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界秘史◎皇子屠

“小师傅,你从哪来?”

这是十年来槐荫和尚听过的最多也是最难以回答的问题。

他根本不记得自己从何而来,甚至也不知道要去往何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十年前,正值酷暑时节,巴蜀深山之中一隐世古刹的僧人在庙门口的大槐树下发现了一个婴孩,深山之中人迹罕至,无从寻得婴孩父母,于是收于寺中抚养。寺中住持大师观婴孩面貌,掐指一算,大惊失色,众僧疑惑,住持摇头低叹不语。

山中囫囵岁月,寺中飞逝光阴。一晃十年匆匆而过。当年的婴孩也成长为俊秀小僧,因曾寄身于古槐之下,得以躲避酷暑,保全性命,遂起名为槐荫。十年之中,槐荫跟随住持大师修习佛法,研读佛经,悟性颇高,大师又传他一身好功夫,于是日日诵经习武,倒也不觉烦闷。

这一日,住持大师交给槐荫一口戒刀,一串菩提。槐荫疑惑不解。

“槐荫,你来我寺中已有十年,如今也已熟读佛经功夫小成,我为你取名槐荫,也只是俗家姓名,你慧根深厚佛缘不浅,但你的佛缘不在这里,而在于红尘之中,需要你自己去寻,而今赠你一口戒刀一串菩提,当可助你早日明悟,修成正果。明日一早便下山去吧。”

住持说罢闭目打坐,不再言语。

槐荫虽不舍,但住持所命不得不从,加之对山外世界颇多好奇,次日清晨辞别了寺中众僧,打了个包袱便下山去了。

槐荫刚走不久,寺中钟鼓齐鸣,霞光万道,莲花朵朵,异香四起。住持大师圆寂,功德圆满,成就肉身佛。

却说这槐荫凭借多年来习得的一身功夫,加上心智不同常人,历尽了辛苦走出深山,却不知该向何处而去,身上又无财物盘缠,只好一路上化些斋饭,向东而行。

每日白天赶路,夜里参禅,倒也收获不浅,如此又是十年。

这十年之中,江湖动荡,传闻四起,都说江湖上出了一位怪侠,平日里做一和尚打扮,却好似要云游四海,一路东行,丝毫不懂得江湖规矩,也不知坏了多少家的生意,遇到有人寻仇,一口戒刀舞得风车一般,等闲人近不得身。武艺高超却从不杀人,江湖人称苦行僧。

这苦行僧正是槐荫。但这一日,却有人坏了苦行僧的规矩。

槐荫杀人了。

终究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锋利无双的宝刀握在手里,日子久了,怎会不见血呢。

槐荫杀了好多人,多到他自己都数不清楚,整整一队的马匪,如今喘气的只剩下一队马匹,外加一个女人。

槐荫也说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暴起杀人,只是觉得看见被马匪们掠来的女子时,心头便起了万丈业火,需要用无尽的鲜血来熄灭。

他抢走了那女人。

不,应该叫女施主。

槐荫咧开嘴,自嘲的笑了笑,平日里温柔和善的一张脸被鲜血装饰得狰狞又狂妄。

不远处那被抢来的女子坐在火堆旁,一双手紧紧抓着衣角,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叫碧落,是东海之畔金乌国的公主。天姿国色闭月羞花,却可惜生来便是双目失明,惹得金乌国王十分不喜,这一次在宫中实在憋闷,偷偷跑出宫来玩耍,却不想被扮作马匪的敌国细作绑了去,如今又被槐荫抢了来,心下正慌乱之极。

两人眼下所处的山洞便是槐荫这两日的栖身之所,不知怎的,自从槐荫抢了这女子来,便日日做些噩梦,梦中尽是些妖魔鬼怪,杀戮征伐,又好似有人将他的心一把全扯出来,忽的又塞回去,想到烦闷处,槐荫便起身走出山洞,片刻回来时,手中提着两尾鱼和一只山鸡,外加一葫芦清酒。

索性,三荤五戒便一块破了吧。

槐荫重新坐下,呆愣愣的看着碧落,就是这女子害苦了他。这两日好吃好喝的填饱了她的肚子,也不知下一步该如何是好,想到这,槐荫狠狠地喝了一大口酒,抓起一大把草叶塞进嘴里死命的嚼,企图用草叶里苦涩的汁水让自己清醒一些。

槐荫总觉得,他一定是见过她,不止一次。

罢了,好事做到家,送她回金乌国吧。

将手中烤好的鱼递给碧落,随手拿起挂在腰上那串菩提,槐荫忽的愣住了,红亮的菩提上泛起的油光仿佛已经将纯粹的佛性驱散干净,闭上眼,眉头紧皱,一声低叹只有他自己能听得见。

槐荫这辈子的话仿佛都放在这几日里说了。从他当初如何习武,如何念经,如何下山,如何行侠仗义说到山中的桃花如何美,大漠的月亮如何圆。越说得多便越觉得肚里满满的想要倒出些什么东西来说给碧落听,碧落却总是痴痴的笑,说你这酒肉和尚如何懂得这么许多。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知不觉间,便快要到达金乌国。

这日傍晚,正走到一山野小村。村中老人们告诫槐荫万万不要继续前行,不远处深山之中有魔怪居住,专吃往来行人。槐荫打算借宿一晚,次日前往山中一探究竟。

是夜,又是一场噩梦缠身,惊得槐荫一身冷汗,忽然醒转,只听得一声怪吼,继而便是人声嘈杂,火光四起。

槐荫翻身而起出门看时,只觉得浑身汗毛乍起,冷汗贴着脊梁骨扑簌簌往下便滚。

魔怪不知何时入得村来,身高三丈体阔九尺,浑身黑雾弥漫,血盆大口开合之际颗颗獠牙闪着惨幽幽得血光。

村中百姓已是吓得两股战战四散奔逃,只见那魔怪暴吼一声,直挺挺冲将过来,肚子一鼓一吸,便将碧落吸进了肚子去。

槐荫被那一声暴吼震得瞬间失了神,恍惚间再看时那魔怪已经吞了碧落回身要寻路而走,见了这般景象,槐荫双目通红,大吼一声好似困兽搏命,仓朗朗扯出腰间戒刀,几步追上去使出浑身的力气与功夫望着那魔怪的腰腹之间猛砍猛刺,魔怪吃痛回身将那利爪兜头向槐荫拍下,槐荫埋头急躲,横过戒刀狠狠砍在魔怪软肋,刀刃上好似闪出妖异的红芒,一人一魔缠斗起来,魔怪仗着魔力滔天,终究是占了上风,槐荫身上四处受伤苦苦支撑。

无人注意到,挂在槐荫腰间的一串菩提沾染了鲜血,竟开始慢慢闪出金光来,声声梵唱越发清晰。

终于,槐荫不支倒地的瞬间,腰上的八颗菩提竟轰隆隆炸裂开来,金光万道,道道如刀剑一般锐利,照在那魔怪身上好似滚烫的开水,层层黑雾腾起,须臾间魔怪化作青烟飘散,只留碧落躺在地上,仿若了无生机。

槐荫踉跄着扑在碧落身前,碧落费力得睁开眼与槐荫相望,那双眼如同秋水般透彻明亮。

“屠,我好想你。”

话音落,秋水枯竭。

八颗金色菩提从半空掉落,色泽尽失,有如顽石。

槐荫抱着怀中已经冰冷的碧落,双眼失神,眼角血红的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刀光闪过,满世界桃花纷纷飘落,泛起带着一丝腥味的幽香。

槐荫终于有了他自己的法号。在那村庄的不远处,人们修筑起了一间寺庙,香火不断,庇佑四方,名叫伏魔寺,传说第一任方丈是个年轻的小师傅,人们叫他叫伏魔大师。

天界,妖族野史。

千年前,妖族皇子屠游历人间,与一人族女子碧月相恋,并立其位皇子妃,妖皇大为震怒。

皇子屠不顾妖皇阻拦一意孤行,妖皇将其与皇子妃碧月一同打入人间轮回九世历经轮回别离之苦,并许诺九世之中两人若能再续前缘,则是缘分不浅,妖皇便不再阻拦。

九世之中,皇子屠皆生于灾患之地,一生奔波劳累,碧月则被刺瞎双目,世世困于黑暗。

第九世两人终究相遇,妖皇派遣妖魔入人间欲除掉碧月,不料却被八颗高僧舍利所灭。

皇子屠身上八道轮回封印就此破灭,拔刀自尽,九世轮回结束。

从此,天界再无妖族皇子屠,魔界却多了一位魔王槐荫与魔后碧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