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凌晨之后(或夏至第三天)

父亲莫名其妙说出的废话

十年前泛着泥臭味的野鱼

召唤着   淡绿色的

告别时刻

告别   淡绿色的爱情

飘着白色长裙的骄傲少女

时时在意

自言自语的妄想症

精神病院里夜夜歌唱

午夜唱歌的童男

满眼恐惧   脸色苍白

注视邻居家

锈迹斑斑的铁门

以及门后衰老的狼狗

锁住他

的铁链

锁住他的热泪盈眶   从此

拒绝感动   烦恼

拒绝二十四小时的乐观主义

将要到达

却不知道在何时

何处

一个虚构故事的两个相同结局

一半不知道

一半不想说

一半属于黎明之前

一半委身日落以后

——2016.6.22   过淮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