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经是否也是个网瘾少年


吃饭等菜最常见的就是一圈人低头玩手机。这个时候我很想化身为雷电法王杨永信, 用电击疗法电到你们手抽筋! 在流量像自来水一样便宜的今天,连广场舞大妈介绍对象都会拿出微信:“喏 这姑娘不错 你扫一下先聊聊”。再也没人提出网瘾这个词了, 整个社会都永远在线。我们用手机游戏 支付 阅读 甚至恋爱。想起十多年前,那时候网络毋庸置疑是洪水猛兽。大部分人对未知总是恐惧的,那意味着无法被控制。

在网吧的日日夜夜。发生过一些有趣的事情。

曾多少次看到父亲或者母亲揪出鬼哭狼嚎的坏小孩一顿猛揍。

也曾多少次被查身份证的警察叔叔吓到肝胆俱裂。

网吧里烟雾缭绕, 角落里的在看A片。噼里啪啦地一定是在玩泡泡堂或者劲舞团。那时候的网吧有两种人:一种是头发永远不是黑色的非主流;还有一种是永远背着书包的放学少年。

回想过往 我们在网上干了些什么?

我们以龟速下载了一些歌曲和各种正经以及不正经的电影。

我们用QQ加了一些异性, 热火朝天地聊了一个月并无疾而终。

我们匿名在BBS上喷口水, 让自己半生不熟的世界观发光发热。

我们在空间里写一些酸不拉唧的作文。

我们热血沸腾地玩起了游戏 ,但是永远是低端菜鸡。

......

我们就在网络上游荡着 好像充满乐趣又毫无乐趣

《阳光灿烂的日子》---姜文拍摄于1993年。70年代初的北京的马小军在学校里学习不好  ,家里又缺乏对他正确的关注。于是他学会了逃课结队去地安门拍婆子 ,并参加了小团体的一场又一场械斗。在一个青春需要表达感受和宣泄自我的年纪  ,马小军在这样的生活里找到了出口和自我。

顺便说一句 这电影我就是在网吧看的,在网吧我完成了人生中百分之八十的观影量,目前还没发现有什么卵用。当现在父母似笑非笑地问我是不是后悔没有好好学习而导致有一个不那么似锦的前程的时候 ,只能苦笑 ,在我看来,很多人还是没明白其中的根源。

人的感受是非常重要的 ,比对错更加重要。每一个人都需要被理解和被感受。对于大多数自带缺乏安全感属性的同志,只有某一个人可以无条件接受理解你并感同身受的时候,你才能获得了疗愈,才能脱离自我。

大多数的网瘾少年们,如今已经长大了。但是还有很多还是没能获得治疗。他们换了一种方式 ,以一种独身的姿态纠结地继续他们的人生。十几年前 ,虚拟的网络给了他们一座孤岛 ,陪伴他们度过了漫长的青春期,现在这座岛也不复存在了。

昨晚我梦到自己来到了那个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小孩后面,看着他冷漠的脸庞,我流出了泪,尔后轻轻抱住了他,伴随这个动作,我感觉到一阵轻松。

生活在继续 ,孤独仍然继续 。

我也会抱紧你们,曾经的网瘾少年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