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文章逐渐从教材撤退?“去鲁迅化”该还是不该?莫言一语道破

文|公众号|颜小二述哲文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儿时初读鲁迅这段话时,只觉得这句话说得豪迈,至于感想,大抵就是语文老师愤慨激昂地告诉我的那句:要有发挥自己余热的奉献精神。

语文课本合上以后,这句话大抵便躺在了“好词好句”摘抄本中了.....

小时候不懂鲁迅这句话中的“沉重”与“激昂”,只觉得“奉献精神”是该有的。很显然,这种对“奉献精神”之理所当然的认同,并未让我有灵魂的颤抖。

但是如今时过境迁之后却发现,我俨然已经成为鲁迅哀叹的那带这些“冷气”的“青年”。

“做能做的事”、“能发声的发声”,儿时的我不懂说话和做事有什么难,现在的我懂了,“做能做的事”、“能发声的发声”才是真正的奢侈的大胆。

这种“奢侈”,成年人可以明白。于此,鲁迅先生的深刻,让我为之一振。

我想,鲁迅之所以被称为“大文豪”,他的作品经久不衰的原因,大抵便在这里了吧。

但是,自2010年起,“去鲁迅化”的声音却渐渐在网络世界中泛起浪花。

然后,鲁迅的文章在教材里面有了变化,有的移了位置,有的文章被删掉或者换掉。如2013年人教版初中语文删掉了《风筝》一文;《药》被替换成了《祝福》等。

虽然网上说的“鲁迅文章大撤退”有那么一两丝言过其实,但是对“去鲁迅化”该不该的争论,却着实让大家争得面红耳赤。

关于“去鲁迅化该不该”的问题,大家各有各的意见。而鲁迅文章在学生教材上出现变动,甚至删减,或许也有其现实原因。

我们先来看看“去鲁迅化”口号背后的主要观点,然后再来品品莫言对鲁迅先生的看法,最后得出我们的观点。

1、为何要“去鲁迅化”?鲁迅文章晦涩吗?

鲁迅的文章如今依旧均匀分布在中小学生语文的教材中,但是自2010年以来,也有一些删减变化,这是毋庸置疑的。

就拿2013年人教版初中语文教材删除《风筝》一文,以及《社戏》一文作对比。

曾有老师指出:

像《风筝》这篇课文,老师教得吃力,学生学得也累,不像《社戏》这般令学生越读越有味。

相比于《社戏》,颜小二也觉得《风筝》可能不适合中学生,更适合成年人品味。

为什么?

《风筝》一文属于一篇回忆性散文,鲁迅回忆起小时候放风筝的往事,他将酷爱风筝的弟弟定义为没出息,并给予惩罚。时过境迁以后,鲁迅十分后悔当年因为自己的无知扼杀了弟弟孩提时代的天性。而他弟弟则对这件往事依然忘却,让鲁迅悲哀。

《风筝》一文的深刻在于,鲁迅从“忘却了往事的弟弟”身上,看到了当时国人的“麻木”:被限制其中、被无理剥夺,但却早已“忘记”被限制和被剥夺的“境况”。

这种麻木在时过境迁的今天还有,同时也是莫大的悲哀。

由此,让中学老师对中学的孩子们讲清楚《风筝》一文的内涵,其实是一件难事。

考验的一方面是老师本身的功底,另一方面,孩子们正处在天真的年纪,如何去深刻体悟这《风筝》文章中鲁迅的悲伤与惊异呢?如若是真的体会到了,那么这孩子小小年纪怕是经历了太多,这对孩子又是什么好事呢?

而《风筝》一文,实则更适合成年人咀嚼、品味,可以促进成年人在反思中调整对下一代的教育方式。

《社戏》一文相比《风筝》,无论在感情上,还是在内涵上,就轻松愉快许多。

《社戏》一文中,鲁迅以第一人称“我”的视野讲述了自己3次看社戏的经历,继而借着这看戏的经历刻画了一群质朴、善良、友爱的劳动人民形象。

对于正处于“三观”培养重要时期的中学生孩子们,《社戏》里的淳朴、善良,无疑是适合他们的“补药”。

也就是说,抛开偏见和傲慢,“去鲁迅化”声音的背后,实则是考虑到鲁迅文章中“深刻”的批判性。

这个批判性对于成长期的孩子来说,要理解起来还是“太早”。于此,鲁迅文章就被打上了“晦涩”的标签。“晦涩”吗?不是“晦涩”,只是没有在最适合的年纪品读而已。

2、莫言与“鲁迅”

莫言和鲁迅的“初遇”,是在莫言小学三年级的时候。

那个时候,鲁迅的文章对他来说还是太难,三年级的他有太多字不认识,遇到不认识的字,就用“什么”代替。通篇读下来,《狂人日记》和《药》里有太多“什么”,但是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个时候莫言不懂文学理论,只知道《药》里吃了馒头的小栓肯定活不了,继而有些惆怅。

时过境迁之后,莫言的经历越来越丰富,也读了更多鲁迅的文章,并且更懂鲁迅了。

莫言读出鲁迅《伤逝》中的魏连殳更多是鲁迅在写自己。

莫言还读出,鲁迅的《药》和《祝福》这一类的小说,是“关注底层”的作品;鲁迅《孤独者》、《伤逝》这一类小说,则是鲁迅在关注自我,里面有灵魂的拷问,莫言说,这类小说要想感同身受,怕是需要经历同样的大悲大痛,否则难以尽解。

也就是说,在莫言心里,鲁迅的小说并非都是“一类”的,至少有两大类。

有一类是写他人的、向外的;有一类则是写自己的,向内的。

而向内的文章理解起来,不需要太多“文学功底”或其他阅读技巧,要的是同样大悲大痛的经历。

而在阅读中,“难”往往不再缺乏“技巧”,而是缺乏“大悲大痛”的经历。

也就是说,鲁迅笔下一些无章,确实有不适合青少年去品的存在。即便少年懂了,也不是好事,而是莫大的悲哀。

铺垫了这么多,我们再回归到“去鲁迅化”这个问题上来。

莫言曾说:

.....社会和学校里的教育,浅显、简单,能够毫无障碍地来理解。而鲁迅是属于另一个层次的,要难懂,深奥的多,他究竟说什么,探究深思,字面后面似乎还藏着许多东西,这种感觉很神秘,也很诱人。

于此,我们可以接着莫言这句话总结,对于“去鲁迅该不该”这个问题,赞成的人可能认为鲁迅文章太神秘,对于学校教育来说太深奥;而反对者则认为鲁迅文章虽神秘,但“很诱人”,里面的道理亦很难得,孩子们应该去品读它。

3、“读懂”鲁迅,需要“门槛”

无论我们多尊敬鲁迅先生,多喜爱他的文章,客观且实事求是来说,鲁迅先生的一些文章,确实有那个时代下的历史局限性,而他的许多文章阅读起来,确实需要“门槛”。

比如在阅读鲁迅先生对某些“传统文化”的批判时,需要有足够的理性和文化素养帮助我们理解其中的合理性,以及当前读来的“历史局限性”,如《狂人日记》。杜绝品读时因盲目崇拜而偏激,带着理性去深刻理解鲁迅先生的犀利与尖锐。

而鲁迅还有一些文章,对于阅历不够的孩子们来说,可能大抵在读一个或离奇、或怪异,甚至是无聊的故事。这一类文章从教材中移出,或者说用鲁迅的其它文章来替代,也是可以理解的,如《风筝》。

还有一些文章,里面饱含鲁迅先生对美好生活的期待,对劳动人民淳朴和善良的赞美,这一类文章,对孩子们来说,轻松愉悦,适合深入品读,如《社戏》。

写到最后,颜小二多说一句,即便有些文章因为对孩子来说显得还是太“神秘”或者说“晦涩”,而被移出教材,或者说被替换,但是也并不是说这个时代不需要“鲁迅精神”。

鲁迅的某些文章点出来的东西,有超越时代的批判性,他笔下冷漠的旁观者,利己的知识分子等等,无不让当前许多人在“对号入座”中面红耳赤。

这个时代需要鲁迅的深刻、犀利,同样也需要继承鲁迅之深刻和犀利的理性。

【本文为颜小二述哲文原创且独家发布,搬运、抄袭等任何侵权行为,发现必究】

注:文中图片来自网络,部分素材来自网络,侵删(两周内),喜欢请点赞收藏哦。

想持续了解更多蕴含哲理的国学知识,想持续从电影、文学作品、人生百态、历史、人物故事中体察更多人性的高尚与悲俗,可关注@颜小二述哲文哦~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