的人专属的玩意儿。

人间烟火里不需要爱情,老夫老妻了不需要爱情,人老珠黄了不需要爱情,为五斗米折腰了不需要爱情,被所爱之人伤得体无完肤了不再相信爱情......

又有几个人,敢在80岁的时候,如此堂而皇之、理直气壮地谈论爱情?!

她这一生,名与利,荣华与富贵,哀与乐,诋毁与赞誉,该经历的也都经历了。

在耄耋的年纪,还在为爱情烦恼,或许是出于她那颗经打经摔、永恒不灭的“少女心”,或许是由于这么多年来平鑫涛先生的呵护备至。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琼瑶都是幸福的,并非如她失意时所说的“一败涂地”。

因为她心里,拥有真正的爱情。

以前认为她写的爱情故事太过浮夸,太不接地气,如今倒认为,她至少是表里如一的。只是,红尘里的平凡女子,鲜有人能有这样的福气。

反倒是上次看张小娴做客《朗读者》,颇有几分吃惊。

当董卿问起怎样看待爱情时,写过60部全都是关于爱情的书的她,说在她的心里,爱情从来都不是人生的全部,甚至也不是人生的重要部分。

“爱情”几乎成为了她的事业,但是对于爱情,她才是一个真正的悲观者。

人类的爱情,现实生活里难寻,还是故事里一抓一大把啊。

只是,这爱情故事,太写实了,难看;太浪漫了,也是祸害。

我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写不出什么唯美、浪漫的爱情故事了。

还是当一名吃瓜群众,来得更轻松些。

.�ô{�s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