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河记忆——我与五班2

最近情绪低落到谷底。

一层一层的叠加,让我有种崩溃感觉,学情调查中学生发聩的问题,像针尖一样时不时的跑出来扎一下,学校分工中我的存在像一块砖头,哪里需要就往哪里,不需要的话就放在墙角;课表的安排,一次又一次的请求,可是结果总是;而学校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喘不过气。

一层一层的摞起来……

没有关系没有理解没有认可,你就是一个无欲无望的机器。

早上改日记的时候,收到五班熬厚雪小姑娘写给我的一封信,回忆了我们在一起两年时间里的点点滴滴。时间总有深情人……

姑娘在日记本最后一页上,写起我们一起走过的路,并且也在安慰我。

我知道,前段时间的伤害,一直在我的心里隐隐作痛。而这封信犹如闸门,一经打开,河流汪洋。而我并没有拒绝眼泪。

我欣慰我有这样的学生,在汪洋的理科生里,她的存在像一束光。可是,我也担心,这世间能有多少深情之人,含着理解含着欣赏含着心在带你。

高中的语文犹如出气筒。好的时候人人觉得你应该好,不好的时候人人可以指手画脚。因为不可能在短时间里提高,也不可能群体性的优秀。所以我们就应该让路,把路让的宽宽的,好像我们的存在就是多余的。

边缘,边缘

在这条疯狂追求速度的路上,语文的存在是一块挡路的砖。

可是,我是语文人呀,是一个稍稍具有人文情怀的人呀。

可我的深情也必将造成我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