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尾陌歌

第一章

 我清楚的记得,在樱花开放的三月,我去了一趟我理想中的大学。

 那座校园真的很美丽,犹如我想象中的一般。白的像雪,粉的像面容的樱花开满了整座校园。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小花,红的,粉的,紫的,它们一簇一簇地开放着。

 在这些花中,我最喜欢樱花,因为它死得早,所以最珍贵,也最让我印象深刻。就如他一样,在最好的年纪死去,留下的是我永久的思念。

 我去了财经学院。路上一对情侣走过,她们回头看看我,脸上洋溢着幸福,我礼貌的回了一个笑脸。

 看得出她们感情很好,一路上她们一直手拉着手,男孩单肩背着女孩粉红色的小包,还时不时叫女孩看有趣的地方。祝他们一辈子幸福,我默默祈祷着。

 我一看见财经学院这四个字,努力维持已久的情绪再也抑制不住了,我蹲在那里放声大哭,哀悼我逝去的爱人,青春。我承认我真的哭得很丑,很丢人,可我不怕。

 不到半分钟,我的哭声引来了很多人,有两个长头发的女生走过来询问我怎么了,问我需不需要帮助。我说没事,谢谢她们。

 在很多人的注目下,我走出了那座校园,我没有勇气也没有自信再逗留一刻。我坐了六个小时的高铁回家,路上我睡得很香,没有做梦,我想,这是他走后我睡得最好的一个觉。

 也许是十六年前我过得太幸福了,上帝为了平衡那些过得不幸的人,所以才从我的生命中夺取我最重要的人。天知道这对我的打击有多大,如果可以,我也想离开这个世界。但,我也只是想想而已,我知道我不能离开,也没有资格离开,家人需要我,朋友需要我,我不能这么自私。

 我叫羽歌。

 今年十七岁,自由职业,按理说,我这个年龄应该在上高中或者大学,而不是一直在家待着。其实,我这个时候应该在我理想的大学,牵着他的手,漫步在校园里。

 对,这只是应该而已。

 自从他离开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出过门了,我排斥外界的一切,不喜欢接受新鲜事物,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我也不再喜欢自己,所以总把自己搞得很糟糕。

 我记得上一次出门是两个月前。我的头发被我搞得很乱,有一股霉臭味发出来,还有一股酸味,很奇怪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妈妈在空闲时带我去了理发店,准确的说是她不能再忍受这种味道了。

 出门的时候妈妈特意地翻了漂亮的新衣服给我,是去年买的,很贵,可惜一直被我放在衣柜的角落里,以至于它至今都未曾见过光。我朝妈妈一个劲地摇头,最后她像哄小孩一样帮我穿上。我忘了她是怎么哄我的,我只是觉得她的话很有魔力,容不得我拒绝。

 给我弄头发的是一个中年妇女,身材偏胖,看起来有点发福的样子。她涂了很艳的口红,是那种我形容不出的艳,头发烫得卷卷的,戴着闪闪发光的耳环,穿着很时尚。

 她话很多,声音很温柔。

 很奇怪,我很喜欢她,可能是太久没有见到这么好看的笑容,也太久没有接触陌生人了吧,这让我有种新鲜感。

 她问我剪什么发型,我说剪短一点就行。我有一点惊讶,她竟然没有嫌弃我的头发,连我自己都觉得糟糕透了,她却不停地拨弄我的头发,没有说一句嫌弃的话。

 快剪好的时候她说:“小姑凉长得挺可爱的,肯定有很多男生追吧,在哪上学呢?”

 我没有回答。

 我妈妈说我没有上学了。她听后掩饰不住地惊讶,竟然停止了理发,在她张嘴的瞬间,我妈妈示意她不要问。

 我从镜子里看着面带憔悴的自己,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有那么一瞬间我想重返校园,回到本该属于我的地方去,那里有老师,同学,还有我的梦想。可是,我又害怕去那里,因为我不能接受没有他的地方,我不想承认他已经不再了。

 我站起来的时候看见妈妈眼睛都红了,她一定很想哭,只是不想在我面前哭罢了。

 其实在那一刻我真的真的不喜欢这样的自已。我应该是爸妈的小棉袄,时常给她们温暖,而不是让她们整天提心吊胆,生怕哪件事做错,哪句话说错,影响我的情绪。

 我不知道上帝为什么这样对我,与其这样让我活得不痛快,还不如让我早点死去。

 路上妈妈一直在观察我的情绪,这让我很别扭。

 我们很少说话,从理发店到家里我们一共只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妈妈问我喜欢新发型吗,我说还行。第二句是妈妈说她去超市买点东西,叫我先上去,我嗯了一声。

 这一年来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话少的相处模式。

 回到家我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什么也没做,坐在窗户边,这一年来我都这样。房间里的窗户装上了铁栏,我不能把头伸出去,所以我只是静静地坐着,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看。

 以前我家的所有窗户都是没有装铁栏的。

 他离开的第二天,趁爸妈不在家,我站在了阳台上,想用自杀来了结自己。在我刚站上去的那一刻,妈妈竟然出现在了楼底下。我很奇怪她为什么回来了,我想,也许是上帝不想让我死吧,它想慢慢地折磨我。

 就这样,爸妈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把家里的所有窗户都安上了铁栏。通往阳台的地方安上了两扇大玻璃门。

 从那以后,我没有想过要自杀,或许是我的胆怯,又或许是我的私心吧,我不想留父母孤苦伶仃的在这世上,我不愿做罪人。

 但,谁来拯救我,我的灵魂已经不再了,剩下躯壳又有什么用?我时常梦见我笑的样子,那样子真的很好看,我都好久没这么笑过了,可能,我以后再也不会拥有这么好看的笑容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美学上讲,人的眼睛和耳朵是主要的审美感官,眼睛看的到美丽的事物,耳朵听得到美妙的声音,因为感受到了美,内心就会生出...
    浪漫的高贵阅读 34评论 0 1
  • 有人在幸福下, 却问我幸福在哪里? 时间陈酿的回忆, 总会飘出香醇的味道。 但长饮, 却会泛出一鼻辛酸。 也许酸拌...
    采田阅读 34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