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我就是快乐

“虽然人生有许多缺憾,但我可以有如此多的方式触摸到这个多彩多姿的世界。”海伦·凯勒写道。

海伦面对一个无声无息,一片黑暗的世界,她走过的每一天都是如此漫长,她把苦楚的泪往肚子里咽,她用沉默对待漫长的黑暗和周围的寂静,她自己安慰自己:“忘我就是快乐。”忘记自己是一个又聋又哑又瞎的人,忘掉自己的痛,以别人的快乐为快乐。

她对大自然的触摸,感知,是那样专注,执着,这让她获得了快乐。她靠触觉感到一片娇嫩叶子的匀称,她能摸出白桦树的表皮是光滑或是粗糙,她能感到天鹅绒般柔软光滑的花瓣有奇特的卷曲,她感受到小鸟放声歌唱时的欢蹦乱跳。清凉的泉水从指尖流过,她觉得芬芳的松叶地毯或是轻软的草地要比最豪华波斯地毯更舒服……四季的更替交叠,就像一幕幕让人永远期待而又永不停息的戏剧一样。

她乐于与人交流,她觉得和朋友们“交谈”是快乐的事。在纽约居住的两年,她结识了很多朋友,慷慨善良的休顿先生,鼓励她战胜困难的休顿夫人,会讲故事的沃纳先生,“林地诗人”——巴勒斯先生。他们高谈过阔,针砭时弊,妙语连珠。她通过马克·吐温的唇语阅读小说。他碰见了很多有趣的人,他们送给了海伦许多礼物,还有书信和照片,正是有了朋友的鼓励和帮助,她快乐无比。

她对光明的渴望,让她的内心更丰富了。假如给她三天光明,她要好好看看她的恩师莎莉文,她要看看那些真挚的朋友,看看家里简朴而小巧的东西,地毯艳丽的色彩,墙壁上的图画……用虔诚的目光注视她所读过的凸字书,但她很想阅读的是那些印刷书……

她要长时间地在森林里漫步,她要如醉痴如地饱览那永远向有势力的人唱开的壮丽奇景……她要观察整个世界。

挑战自我,她成功了。1890年,海伦开始学习说话,她先将手指轻轻地放在对方嘴上,用手来感觉对方发音时舌头和嘴唇的运动,然后再用心模仿对方的每一个动作,安妮耐心地指导她。

海伦经过数万次的练习后,她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那时只是安妮和身边亲近的人听得懂她在说什么。但是海伦不气馁,又经过了3年更专业的训练,海伦已经能够在大众面前作演讲了,尽管她的声音听上去并不那么优美。

她超乎常人的毅力,她丰富的内心世界,让她在黑暗和静默里走出光彩的人生。她的生活底色不再是那样灰暗,她的生命多了一些灵动,人生中也就多了一些超然物外……

忘我就是快乐,是减压,它是解除痛苦的一剂良药。如果我们不再考虑得失,忘却自己的痛苦,去感受阳光,留恋春光烂漫,爱好散步和运动,热衷于自己的本职工作,精心地做好每一份早餐,做好每一次房间的布置与清洁……那么我们是快乐的!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