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一个在真实人性中摸爬滚打的千古骂名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

          ——赫尔曼·黑塞《德米安》



世人道伦理道德,世俗轮廓,自由求所。

却少有人以心体味,爱的透彻,追求彻底的自我。

说起潘金莲,可谓家喻户晓,甚至可以说是臭名昭著的连锁推销式效应的产物。

因为中国四大名著的魅力实在不可招架,而潘金莲作为四大名著之一《水浒传》中的代表人物。

在《金瓶梅》中被延续,其地位只是被提及,从未被超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几百年来,风雨未冲刷掉时代在她身上的烙印,也未剥落她的斑驳。

她的存在是真实人性的具体体现。

在历史的洪流中,她不是英雄,无关枭雄,唯一被记得的只是骂名。

好像所有人只要提及她,如果不骂上两句就对不起历史,对不起她一样。

叶思芬老师在品读《金瓶梅》时,把潘金莲喻男权里的曹操。

可曹操百年以枭雄独居历史一隅,有人赏有人唾。

潘金莲则被定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单一的饱受众人的口舌相讥。

然而人非生来自带污浊光环,潘金莲也曾是天真单纯的邻家女孩。

1.

儿时生在南门小康之家,父疼母爱。

家中排第六,称六姐。

性格纯良,裹一双性感小脚,故小名唤金莲。

虽为市井之人,非宦官小姐,大家闺秀,却有引以为傲的美貌。

九岁父亡,母亲潘姥姥日子过不下去,将她卖到王招宣府。

在王招宣府的六年,她学会了梳流行的发髻,穿时尚的衣服。

也善于描鸾刺绣,品竹弹丝。

尤精一曲扣人心弦的琵琶弹唱。

如此多才多艺,却沦落无奈。

六载青春匆匆而逝,豆蔻之美越发动人。

后来,王招宣死了。

潘姥姥几经波折,把潘金莲弄了出来,转手又卖给了张大户。

此时,她没有任何选择,也无权选择自己的命运。


图片发自简书App

2.

与潘金莲同时卖到张家的还有一个叫白玉莲的姑娘,不久便去世了。

这个白玉莲的出现,与潘金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世间莲有无数,唯白莲可出淤泥而不染。

一旦莲被赋予色彩,什么金莲,红莲,也就被不同以往的意义。

成为欲望与诱惑的诠释色。

白玉莲纯洁而来,质洁而返。

命运虽简短,人生亦纯粹。

不像潘金莲留存于世,却终逃不过沉沦污浊生活的沼泽。越陷越深,画地为牢,窒息而终。

3.


卖到张大户家后,张大户觊觎她的美貌。

在六十多岁收用了十八岁的潘金莲。

此刻,未经世事的潘金莲有自己坚持的骄傲。

虽身份卑微,面对感情也不愿将就。

她知道面前的人不是自己所爱的人。

她用反抗将自己的骄傲安放。

但同时也用这种反抗陪葬了她的余生。

然而这份骄傲并没有安放多久。

就身不由己的被怀恨在心的张大户,无偿嫁给了"矮矬穷"的武大郎。

虽为武大郎的妻,两人之间却没有任何夫妻感情。

一个被迫,一个无感。

为什么说武大无感呢?

因为张大户虽将潘金莲送给了武大,可还是会早晚去看觑。

武大见了并不阻拦,而是云淡风轻的出门卖饼。

只因张大户对他免费提供住所,外加经济补助。

在利益和尊严发生冲突时,武大选择了前者。


图片发自简书App

4.

可是没多久,张大户多症并发,离世。

其妻余氏将她们赶出张府。

离开时,潘金莲拿出首饰,要武大用钱寻住所。

潘金莲本是不爱财,也不懂用钱为自己谋出路。

如此大度的潘金莲着实让人刮目相看。

不觉生出几分怜悯。

都说提钱伤感情,可是不提钱就不伤感情吗?

男女之间若没有了金钱利益的纠葛,难道真的会变得纯粹吗?

由潘金莲最终的结局来看,事实并非如此。

5.

潘金莲的命运从离开张府,委身武大的那一刻。

开始有了清晰的轮廓。

她不再是有钱有势之人的玩物。

武大妻的身份给了她相对的自由。

即使嫁与武大是别无选择的被逼无奈。

但暂时的安稳还是成了她表面的安抚剂。

如果不是武松的到来。

也许潘金莲有可能就怀抱一份安稳过完她无趣的一生。

可是,武松出现了。

并且轻而易举的打乱了潘金莲死寂无望的生活。

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一旦有了对比。

伤害就如腐烂的伤口,没有了愈合的可能。

高大威猛的武松动摇了潘金莲被迫尘封的心。

二十五岁的潘金莲瞥见武松的第一眼。

心中浮现的第一个词是姻缘,不是欲望,纠缠。

二十八岁的武松看到潘金莲的第一眼。

心中所感不是厌恶,而是妩媚。

6.

伦理上本是叔嫂的两人。

嫂嫂直接跨越丈夫,宛如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对叔叔一见钟情。

叔叔则自动屏蔽家庭伦理,看穿嫂嫂内敛的妩媚。

可见在潘金莲心底深处,武大自始至终都与夫君这个词毫无关系。

所以,潘金莲忘却了自己有夫之妇的身份。

向武松发起猛烈的进攻,开启了旁人眼中不予理解的自我放荡模式。

谁知,懂女人却不爱女人的武二,在潘金莲最后攻势的前一秒。

伦理战胜欲望,断然拒绝了潘金莲。

还口出恶言"我武二认得是嫂嫂,拳头可不认得是嫂嫂"。

一句短短几个字,字字戳进潘金莲的心。

这让一向骄傲的潘金莲顿时失去原本虚弱的自尊,挫败感与无力感一下砸蒙了这个一心追爱的女子。

武松在转身的瞬间恢复打虎英雄的角色。

而潘金莲却再也回不去了。

她一生向好不得,向爱亦不得。

所以,回不去的路就成了她从此堕落的起点。

图片发自简书App

7.

后来,在那个二层小楼的窗前。

无意向下的惊鸿一瞥,与西门庆的目光隔空焦灼。

刹那点燃她尘封的欲望之火。

在王婆的撮合下,潘金莲顺利与西门庆勾搭成奸。

这于有夫之妇而言,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不合乎情理。

可心中无夫的潘金莲却把这段分叉情,经营的有声有色。

西门庆的体贴与温柔,揉碎了潘金莲在武松那里被辜负的脆裂自尊。

重塑了一颗炙热燃烧且不断有欲望出逃的红心。

潘金莲对此维护的很好,最终不惜以命相抵,浇灌成长。

寻得温柔乡的潘金莲,日益发觉武大是个沉重枷锁,扣死了她的人生。

但封建社会没有离婚制度。

她无法运用法律的武器,摆脱武大的阴影,开启人生的下一段。

所以,极端情况下,要想彻底,就得让他死。

死是一个可怕又极具魅惑的词,一旦开启它的存在模式。

人的心志便会被迷惑摆布,直至坠落无底深渊。

即便如此,潘金莲还是毅然为西门庆许诺的明天奋不顾身。

也许,潘金莲预想的明天太过美好。

她想改变现状的心太过急切。

致使她失去最后的理智,毅然杀害武大,求取自己的生存。

突破了生死底线的潘金莲,在来路不明的人生分叉路上跌跌撞撞。她用武大的死埋葬过去的自己,她用开启的新生活抛弃了为自己换不来半点实际利益的灵魂。

8.

失去武大妻的标签后,潘金莲急不可耐地为自己寻找新的标签。

她进了西门府,成了西门庆第五房妾。

这看似美好的转折,却从她入门的那一刻,就未曾停止过暗流涌动。

她嫁的不仅仅是西门庆,而且整个西门府。

与西门府其他妻妾相比。

她无钱,无权,无势,无背景,无靠山。

不像吴月娘有娘家人。

李瓶儿有钱,孟玉楼也有点家底。

李娇儿再不济,还有妓院可以回。

哪怕身份最卑微的丫鬟孙雪娥。

也要轻松于背负命案的潘金莲。

所以,在这场再嫁的婚姻里。

潘金莲自始至终被动。

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就只有西门庆。

于是,为了讨好西门庆,她选择低到尘埃里。

其实,潘金莲在这个时候,虽得到西门庆的宠爱。

心里的忐忑是远超出欣喜的。

她明白西门庆一贯留恋花丛,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她在卑微的同时,不由自主去抢,去夺,去不择手段的获取多一点的爱和关注。

她不断变换自己的性格,角色。

以此维持在西门庆心里神秘新鲜的感觉。

图片发自简书App

9.

潘金莲嫉妒李瓶儿得宠,训练猫,让她的儿子官哥因惊吓而亡。

又谋划害死了李瓶儿。

与西门庆在一起的短短时间里,她一连背负了三条人命。

为了可怜的疼爱与安稳。

为了挣扎逃离不幸的婚姻。

为了膨胀的虚伪自尊。

也为了人的求生本能。

她无情,冷酷,狠毒,无耻。

将人性的阴暗面的贪婪和欲望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不断堕落的人生里,已无关道德,无关价值。

因此,她变的越来越不可爱,失去了理智与最初的自尊。

是西门庆在给她希望的同时,也带给了她彻底的毁灭。

10.

人之初,性本善。

潘金莲不是坏女子,她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在追逐自己想要的爱人和生活。

但在一个极度封建,社会价值体系有些反女性的情况下。

她的反抗只有两种结果,一是她死,二是武大死。

人类的求生本能,使她一错再错。

自私的选择牺牲他人,成全了自己。

实际上,潘金莲是一个心比天高,人却被草贱的人。

位处社会低层,有过人之美貌。

却没有与美貌相匹配的社会地位与自由选择的权利。

她的努力攀登,奋力拼搏,与世界产生了诸多的摩擦。

这种血淋淋的摩擦,近乎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

让她在污浊里,成为这世界的傀儡。

11.

《水浒传》里的潘金莲错在杀害了无辜的人,她的个人品格并无缺陷。

特别是当我们了解了她的遭遇,她背叛后的渴望。

客观来讲,她只是时代的道德牺牲品。

只因她选择了一条与别人不同的追爱之路。

她错在认真透彻的找到了自我,错在将梦做到了冷眼旁观的现实里。


鲁迅曾说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么同样,可恨之人是不是也有可怜之处呢?

当所有人都步调一致的将潘金莲定义为"淫妇""蛇蝎"时。

有没有人会在大家愤怒谩骂的间隙,回首潘金莲悲剧的一生。

她自小被调教为商品,被母亲"卖",被像大户"赏",被吴越娘"赶",再被王婆"卖"。

利益的交接处是对人的轻视与摧残。

她成为被理所当然牺牲的那一个。

自古以来,没有人肯为她说一句客观的公道话。

只是我们在得知她死之时,会忽然意识到突然蔓延的不是欢呼,呐喊。

而是心不自觉的颤抖。

哦,扮演最真实人性的潘金莲离开了。

那个挣扎着寻爱不得,向好也不得的女子,彻底消失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12.

人生一世,个体的消亡从不会影响日月星辰的变化。

然而,生为这个世界以人为单位,最小的组合体。

我们总要依赖于社会而居,以人群为方位。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都要做同样的选择。

每一个独立生存于世间的个体,都要独自面对自己的选择。

然后,坦然接受命运的宣判。

中国封建专制主义体系的特征之一,就是否定个体的人性存在。相对于整个社会群体,个体总是要屈从于群体,群体总会强占于个体思想。

潘金莲屈服于这个理论,成为了人们口舌之上挣扎不脱的牺牲品。

人是拥有独立思想的独立个体,个体的产生必定会折射出一整个社会。

自由主义的倡导,每个人都应有自己价值。这个价值的标配就是自由的选择权。

不管潘金莲在她生存的时代做出什么选择,她的性格里包涵真实的人性。她的遭遇是时代的映射,也可以说是时代造就的悲剧。

所以,在唾弃她的同时,回望一下腐朽的时代吧。


http://www.jianshu.com/p/06565633fa9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爱我的夫,可我却为他意乱情迷,只叹,恨不相逢未嫁时。 ——宋朝寂寞闺阁里的女子,一个在迷惘中挣扎,在挣扎中沦陷的...
    文泉杰阅读 28,707评论 29 43
  • 我是一张炊饼,武大郎炊饼,在阳谷县,我很有名。 我有名,不是因为我的主人武大郎,而是因为他的老婆潘金莲。 提起潘金...
    爱逛大观园的刘姥姥阅读 951评论 30 25
  • 请原谅我的不成熟,姑娘,你走吧,就让我的耐心流进下水道吧。仅以下面一首诗祭奠那年我那可爱又不成熟的单恋。 今夜想要...
    取个帅气有型的昵称阅读 265评论 2 3
  • 我想很少有人不喜欢他人的赞美,这是人们在面对诋毁时愤怒、哀伤的原因。
    化浊阅读 133评论 0 1
  • 希望是什么?希望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希望是干涸时的一泓泉水,希望是烈日下的一片绿荫,希望是绝境中的一丝生机。 ...
    姬秋丽阅读 305评论 0 1
  • 他开着一辆白色越野车,我坐在副驾驶,沿着河边一路往前走,这个河宽少说也有100米远,我们似乎很着急,但是他没有...
    纳马夸兰阅读 99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