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

跨年了。

今天对于昨天没什么区别。还没起床小禾禾就拉到尿不湿了,不出所料,蹦出来溅到睡袋里了,弄干净了孩子,睡袋得洗。

老公从部队回来的时候我记着是挺爱干净的,干什么都利利索索整整齐齐的,可是到现在我完全找不到当初的样子。晚上睡前洗澡不是一件很舒服很爽的事情吗,他大部分时间都是靠,靠着靠着就睡着了,就懒了,总之就是不想洗了,然后第二天早上再洗。我记得我无数次无数次地告诉他换下来的衣服一定要放在盆里,这样我洗的时候也不用东翻西找,内裤在这里袜子在那里,结果他还是一如既往,真还不如我们果果。

前几天朋友圈里都晒18岁的照片,我没晒,一是没有,二是不敢面对。我也无数次无数次纠结人为什么只活一次。上学的时候这次考试考不好,我们还能把希望寄托于下一次,小学的时候懵懂着上了初中,初中的时候期待高中,高中的时候憧憬着大学时光,可是高中一毕业,好像人生中最大的绝望就来了,被压垮了。稀里糊涂过完了被称之为大学的三年。心里想着一定要自己找到工作,不能再让父母操心。可是工作也不是一帆风顺。结婚了生孩子了,人生就被套牢了。再重来一次,一定要好好的的过一次。可是人生不会重来了!只能把我自己告诉我的孩子,希望他们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三十几岁的人还是活不坦然,自己把自己放在心上就行了,要求别人,谁会被你要求,要求又怎么样,突然想到我姥姥经常说的一句话:老人们的俗话是实话,强扭的瓜能甜吗!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终究不过是个美好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