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北京折叠》有感

96
mm_桃子
2017.11.27 22:37 字数 1925

        有感于最近北京发生的社会新闻,把《北京折叠》找出来看。这个小说对社会的写实和其真实的细节,让它看上去甚至不太像一本科幻小说。也正是因为如此,它才有了不同于一般科幻小说的深重的现实底色。故事背景是未来时空中的北京,但是联系起近日来的事件,也可以说写的其实不是未来。而是现实,更加魔幻和冷酷的现实。

        小说中借主人公的眼睛,展现了三种截然不同的北京世界:充满精英和权贵的第一世界,普通白领和大学生的第二世界,以及由垃圾场员工和其他底层工人组成的第三世界。这三个世界互相隔绝,第二、三层世界很少有能进入第一世界的。

        书里关于三种世界有鲜明的对比描写,即使是生活在同一个北京,三种世界的场景和环境是截然不同的。

第三世界

        步行街上挤满了刚刚下班的人。拥挤的男人女人围着小摊子挑土特产,大声讨价还价。食客围着塑料桌子,埋头在酸辣粉的热气腾腾中,饿虎扑食一般,白色蒸汽遮住了脸。油炸的香味弥漫。货摊上的酸枣和核桃堆成山,腊肉在头顶摇摆。

第二世界

        老刀从窗口看向街道。他很不适应窗外的日光。太阳居然是淡白色,不是黄色。日光下的街道也显得宽阔,老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街道看上去有第三空间的两倍宽。楼并不高,比第三空间矮很多。路上的人很多,匆匆忙忙都在急着赶路,不时有人小跑着想穿过人群,前面的人就也加起速,穿过路口的时候,所有人都像是小跑着。大多数人穿得整齐,男孩子穿西装,女孩子穿衬衫和短裙,脖子上围巾低垂,手里拎着线条硬朗的小包,看上去精干。街上汽车很多,在路口等待的时候,不时有看车的人从车窗伸出头,焦急地向前张望。老刀很少见到这么多车,他平时习惯了磁悬浮,挤满人的车厢从身边加速,呼一阵风。

第一世界

        老刀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太阳缓缓升起,天边是深远而纯净的蓝,蓝色下沿是橙黄色,有斜向上的条状薄云。太阳被一处屋檐遮住,屋檐显得异常黑,屋檐背后明亮夺目。太阳升起时,天的蓝色变浅了,但是更宁静透彻。老刀站起身,向太阳的方向奔跑。他想要抓住那道褪去的金色。蓝天中能看见树枝的剪影。他的心狂跳不已。他从来不知道太阳升起竟然如此动人。……他站在街道中央。路的两旁是高大树木和大片草坪。他环视四周,目力所及,远远近近都没有一座高楼。他迷惑了,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到了第一空间。他能看见粗壮的银杏。……宽阔的步行街两侧是一排垂柳和一排梧桐,正是晚春,都是鲜亮的绿色。

        第二世界和第三世界人民以为的太阳,其实是月亮。当站在第一世界看到日出时,主人公竟然追着太阳跑了起来。他从未见过真正的美丽的日出。

        场景的不同只是表象,更深层次的不同在文中的这一段。

        “反正就说失业吧,这你肯定懂。”老葛接着说,“人工成本往上涨,机器成本往下降,到一定时候就是机器便宜,生产力一改造,升级了,GDP上去了,失业也上去了。怎么办?政策保护?福利?越保护工厂越不雇人。你现在上城外看看,那几公里的厂区就没几个人。农场不也是吗。大农场一搞几千亩地,全设备耕种,根本要不了几个人。咱们当时怎么搞过欧美的,不就是这么规模化搞的吗。但问题是,地都腾出来了,人都省出来了,这些人干嘛去呢。欧洲那边是强行减少每人工作时间,增加就业机会,可是这样没活力你明白吗。最好的办法是彻底减少一些人的生活时间,再给他们找到活儿干。你明白了吧?就是塞到夜里。这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每次通货膨胀几乎传不到底层去,印钞票、花钞票都是能贷款的人消化了,GDP涨了,底下的物价却不涨。人们根本不知道。”

        占总人数60%以上的第三世界的人民的工作其实完全可以由机器取代,只是出于人员安置和社会稳定的需要继续工作。而他们甚至不参与到社会经济生活中。

        这本小说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但是却不会让人觉得平淡。整本小说像是一个门上的洞,透过这个洞我们看到现实,看到城市角落被忽略的人群,看到自己,以及那个模糊的冷酷而残忍的真相。

        小说作者曾经说过,她为未来人口爆炸的北京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北京折叠。这个方案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也许未来的北京也并不一定会走到这个地步。也许对于背井离乡在北京生存的人来说,生活在折叠城市是比被暴力赶出房间,在寒冬中流浪街头比较有尊严一些吧。

最后分享一首诗,John Donn的No Man Is An Island。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or of thy friend’s or of thine own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译文如下: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在大海里独踞;

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

连接成整个陆地。

如果有一块泥土被海水冲刷,

欧洲就会失去一角,

这如同一座山岬,

也如同一座庄园,

无论是你的还是你朋友的。

无论谁死了,

都是我的一部分在死去,

因为我包含在人类这个概念里。

因此,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丧钟为你而鸣。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艺生活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