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深,感情真。

丧尸片里总是要出现一句台词,总是那一位倒霉的朋友,我们很喜欢的那一位朋友,被感染了。
在难以置信的沉痛气氛中,被感染的朋友必须是最淡定的那个。

脚踩生死悬崖的分界线,被感染的朋友发出壮烈、坚毅并渗透着帅气的声音:
我宁愿死,也不想变成怪物。

这是最俗的套路,牺牲真情,换取泪水。
每一次看到,心里都在山呼“好大一份狗血”。
转念又想,如果这狗血没出现,那这部丧尸片,也蛮空虚的。

没有狗血的感情算个什么。
如果不被套路套中,看片的人,又算什么真心人。
真心人都蠢得要命。
人只要开始释放真心,就会开始显得很蠢。

这真是吸毒般的心态:不旁若无人地认真嗨大,还玩个屁。
不矫情烂俗地全情投入,不深陷愚蠢与伤害,还爱个屁。
这种毒品,死到临头,也认不清。

我宁愿死,也不想变成怪物。
即使看一万次,再看一次,也还是感动的。
这句话是人的本能。
求生,在被感染的朋友心里,不是生命在延续,是生命立刻可以结束。

这时候,一定又有一个硬心肠,冷血人,
扣下了扳机,落下了铁棍,伸直了刀子。
又是套路,蠢得可以。
但是他会说,我是对的。
是的我们蠢而正确,狗血而新颖,每一次都蠢得那么新颖。
至于谁爱聪明,谁聪明去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