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春天里的梦(19)

96
欣荣Y
2018.01.04 22:17* 字数 6075
图片发自简书App

【青春】春天里的梦(18)


(1)

雷丽从梦中惊醒过来,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早上六点差五分钟,窗外的天还黑乎乎的。再看一下周振,发现没有在床上。她索性起床,去了洗漱间。

“姐,你也起床了。”周振从男厕所出来遇到了雷丽。

“哦!周振,肚子还痛吗?”雷丽止住脚步,擦了擦眼睛,望着他问。

“比昨天好一些了,还痛。”

“你赶快上床休息去吧!别着凉了!”

“好的。”

雷丽洗漱完毕之后,给周振端来了水洗脸刷牙。

一晃,时间就到了七点钟。

“你以前对姐姐说自己是男子汉,对吧?”

“对,我是男子汉。”

“是男子汉,什么都不怕,对吧?”

“对!我什么都不怕。”周振很坚定地说。

“你是男子汉,今天上午八点钟给你进行阑尾切割手术,你不会害怕吧?”

“我不会害怕!”他果断地说。

“真是好样的!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你手术前不能吃东西,现在饿吗?”

“我饿,但能坚持住。”

“真是一个乖孩子!”

雷丽在周振做手术之前,给他打足气,教他勇敢、坚强。

七点半的时候,周振的父亲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鼓励他不要害怕…

之后,雷丽扶着他去了手术室。

八点钟,手术室的门开了。

“谁是周振?”一位医生问。

“我…”周振的手在雷丽的手掌中颤抖着。

“不怕!你是一个男子汉!”雷丽感觉到他心里其实是害怕的,就鼓励他说。

周振走进手术室,门随后关上了。

雷丽站在门外,双手合十,心里在祈祷着: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2)

方蕾像往常一样,早上六点钟准时起床打扫宿舍楼的卫生。

易阳也准时早上晨跑,帮助方蕾倒垃圾。

方蕾在易阳的协助下,把一切卫生工作做完了之后,在宿舍里打扮了一下自己 。

然后在食堂里买了两份水饺和两个馒头,走出了院校的大门。

易阳早已在大门外等着她。

“易阳,你吃早餐了吗?”方蕾手提着水饺和馒头,边吃边问。

“早吃过了。”易阳微笑着说,“买这么多的水饺是给你爸妈带的吧!”

“是的,”方蕾咽下馒头片,笑了笑,“他们特喜欢吃院校食堂里的水饺。”

“哦!”

“易阳,快跑!公交车来了。”方蕾发现了开过来的公交车,把未吃完的馒头塞进白色的塑料袋里,边跑边喊。

易阳紧跟其后面跑着。

方蕾气喘吁吁地上了公交车,掏出卡刷了两下。

“易阳,公交车票钱我都给了。”方蕾找了一个双座位靠窗户边坐下说。

车开动了,易阳摇摇晃晃地来到方蕾旁边的空座位边坐下。

“刚才我跑着上车时,好像看见了上次抢我手机的那名男生,但又不确定。”方蕾边吃馒头边告诉易阳说。

“他坐在哪儿?”易阳好奇地问。

“最前面身穿着白色羽绒服,正在打电话的那个人。”

“好像没有那么胖吧。”易阳站起身子看了看,又坐下来说,“不像他。”

“也许不是他。院校里每天上街去玩的同学多着呢。”

“你吃东西挺快的。”易阳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笑了笑说。

“做事要讲效率…”方蕾边嚼着馒头边笑着说。

公交车到达下一个站台时,四个年轻人上了车。

由于没有座位,四人站在穿白色羽绒服的男生旁边有说有笑的。

车再到达一个站台时,穿白色羽绒服的男生起身离开座位准备下车。

“易阳,你快看,他正要下车,是不是他?”方蕾看见后轻声地提醒易阳。

“那天早上,我没有仔细看,现在弄不清楚了…”

男生低着头,没有望他们俩,下车了。

公交车继续向前开。

几分钟后,到达了下一个站台。

“易阳,到了,我们下车。”方蕾边说边站起来。

四位年轻人跟着他们俩下了车。

“给我打他,他勾引我的女朋友。”一个红头发的男人突然喊道。

易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三个年轻人打倒在地。

“来人啊!救命啊…”方蕾见状被惊吓得大叫起来。

“你喊啊!臭不要脸的,胆敢勾引别的男人…”红头发男子编造故事说。

“你胡说八道!臭流氓!…”

方蕾边说边想冲上去帮易阳,但被眼前的这个红头发男人控制住了。

“够了,给他一个教训,我们撤。”红头发男子喊道。

四个年轻人乘坐一辆出租车跑了。

“易阳,你伤得怎么样?”惊魂未定的方蕾站在易阳身边哭着说。

“一点儿小伤,没有问题的。”易阳从地上爬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望着方蕾笑了笑安慰她,“别哭了。”

“你的嘴角都出血了,还说没有问题,去附近的医院检查一下吧!”方蕾给他拍掉衣服上的灰尘,忧心忡忡地说。

“有一个人趁我不备,打了我脸上一拳。”易阳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我看他们人多,没有还手的机会,就立刻护着自己的头部和身体前面。只是背后有点儿痛,因为我穿的是太空服棉衣,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走!还是去医院检查吧!”方蕾强行拉着他的手,去了附近的医院。

“他们好像是事先就预谋好了的。”路上,方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若有所思地说,“可能是你上次打的那个男生指使他们干的。”

“但是,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他指使的。”

“你再想想,你在院校大门外等我时,是否看见过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男生?”

“那么多的人进进出出的,我没有觉察到。”

“你没有发现他,但他可能早就发现了你。并且知道你要单独外去,就马上找准了这个机会,站在公交车站台上守株待兔。”方蕾分析说,“他发现我们俩奔跑过来,就知道我们俩必须在这里上车,所以他就先上了车。他在车上打电话,也许是通知他的同伙在下一站上车。”

“后来,下一站点他们果然上来了。”易阳感到有点怀疑,“他们不会那么快吧?”

“你在院校大门外等我有多长时间?”

“大约是三十分钟左右吧!”

“这就对了。”方蕾有些激动,心想自己的猜测准没错,“他在这段时间内,预先通知了他们。”

“但也有疑问,他怎么会知道我外去的方向?”

“这个很简单,他推测你会去街市里玩,不会去相反的地方。”

“说来有些道理 。”

“他半途下车,不出现在打你的现场,一定是怕我们俩把他认出来。”

“看来你分析得有道理。就算是他,我们也不认识,咋办?”

“报警!让警察抓他们。”

“你能找到相关证据吗?记得他们的长相吗?”

“你身上的伤就是证据。我记得那位红头发男子的大概相貌。”

“警察问我,为什么打你?该怎么回答?就是把陈年往事全搬出来,警察也会要我们拿出证据来的。我看,这件事情就此结束吧!”

“以后他们还欺负我们该怎么办?”

“不会有了。”

“为什么?”

“你有没有听到其中一个人说是给我一个教训…”

“我好像听见了。”

他们俩边走边说,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一家医院。

通过挂号、诊断,医生说易阳身上没有什么严重的伤,自己按摩一下就可以了。

易阳在商场里买了几斤水果,跟着方蕾边走边聊着。

“易阳,对不起!都是我给你带来的祸…”

“别那么说,就是别人也会出手相助的,更何况我们俩是同班同学。”

他们俩一路聊着,不经意间就来到了方蕾家门口。

“爸爸,我回来了。”

方蕾推开房门,房间里依旧没有开灯,光线很暗。

她父亲看见门开,习惯性地侧头望着门口。“啊!蕾蕾回来了!”他欣喜地招呼道,可当见到女儿后面跟着一个胖胖的小伙子时,他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了,惊异的神态显露了出来。

“这是我的同班同学易阳,是来给您看看病情的。”方蕾边介绍说边打开了电灯。

“方叔叔好!”易阳来到他的床边礼貌又诚恳地说,“我给您看看吧!”

“你先坐着吧!”方叔叔有点不高兴。

“好呢。”易阳找了一个凳子傻乎乎地坐下。

方蕾给易阳端来一杯茶。

“爸爸,我给您和妈妈买的水饺,已经凉了,我去给您煮热一下 。”方蕾提着水饺说。

“我不吃…”

“爸,您今天怎么了?”

“你把话说清楚吧!”

方蕾顿时明白,父亲以为她瞒着他和母亲找了个男朋友。她即刻向易阳示意了一下,要他把如何亲自治好他自己父亲的病的全部经过都告诉父亲。

她自己则提着水饺去了厨房。

“孩子,谢谢你!”方叔叔听完易阳的叙述后终于高兴地说,“耽误你休息的时间了…”

“叔叔,不用谢!同学情是手足之情,理应互相帮助。”

“爸,您吃水饺吧!”方蕾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水饺。

易阳把方叔叔扶起来,方蕾一口一口地给父亲喂着…

易阳等方叔叔吃完水饺休息一会儿后,给他查看起身体状况来。

“叔叔,您这里有感觉吗?”易阳捏了捏他脊椎骨边的穴位。

“有感觉。”

“这儿呢?”

(3)

上午十点左右,手术室的门开了,周振躺在病床手推车上,被护士推了出来。

“周振!周振…”雷丽跑到他身边连声呼叫,“医生,他怎么样了?”

“他被麻醉了,过一会儿才能醒…”医务人员说,“手术很成功,你放心吧!”

雷丽和一位医务人员把周振送到了病房里,抬起他放在了病床上。

“你随时喊他的名字,好让他早点醒来。”医务人员提醒雷丽,“醒来后,不能让孩子蹦蹦跳跳做剧烈运动;可以适当地下床漫步,以防止肠粘连等并发症的发生;现在不能让他洗澡,保持切口干燥、清洁,以免发生感染;不能让他立刻吃东西,等到他放屁之后再吃,食物以清淡半流质为主,别让他吃辛辣刺激性食物…”

“好的,谢谢您!”

医务人员推着空车离开了病房。

“周振…”雷丽握住他的手,轻轻地呼唤着。

直到十一点钟,周振才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周振,你醒了…”雷丽高兴地叫了起来。

“姐…”他想坐起来。

“别用力,身上有伤口,还没有愈合呢!”雷丽见状连忙阻止他说,“姐慢慢地扶着你下床走走吧!”

雷丽给他穿好衣服,轻轻地把他扶了下来。

周振在雷丽的搀扶下在病房里缓缓地挪动着脚步。

“周振,肚子还痛吗?”

“不痛了,只是浑身没有力气。”

“你做完手术不久,加上近二十四小时没有吃东西了,等你通气后,姐给你买东西吃,体力就会慢慢恢复正常的。”

“好的,谢谢姐姐。”周振带着虚弱的口气说。

“别跟姐姐说客套话。活动一会儿后,上床休息吧!”

陪周振漫步几分钟后,雷丽小心翼翼地安置他上床睡觉了。

时间转眼就过了中午十二点。雷丽给旁边的阿姨说了一声,请她帮忙照看一下孩子,自己离开病房外去吃中餐。

过了一会儿,一位长得很潇洒的中年男子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儿子…”周振的父亲来到他床边,眼里满是疼惜,摸着他的手轻轻地喊着。

“他刚刚睡着。”旁边的阿姨非常好奇地望着他。

周振的父亲朝她点了一下头,又摸了摸儿子的脸蛋。

“爸爸,您来啦!”周振睁开眼睛惊喜地望着他。

“儿子,你醒了?肚子现在怎么样?还痛吗?”

“不痛了,爸爸,也不咳嗽了。”

“那就好!姐姐呢?”

“你闺女吃中餐去了。你这个做父亲的怎么当的,工作比照顾生病的孩子还重要吗?…”阿姨唠唠叨叨起来。

“爸,您回来了。”

周振瞪着眼睛感到非常惊奇,心想:什么时候姐姐也成了我爸爸的女儿了?他本想说穿她的,但见她朝自己做了一个鬼脸,觉得好笑,就放弃了。

雷丽刚好吃完午饭回来,听到了他俩的谈话,怕露出马脚,连忙打断阿姨的话,同时给周振的父亲递了个眼神。

“丽丽,饭吃饱了吗?”周振的父亲马上明白过来,略迟疑了一下问她。

“吃饱了!”雷丽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笑,“您吃了吗?”

“我在飞机上吃过了。”

“你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大的孩子了?”阿姨有些纳闷。

“我今年三十七岁了。”周振的父亲如实说 。

“看样子,只有三十三岁左右。”阿姨感到十分怀疑,“这孩子都这么高了 ,她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十四岁。”雷丽随即撒谎回答,心想一定要忍着,可别笑出声来。

“哦!我看你有十八九岁的样子。”旁边的一位大爷掺和着说。

“我二十二岁结婚,二十三岁生她,二十六岁生这个男孩。我与孩子们的妈妈都是高个儿,所以我们俩生的孩子也长得高。”周振的父亲编造着谎言,听着跟真的一样。

“噢!…”大爷感叹道。

雷丽把周振住院的所有手续账单交给了周爸爸,并且把医生交代的注意事项给他说了一遍后,离开了医院。昨晚她只睡一两个小时,感觉很累,想回学校好好地睡一觉。

(4)

易阳把方蕾父亲的全身都捏了一遍,了解了病情的大致情况。

“方叔叔,你的伤是自己摔的吧?”

“是在建筑工地上摔伤的。”

“我父亲是从马背上摔下来受伤的,部位和你的差不多。”

“小易,我的病能治好吗?”方叔叔急切地问。

“治您这种病需要有一个长期的过程,要有耐心,还要看您的意志和毅力,更需要您的积极配合…”

“藏药很贵吗?需要多少个疗程?”

“药不算贵,但用药量要根据病情的进展情况而定,我暂时说不准。”易阳本想说他病情严重,需要作长期治疗打算的,但怕打击他的信心,只好把话咽了下去,说了一句含糊其辞的话。

“爸爸,您别担心钱,重要的是把您的病治好。”

“傻闺女,如果有钱,我不会去高级医院做康复治疗吗?当初医院里的专家说过,我的病通过长期治疗,是可以慢慢恢复正常的…”

“爸爸说得对。妈妈的工资只能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没有余钱给他治病了…”方蕾沉默了,心里有些难受。

“方叔叔,钱不是一次性支付的,不多。我们先试一个疗程,看看有没有效果再说吧!”

“爸爸,我们就按照小易的方法去做看看。您的病若治好了,就再也不会整天寂寞孤独地躺在床上了…”

“等你妈妈回来后再商量一下吧。”

“好的,爸。”方蕾知道妈妈一定会答应的,高兴地说。

中午十一点左右,方蕾的母亲下班后提着菜回来了。

“阿姨,您好!”正在给方叔叔按摩的易阳跟方蕾的妈妈打了一声招呼。

“你是…”方蕾的母亲有些惊异地望着他。

“妈,他是我的同班同学易阳,是来给爸爸看看病况的。”

“哦!他也会看…”方母感到怀疑,“蕾蕾,跟妈妈到厨房里做饭去吧!”

方母提着菜去了厨房。

“好的,妈。”方蕾随后跟着去了。

“蕾蕾,你怎么知道他会治爸爸的病?”方母边做饭边向方蕾了解有关易阳的情况。

方蕾一五一十地将易阳如何把他自己的父亲的病治好的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

“哦!原来是这样。”方母微笑着,“如果你爸的病治好了,我们家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妈,吃完饭后,您一定要好好地劝劝爸爸…”

“要的,好闺女。”

午餐后,易阳认真地给方叔叔按着摩。

“他爸,蕾蕾这孩子孝心好,又懂事,是老天爷恩赐给我们俩的宝贝。你就接受孩子这份好意吧!如果你的病治好了,对你来说是解脱了痛苦,再也不用像坐牢一样,天天呆在家里活受罪…”方蕾的母亲搬了一个凳子坐在床边劝解他说。

“爸,我每月打工挣钱600元,勤工俭学每月挣300元,卖垃圾回收废品每月可以挣一百多元,合计有一千多元。我每月的生活费和其他各种开销只要500元就够了,还剩下500多元可以给您买药,万一不够,我可以借…”

“小易,你说句实话吧!一个疗程到底需要多少钱?”方蕾的爸爸心里还是担心着钱。

“一个疗程的藏药大约是1200元,三十天为一个疗程。”易阳想了想说,“这是我家一位亲戚的祖传秘方,这个价格也是给我父亲治疗时的最低价。”

“哦!这不算贵!现在的医院里,住院一天一晚就得花上千元以上。虽然可以报销大部分,但一个月累计起来就上几千元了…”方蕾的妈妈唠叨起来。

“孩子,会耽误你的学习吗?”方蕾的爸爸还是很担心。

“我们院校快放假了,今年春节我就不回家了,给您治疗一个疗程,也好让阿姨跟着我学,其实动作不算十分复杂…”易阳非常诚恳地说。

“这怎么行呢?你父母亲能同意吗?”方叔叔心里不过意的说。

“我们全家人都信佛,他们知道我做善事,一定感到非常高兴的,更不会反对了。”

“孩子,好吧!我同意试一个疗程,那就让你跟着受累了。”

“方叔叔,您千万别这样说,行善是信佛人的本性…”

“啊,太好了!”方蕾听到父亲答应后,十分高兴地拍着手说,“谢谢你,易阳!”

“孩子,你家里现在有几个人?”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加上两个哥哥和我,一共七个人…”

“哦!挺热闹的…”方蕾的母亲和易阳拉起家常来。

晚饭后,因为方蕾第二天早上要做宿舍楼的卫生,所以她和易阳一起乘公交车去了院校…

时间的河

匆匆向前流

南飞的大雁

从来不回头

为了心中期待的美好

我们一起携手

无论路途多远

希望就在前方守候

【青春】春天里的梦(20)

有梦想的地方
有梦想的地方
35.7万字 · 4.9万阅读 · 52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