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十二 乾坤(五)

——1——

阿明跟着吕岩来到了一条江边,江面不在有什么秀丽的景色,而是漂浮着几句尸体。

“你想带我看什么?”阿明有些不解:“如果是尸体的话,随处可见。”

吕岩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轻轻挥了挥手,原本死寂的江水露出一条通道。见吕岩迈步走了下去,阿明没有犹豫,跟着走了下去。

空气有一些湿润,往里走越发有些昏暗,但这昏暗没有持续很久,一个转弯,一股温和的光照亮了整个房间。房间里边有几个女生,围坐在一张床前,床上一个老人奄奄一息,神色里有些着急。

看到吕,老人突然一阵轻松,嘴里喃喃地说了什么。吕岩郑重的点点头,老人解脱般地笑了一下,安静的闭上了眼睛。周围的几个女生顾不上吕岩他们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哎,来晚了一步吗,”伴随着粗狂的声音,一个膀大腰圆的女人走了进来。

“额?是你?是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吕岩先是一愣,紧接着毫无风度的大笑。

“吕洞宾,你再敢笑一声我就把你的脖子来个三百六十度大回旋。”女人双手报于胸前,冷冷地说道。

“额......”吕岩的笑声瞬间停住。

又瞟了吕岩一眼,女人走到了几个女生身边:“好了,人死......神死不能复生,别哭了。你们要好好活下去,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乌龙江老龙舍弃毕生修为压制你们的三岁毒。”

“苏姨?”妍妍一脸惊讶看着宿管阿姨,一时间竟然忘了哭。

“额,苏姨?”吕岩忍不住一乐:“这次不是姑姑了?”

——2——

吕岩一脸郁闷的扶着自己的脖子,歪着头坐在一边。苏姨安慰着几个姑娘,这几个人正是变成了水鬼的莲落和她的三个挚友——妍妍、小菁和若冰。

阿明有些好笑地看着吕岩:“疼吗?”

“你说呢?”吕岩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阿明又看向苏姨:“那个人,真的是八仙之一的何仙姑?”

“除了她还会有谁能扭我的脖子。”吕岩又揉了揉脖子:“不过没想到她也出了蓬莱仙岛。”

“是不放心你吧。”阿明笑容多了些温暖:“有朋友惦记着真好。”

“你也被很多人惦记着不是吗?”吕岩指了指自己:“比如我,再比如七爷八爷,额,虽然那二位的手段有些极端。”

“这就是你想让我看的吗?”阿明有些疑惑:“说到底你和何仙姑都是大神通和坚定道心的人,你们不能代表凡人呀。”

“看我干什么?看脖子怎么歪吗?”吕岩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又指了指那几个姑娘:“我想让你见见她们,听听她们地过去,看看她们的未来。”

深吸了一口气,吕岩恢复了中年人磁性的嗓音,讲述了那个关于水鬼莲落的故事。

“苏姨,跟着吕岩大叔的那个少年是谁?”小菁小声地问着苏姨。

“他,呵呵,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超级厉害的人,他可以救你们,只要他愿意。”

“我能救你们!”听完吕岩讲述的阿明走了够来,脸上带着友善的微笑:“但我只能救一个。”

房间一瞬间陷入安静,几个女生互相看着。

——3——

夜晚,阿明坐在江边,表情平静气息平稳。

四个姑娘都还活着,甚至莲落都重新恢复成了人。吕岩坐在阿明的左边,苏姨坐在阿明的右边,这两个人也没有说话,一个望着星空,一个看着江面,也都是享受。

“你没想到他们宁可一起死也不会伤害对方?”苏姨碰了碰阿明问道。

“恩,想到了。”阿明微笑了一下:“我见过若琉璃一般的灵魂,只是这几日有些仿徨,我现在明白了。”

阿明说完看向吕岩:“岩哥,多谢,看来我终究是个人。”

吕岩没有回话而是指向天空:“你信不信我能撑起这片天。”

“你不能,但是你和我就能”一个柔美的声音,牡丹仙子走了过来。

“这岂不是回到了原点,”阿明双眉紧锁:“我变回了规则,你们抵挡我造成的混乱。”

“是不是回到原点就看你怎么选了,”吕岩微笑道:“看了这么多,经历了也这么多,是时候做出决定了。”

“当年我一气化三清,成就了三个人却也毁了三个人。既然一切要回到原点,那么久一化为三吧!”阿明话音刚落,身体里突然冒出两股清气,一股直奔远方而去,另一股停留在了原地,渐渐形成圆形。

“林垚那愚人不知道自己其实是我留在人间的一股气,现在有了我这一道清气,他可以做回自己的李大才子,和当年葬身漠北的她再续前缘了。只是天赐,这一次不要再放开糯糯了。”

阿明有些虚弱地看着化作人形的清气,轻声唤道:“好不久见,阿哥。”

“好久不见,阿明”阿哥没了当初的木讷,眼神里带着平静和欣慰。

“好了,去找你的小芮吧,以后不要再见面,这世界不需要天道了。”阿明挥挥手,示意阿哥赶紧走。

阿哥没有多说话,微微一笑,又对着吕岩深施一礼,转身走了。

阿明无力的躺在地上,看着星空,似乎看到了一个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姑娘。

——4——

阿明停止了呼吸,他的身边多了一团混沌的气,却也越来越淡。

“那是小草?”红牡丹轻声问道,语气中充满了伤感。

“是她,”吕岩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是有幸还是不幸,竟然目睹了天道的死亡。

深吸了一口气,吕岩压抑下去过多的情绪,郑重其事的对着苏姨行了一礼。

苏姨眼神里带着浓浓的不舍,语气却还是很糟糕:“怎么,又要我给你擦屁股。”

“嘿嘿,这么多年都是有劳你,你擦得干净呀。”

“你想歪着脖子上天吗?”

“额.......说正事!”吕岩又是深施一礼:“我师弟会接替我监视人间,到时候就请你和那六位多照顾了。”

苏姨重重叹了口气,郑重的回了一礼:“蓬莱八仙永不散!”

吕岩释然地一笑,又看向了牡丹仙子:“后悔吗?当然,后悔也来不及了。”

牡丹仙子扑哧一乐:“我们终究只是人不是吗?”

吕岩大笑了几声,一把抱住牡丹仙子狠狠滴吻了下去。牡丹仙子身子一僵,随后更加猛烈地回应了过去。苏姨看着两个人一脸的无奈,眼神深处却是祝福和不舍。

良久,两个人终于分了开来,小口的喘着气

“好了!”吕岩看向天空:“大爷这一生酒色财气样样精通,最后还能和自己最心爱的女子成为这乾坤世界的一部分,何其快哉!”

牡丹仙子倚在吕岩的怀中:“有你相伴,有何惧哉?”

星空中,两颗璀璨的明星升上天空,似乎要照亮整个人间。

——5——

苍南下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

本就疮痍满目的苍南变得更加绝望,无数人破罐破摔地等待着自己脆弱的生命了解在这场大雪中。

谁也没想到的是,这场大雪竟然带来了奇迹,那来的神秘又凶残的瘟疫就这么消失了。人们想获得重生一样,感谢这上苍,一切又开始重建,大家都想尽快的恢复到正常。

夜言超市神奇的没有收到太大的影响,仍然安静的在街上,依然二十四小时营业,只是老板换了人。

这也是一个中年人,只不过穿着一身宽大的袍子,手里总是摆弄着一个白玉的八卦。

中年人的眼前有一个本子,本子上的墨迹总是没有干,似乎还要书写着什么,本子的封面有两个字。

夜言。

全书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阿明回到了百花谷。 镜湖边,吕岩和牡丹仙子还坐在湖边,好似没有动过。 阿明的心头升起一阵别样的感觉,似...
    TA君说阅读 85评论 5 2
  • ——1—— 阿明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石制的天花板。 自己有多久没睡觉了?阿明问了自己一个问题,然后很快的给出了答...
    TA君说阅读 106评论 5 2
  • ——1—— 时间回到现在,牡丹仙子已经被追杀了整整三天三夜,今日终于被吕岩堵住了。 牡丹仙子很确定吕岩确实想要她们...
    TA君说阅读 70评论 3 4
  • ——1—— 圆月夜。 一个少年拉着一个少女发疯似的奔跑着。两个人已经气喘吁吁,但不敢有片刻停歇,甚至不敢降低速度。...
    TA君说阅读 162评论 6 8
  • ——1—— 清冷的清晨,冰冷的冰柜。 吕岩站在苍南第一医院的太平间,眼前的冰柜里躺着两个人,应该说是两具尸体——龙...
    TA君说阅读 69评论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