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颗梧桐树下的老屋(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关于她给我的味道记忆


      奶奶的老屋现在想想真的是陋室。下场雨,院子里就是泥巴路。奶奶会从大门口到屋门口隔一步摆一个砖头,我踩着砖头到屋里。我一直觉得我小时候小脑不太发达,每次踩着砖头往屋里走的时候肯定会踩到砖头外的泥巴里,然后鞋子上全是泥巴。奶奶从来不会骂我,会给我找表姐的鞋子穿着。把我的鞋子用火烤干,把泥巴挫下来。所以那时不喜欢下雨天。但又有点期待下雨天,因为下雨天奶奶就不用那么忙,她会和我在床上给我讲故事。奶奶不太会讲很多故事,永远都是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那确是我最难忘的时刻~

      喜欢吃奶奶做的饭,现在想想奶奶做的饭是什么味道。咸了、淡了。真的不记得了。但是却总有一种很香的味道留在脑海里。那会奶奶喜欢擀菜饼(两张薄饼中间夹菜),我老爸最爱这口。每次做了菜饼我爸和我妈还有大爷谁的都会去蹭饭。每次全家家庭聚餐。满满的一屋子的人。孩子们在床上蹦哒,大人在屋里忙活。一家人守着桌子上那几个不算好菜的家常菜。但是她在,家在,人都在,心在一起。记忆中最豪华的就是表哥上大学了带回的当地猪蹄了,我爱吃那个冻,奶奶把猪蹄摆盘完了会偷偷把盒子里的冻都留给我。那会觉得日子很满足,一口猪蹄冻,一家人围在一起就够了。

      我们不像那会家庭好的孩子可以吃饼干喝牛奶。但奶奶会给我们做自创饼干,我们喊焦饼(用鸡蛋和面,擀的薄脆的饼)奶奶烙好了就会风干装在塑料袋里。偶尔当做零食分给我们。奶奶很巧,她会在饼里掺芝麻或者紫苏叶,吃一口,香脆可口。每次都是吃完后眼巴巴看着那个橱子。那会最大的愿望就是奶奶能多分一点焦饼给我。有时候奶奶去场里干活了。自己也会偷一点吃,不敢拿多了怕奶奶发现。自从奶奶走了这个味道深深的烙在我脑子里,却再也没敢重温。大姑其实偶尔会给奶奶买牛舌头饼干和豆奶粉。可是奶奶从来没有自己吃,都把它们作为了我们的早餐。给我们冲杯都奶粉泡个牛舌头饼干,让我们吃了去上学。如果那会懂事又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所谓的不喜欢吃也只是为了让我们这些熊孩子多吃一口呀。可那会天真的以为奶奶不喜欢喝豆奶粉也不喜欢吃牛舌头。

      那会和奶奶老屋一墙之隔的是我的儿时玩伴,每天早上他喊我一起上学。他父母很忙,总是没人给他做早餐。奶奶会给我做西红柿鸡蛋煮饼(她自己烙的单饼)奶奶喊他一起吃。那个小圆桌上我和他一人一碗冒着热气,吃的很香。路上他说你奶奶做饭真好吃。我说我每天都吃。那会没觉得好吃,只是感觉果腹而已,如今我不记得那个味道了,但是那副画面却一直烙印在脑海里,小圆桌边上我俩吃着早饭,那个瘦高的身影在屋子里忙碌着。

      那会的日子真的过得是捉襟见肘,可现在想起来却有最满足的幸福感。记得奶奶有次带我去大姑家,在生活区里闻到了一阵炸肉和孜然粉碰撞的味道,简直一下子触碰到了我孩童的味蕾。我和奶奶说:炸肉好香呀,但我不吃,闻闻味道就好了。奶奶听了我的话哭了,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可能是心疼我的懂事,面对自己想吃的,我没有像别的小孩一样坐在地上啼哭索取。奶奶偷偷告诉了大姑,大姑给我买了半斤炸肉。那天是我这辈子吃的最好吃的炸肉。很奇怪,我长大后居然再也不喜欢吃肉。但是那个味道,那种记忆却一直留在我的心里,那是我对于奶奶眼泪的记忆。那年我忘记了自己几岁,只是这段记忆到现在依然清晰的恍如昨日,但她却不在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