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伤害了她

那年,我28岁,她25岁,我们相遇在彼此最好的年龄,那是我高中就读的学校,是这个北方城市最好的中学,她是那所学校的化学老师。

那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如约来到她的宿舍,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柜,这些是寝室里所有的家当,虽然比较简单,但很干净整洁,屋子里散发着女孩子独有的香气,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她是一个清秀有些腼腆的女孩,不是特别漂亮,但很干净,尤其是眼睛,清澈而透明。她没有化妆,简单的青色毛衣显得很朴素和阳光。我倒是为这第一次约会做了精心打扮,理了刘德华式的头型(因为当时很流行),新买了一件时尚的黑色鳄鱼牌衬衣,挑选了一件我觉得最帅的风衣,皮鞋擦得锃亮。

我们就这样相约相遇,一切就像上天安排好的一样美好而自然,她是我喜欢的类型,温柔而恬静,而我应该也是她喜欢的男生,可能因为年轻时喜欢健身,有几分帅气,加上那天捯饬的比较好,彼此都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看得出来,她看我的眼神带有些许的羞涩,不时还低下头,躲避我的目光,那是少女独有的情怀。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夜幕降临,我们已经无话不谈,好像很久没见面的老朋友,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一起吃饭、聊天、散步,很开心。


那是一个下雪的夜晚,那天的雪很大,下了一天,令人难忘。

我们走在这个城市的路灯下,路上行人很少,我俩并肩地走着,能听到咯吱咯吱踏雪的声音。

这时脚下一片泥泞,我自然地伸出手,她把手也自然地放在我的手上,她的手很软很滑,当我的手接触她的手的一刹那,一股暖流涌到全身。

我牵着她欢快地跨过那片泥泞,我俩相视一笑,突然她挣脱我的手,抓起地上的一捧雪洒在我脸上,我被这突然袭击搞得一脸懵逼,她却看着我满是雪花傻傻的脸,止不住咯咯地大笑,然后撒腿就跑,没了踪影。

这一幕让我想起了当时爱情剧里的典型情节,女跑男追,于是赶紧模仿男主角在后面拼命去追。可能是我反应有点慢,等我追上,她已经跑回了宿舍,当我跑到宿舍,她低着头,揉弄着衣角,好像在等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我看着她娇羞的面容,本来跑的就已经心跳加快,这时候心脏好像已经到了嗓子眼里,宿舍里只有一盏台灯散发的暧昧的灯光,空气好像凝固了一样,我们都没有说话,好像都在等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最终理智还是战胜了欲望,我觉得不应该这么早发生,终究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我给了她一个拥抱,嘱咐她早点休息,然后独自回家。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知道了她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家里有个老人有病需要照顾,我陷入了深深地痛苦挣扎中。我家里条件在北方的这个小城市算是比较不错的,父亲是政府机关的领导干部,母亲是公务员,他们希望我也能找一个家庭条件好的女孩,这样自己以后的生活不会有太多负担,而且事业上也会助我一臂之力。

后来的几天我没有联系她,她感觉到了我的冷落,主动给我打电话,我推脱说工作忙,就这样应付了几天,这几天我也在煎熬中度过。终于还是决定放弃这段感情。

记得那是一个大风夜晚,呼啸的北风肆虐地敲打着门窗,我尽量克制自己压抑的心情,我不敢去见她,给她发去了分手短信,她马上打电话过来,我没有接,因为我无法面对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我没有勇气拒绝她。

电话一个又一个地打过来,我一直没有接。

我回短信说,“我不敢接你的电话”

她短信里说“我今天生病了,现在哭的很伤心,我想让你来陪我”,

“你能接电话吗,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

我的心在颤抖,我能感觉到她伤心无助的样子,一个人在冰冷的宿舍里抽泣,我的眼泪早已不受控制,但懦弱庸俗的我最终也没有勇气接听她的电话,也没有给她一句安慰。写到这,我的眼睛又一次湿润。


现在我们各自都有了各自的家庭,我也已经离开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城市,但每次想起她,想起那个大风的夜晚,心里总是扎心地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我真的很多次想找你聊天,可我没有勇气;就在刚刚我还是忍不住给你发了消息,但是发了好久都没有发出去,我在想可...
    你你你你你你呀阅读 22评论 0 0
  • “你怎么做事的,怎么有你这么蠢的人,这家怎么可以零申报呢?”“昨天明明是你叫我这几家零申报的,同事都有听到啊”“你...
    sm雨阅读 48评论 6 2
  • 今天,我的朋友圈又被两位科学家刷屏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学家Cristian Tomasetti和癌症遗传学家B...
    诸慧的身心园地阅读 59评论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