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3):KK和7700

字数 2854阅读 2249
b8b73ba1jw1eqa05zrvc2j20ow0rswhu.jpg

KK是我工作过程中认识的姑娘,当时好像是老板让我找培训机构做公司内训,于是在寻找过程中就认识了KK。

KK属于我当时特别不喜欢的那类姑娘,生意八字没一撇开始给你算钱。和你面对面一起谈事情时,会不停用手拍你一下勾搭一下,如果她哪天生意赚了点钱,她会特别特别高兴,外露地高兴。简单写下背景,KK从大学开始后,就没有帮公司打过工,一直单干,因为家境贫穷,而自己做当然是来钱最快的方式。而当年的我,是无知无畏文艺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娘,就是这样两个极端相反的姑娘因为工作就认识了,当时心里太讨厌KK,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分不清楚是讨厌?还是嫉妒?

但KK似乎对我特别友好,有事没事都找我玩。我再文艺再不食人间烟火那我也是能感觉到对方是不是真的对我友好,因为当时明确告诉她我们公司不会有生意给你。但她还是会邀请你一起玩,唱K逛街或者吃吴江路路边摊...终于有一天,我和她一起搭地铁回家,坐着等车。我问她:你为什么老喜欢找我玩?从这个问题开始聊,眼见着一班又一班的地铁开过去,我们就聊到末班车都开光了。她从她的高中开始说起,父母下岗,杨浦区的平房里长大,考进大学后为补贴家用,开始打工,做家教、做销售打零工。最后说,为什么我喜欢找你玩,因为你身上有我不可能有的东西。我知道这句话是真的。

我当时的回答是:可我更羡慕你,那么强的独立能力。现在回想,无异于在人家觉得自卑的地方再洒一把盐。但从那次对话以后,我似乎再也那么讨厌KK,我以为我对她更多了一份理解,我们的友谊更稳固一些了。也是自那以后,我们从此知道了对方的一些禁区,她出去要讨价还价谈生意的事儿从来不叫我,我要装逼装文艺的时候也从来不会邀请她,我们达成了一种默契。但有些细节现在想来挺敬佩她的,比如我和她一起理发,她因为白天工作太累,理着理着就睡着了;比如一起短途旅行,坐在大巴上,她还在计算培训成本,并未开自己的公司做准备。她做这些的时候我则保持沉默。有时候她谈下一笔生意,会得意炫耀:“我赚了一台电视机的钱、一只冰箱的钱、两台空调的钱!”

虽然我时常对她蝇头小利式的炫耀挺不屑,但我能理解亦可尊重。但我从心底开始尊重KK,是要从09年经济危机开始。09年的经济危机有多恐怖我也不再赘述,我找不到工作,而她的生意小本买卖依然艰难继续,我在生活中有困难第一个想起的是老公,第二个是爸爸,然后是至亲好友,但怎么想也不会想到KK。有一天她找我出来下午茶,说,你过来帮我吧,做marketing。即便曾经我看不上的人,但这个人愿意在你最为困难的时候帮你一把,而她也需要你帮忙,那么就签合同。后来我实际帮到他们的也不算多,做了个网站弄了一些宣传册这样子,再后来我找到了正式工作后,就结束和KK的合作。

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她工资一分不少的给了我。那次以后,我和她的友谊好比君子之交,不常联系,但互相心底都有对方。后来有一次她再约我一起下午茶,那时候她的第二个儿子已经出生了。面对面坐下来的气场和过去“为赚得一台冰箱而欢呼”的气场已经完全不同。她说她把培训生意关了,她先生继续做着自己的公司,而她全身而退做全职主妇。前两天我从微信朋友圈里看到她po的照片,搬了新房子,装修一新,两个健康阳光的儿子,全家福照片...你们会不会体会我看到这些照片那一刻的感受?我想说:终于被KK熬出来了!

我只是看着这些照片,但没有贸然评论,话语都很浅。我们从04年,我22岁,她23岁认识,我见证了她怎么样一步一步从手工作坊到租办公楼开公司,又怎么样在一个女人该转身的时候,相夫教子的全过程。而我对KK则是从不屑、到理解尊重、到敬佩祝福的心理转化过程。我曾和爸爸说起过KK,当年我爸说:KK虽然出身普通,但她是有文化的。KK的感情经历相比她的“事业奋斗史”算不得什么。但是我婚礼当天她和她先生都来了,我化妆她帮我监督化妆师,水瓶男上门她帮我堵门,我走红毯她帮我撒花瓣,现在回想起来,她一直有在作为朋友来帮我。09年她婚礼当天办得华丽又气派,她把她结婚照一张张发邮件给我看,我说拍得真好。我想祝福你。KK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接下来写7700。如果把7700和KK放在一起,我更喜欢KK。怎么讲呢,7700是属于很早熟很聪明很漂亮的姑娘,名校毕业海龟背景。她一早就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然后非常明白如何利用这些优势获取她需要的东西,KK的长相其实也很清秀,但她更为脚踏实地,勤勤恳恳一分钱一分钱的赚。和7700认识,是因为同属一家集团公司的不同业务部门。上海是小的,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当你在一个社交圈的时候,A认识B认识C认识你,就并不稀奇。但我以为即便同一个公司,但我清楚我和7700不是一类人,直到有天在我亲戚家吃饭,她打电话给我亲戚,挂完后,我亲戚问7700是你们中信泰富办公的吧,然后就窜连了...

7700有天下班通过MSN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我问还有谁?她说我亲戚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她觉得一个人有点尴尬,于是想到我。那年我24岁,听到有好吃的,还有人看就说好呀,当时我电话父亲说不回家吃饭,父亲听完整件事情自然胸闷到不行,但24岁是什么年纪?怎会明白父亲叹气背后的无奈?然后我就见证了顿史上最奇葩相亲餐。整顿饭没谈别的,光探讨纬度和经度影响地球气温的高端问题了。那顿奇葩相亲餐后,我和7700就不怎么联系了,一直到我结婚前夕,她突然直接给我电话说,你得请我参加婚礼,不然我会不开心的。我婚礼当天她准时出席,虽然作为新娘子的我很忙,但仍然被我注意到细节,大家都鼓掌的时候她不鼓掌,大家都笑的时候她从来不笑,最后第二场仪式还没开始她就悄悄离开。自那以后,我觉得我和7700再也不会联系。

结婚后,我搬进江苏路的屋子,被她知道了,而且发现当时两家住得特别近。又一次,她可以毫无预兆没有铺垫,直接给我电话说,我过来看看。绝交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顿在我家的午餐后。有客人来,我会准备午饭,7700从吃到我做的饭菜开始,和我进行了毁灭性的对话。她说你做菜太难吃了,她说你长得不好看,她说你性格那么不好,水瓶男(我家杨先生)看上你哪点了?怎么会娶的你?总而言之就是,除了水瓶男,不会有第二个男人会娶我了。我当时保持了够好的涵养,听她把所有毁灭性的的对话讲完,送她出门,自此后,7700彻底消失在我的联络人名单里。

之所以要记录她,是身边从来没有哪一个朋友能对我说那么直接露骨真实的话。我和7700的友情有段时间很纠结,当年的社交圈和她有不少交集。有一次同事问我,你和她私底下也是好朋友吗?我说算是认识而已。同事忠告:你离她远一点。可是年轻时总是对看起来复杂又有魅力的人特别有好奇心,甚至从某种程度我一度羡慕7700,肤浅地羡慕她表面的漂亮优雅聪明,与为了达成目的的不择手段。

经年后,在自己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我变得不再轻易地讨厌一个人,轻易地羡慕一个人,判断一个人的种种因素,变得不再黑白分明。后来我从朋友的朋友中也了解了7700生活里的种种不如意,虽然早已不是朋友,但亦可以理解她当时的为人处世。

我还是喜欢和KK保持着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友谊,即便如今大家忙得没有时间见面。高质量的友谊是我们知道彼此界限,不越庖代厨,也不挖心掏肺,相见亦好,也亦无事,不会动辄把自己的三观强加于你,有友谊更有尊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