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剧‖艺术与生活

(王富和李贫登场)

李:来源于生活,同时又高于生活的,是什么?

王:当然是钱。

李:钱?

王:你想啊,钱不是从生活中来的,同时又高于生活的吗?古人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那麻烦你能告诉我一下,这是哪位古人云出来的?

王:这个你不用管了,总之现在这就是我云的。

李:拜金主义!

王:“拜金”?我承认我家是有些小钱,但还从来没给金子拜过年呢!财神爷我家倒真不少,足够开一个财神爷专卖店了,但这可是财神爷呀!卖了它不就等于卖运气吗?——哎呀!今天怎么说这样的糊涂话,真是见鬼了!

李:说谁是鬼呢?

王:我没说你,我说今天是见鬼了。

李:你今天除了见过我,还见过别人吗?

王:见过你媳妇儿,你妈,你舅。哦,对了,还有你爸,他还给我递了一根烟......

李:好小子,咒我全家,一个都没放过啊!你再说一声试试!

王:你怎么生气了,刚刚不正说拜金吗?我倒真想给我家财神爷的脸上贴点金子,但这年头,金子太贵,我家的财神爷又太多。一个没顾好,其它的财神爷就要说我偏心。惹怒了财神爷,那不是和钱过不去吗?

李:真是三句话离不开钱,你掉钱眼儿里了?你家有那么多财神吗?

王:这话说的,掉钱眼儿里,那还出得来吗?你不知道吗?我家几乎所有家具都和财神脱不了关系,不然我怎么会这么有钱,是吧。我家的电饭锅,按照金元宝的模样做的;我家的洗衣机,按照标准的财神爷的尺寸高度来定做的;还有我家电视,卧室,房子......

李:你等会儿,你家的房子也是按照财神爷的标准做的?

王:你傻呀!房子按照这样的标准做,那还能住人吗?房子按照财神爷的岁数来作为房屋的高度,这叫“财比神高”。

李:你还知道财神多少岁数呢!

王:当然了,一看你就是书都少了。《封神演义》中,比干不就是财神吗?而那个时候是大周朝早期,虽然不知他具体活了多少岁,但按照有加无减,凑吉祥数的法则,怎么错得了呢!

李:大周朝距今至少俩千三千余年,你家的房子有那么高吗?

王:说你笨你不相信。现在国家喜欢打苍蝇,我能触那个眉头吗?加小数点不就把高度降下来了吗?

李:那还是不对呀。我去你家看过,当时你家里的家具是让我感到奇怪,但我也没看出什么财神的模样啊?

王:要是被人看出来了,那还了得!

李:那也是。不过你刚刚说,几乎所有的家具都和财神有关系,哪还有哪些没关系呢?

王:废水槽不能。我们家不要的东西,也不能推给别人呢!中国是有句老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李:哟!这么有文化,还知道孔子呢!

王:连孔子都不知道,我不成土豪了吗?

李:那还行。

王:说起孔子,我还真佩服他。

李:那是,中国第一圣人嘛!

王:何止啊!他还是历史上有名的百万富翁呢!

李:孔子?百万富翁?

王:看来不是我没文化啊!

李:你说清楚点?

王:话说吴越争霸,孔子助越国伐吴,以叁仟越甲把吴国给灭了,最后他功成身退,成为百万富翁......

李:你等会儿,我怎么听说这人不是孔子,他姓范吧?

王:什么“饭”呐!哦,你想吃饭了是吧!行,上我家吃去,正好你媳妇儿在我屋里。

李:你,你——呸!禽兽!

王:什么呀,你想哪儿去了!今天我媳妇想学刺绣,想让你家夫人做一回“教书先生”,就这样我今早就去了你家......

李:那你得说清楚啊!

王:我不正解释吗!

李:好了好了,刚刚那事,那位应该叫范蠡,范大夫吧。

王:“饭什么......饭粒”,还是想着吃饭呢!

李:行了行了,刚刚夸了你一下,又被打回原形了。

王:什么“打回原形”啊!我拿你当兄弟,你把我当妖精啊!你以为你整天拿着钉耙去干活,自己就是天蓬元帅啊!也不照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的东西!

李:行行行,我不跟你说了。喝酒去吧,我请客!

王:这还差不多!我早就知道你饿了,有什么瞒得过我。

李:行了,走吧。

王:真去啊,那怎么好意思呢。呵呵。

李: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吗?

王:哈哈,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王,李二人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