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一个无赖少年的皇帝路

96
孫郎谈古
2017.08.19 20:58* 字数 2124

作者:小孫郎


前蜀高祖王建

引言

四川乃天府之国,人杰地灵,物美天华之地。同时也是地理位置极佳,易守难攻的地方,李白的《蜀道难》就道出了蜀国的地理优势。加之蜀国历代国王的修筑,虽然经过战事,但却保留了其特有的风格和景色。蜀国自三国到南北朝再到隋唐时期,不断的持续从割据到统一再到割据的循环。今天介绍的这位前蜀高祖王建就是被蜀国的两川之地所深深吸引,所以才通过自己的努力得以占据两川之地,成为新一代蜀王。


一、无赖少年

王建本是中原人士,与其他几位十国时期的开国皇帝一样,都是起身于中原之地。王建年少之时是个无赖小混混,不务正业,就干些偷鸡摸狗之事。当然他也努力过,靠杀牛卖肉过生活,但由于不甘心这种生活,就跟人去贩卖私盐。为此,乡里人给王建取了个外号叫“贼王八”。

关于王建有个传说:王建的父亲去世后,他找了块地,准备把棺材埋进去,没想到棺材居然蹦出来,有高人看到后跟他说:“这是埋天子的地方,你等小民岂能葬此。”王建不听,坚持下葬,如此反复三次,终于将父亲的棺材埋葬进去。

后来,由于王建贩卖私盐被官府捉拿归案,下入许昌大狱。狱吏却偷偷放走了王建,估计是见此人相貌不凡,觉得能成大事,所以放了一条生路吧。总之王建一路逃,逃到了武当山,在武当山上遇到了位僧人。僧人名叫处洪,他会看相,见王建面相极贵,就令他投军发展。王建遂从其言,加入了大唐禁军“忠武军”。

二、入蜀夺川

恰逢王仙芝、黄巢之乱,王建从讨有功,被提拔任用。后黄巢攻陷长安,唐僖宗出逃成都。忠武军监军杨复光率八千军马击退黄巢,并将其部分为八都,分别任命八位牙将为都头,其中有一位都头就是王建。不久,杨复光去世,鹿晏宏率八都军西迎僖宗于蜀。行至兴元,鹿晏宏驱逐节度使,自称留后。王建等人虽有封赏,但仍与其余四人入蜀面见僖宗,不仅被僖宗编入田令孜部下,封为卫将军,成为随驾五都,还被大宦官田令孜收为养子。这样一来,王建也算是成为皇帝身边的亲信了。

公元885年,唐僖宗重返长安,王建等人也一路护卫而来。但好景不长,河中王重荣因与田令孜争夺地盘,引晋兵来攻,唐僖宗再次被迫出奔凤翔避难。一路上,王建担负着看管玉玺的重任。一路下来,大家都非常疲惫,于是僖宗就躺在王建膝盖上睡着了。僖宗醒后,顿时感动的哭了,遂即解下御袍送与王建。僖宗到达兴元后,命王建为壁州刺史。

没多久,王建因为田令孜一党被外放到利州当刺史。王建到此后,并没有抱怨朝廷的不公,而是借此机会休养生息,力图谋取全蜀之地。于是在此招兵买马,接着率军顺嘉陵江而下夺取阆州之地,自称防御使。在此基础上,王建开始了夺取西川的计划,为此还联络了东川节度使作为同盟。西川节度使陈敬瑄是田令孜的同母弟,害怕王建与东川节度使联合,田令孜就安慰说:“他是我的儿子,我只要写一封信他就会过来。”陈敬瑄听后很是高兴,于是派人拿着田令孜的信去诏王建前来。王建临行前把他的家眷托付给了东川节度使顾颜朗,随后直奔成都而来。

此时陈敬瑄后悔了,让他返回阆州。王建一听大怒,遂夺取汉州之地,又一举进攻德阳,围攻成都。僖宗得知,从中撮合,但是双方却无和好之意。因王建久攻不下成都,遂转而围攻成都周边地区。这时新帝昭宗即位,怨恨方镇飞扬跋扈,于是遣韦昭度率大军前来征讨陈敬瑄。韦昭度围攻成都三年,难以破城,遂有罢兵之意。但王建不想前功尽弃,就想了个辙,把韦昭度支走,留下了符节和玺绶。

三、据蜀称帝

王建拿到此物,便师出有名,可以大举进攻成都了。终于,陈敬瑄在王建的高压围困下,出城投降。后来,陈敬瑄与田令孜都被杀死。王建既得西川之地,又打起了东川的主意。此时的东川节度使是顾彦朗的弟弟顾彦晖,因屡次遭到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的进攻,不得已求救王建。王建抓住时机,在打败杨守亮之后趁机夺取了东川之地。至此,整个蜀地尽为王建所有。

由于蜀地远离中原,所以中原争得你死我活之时,王建却在蜀中大力发展国力,劝课农桑,鼓励手工业和工商业的发展。难能可贵的是,王建大字不识一个,却能深知文化的重要,积极笼络南逃避难的中原文化人士,给予他们更高的待遇,使蜀国成为一个有文化的天府之国。后来,朱温称帝建国,王建便联合其他诸侯一起反梁,没想到其他诸侯反而是向梁称臣纳贡。王建一怒之下,也在蜀中建国称帝,就是不服朱温,同样是无赖小混混,凭什么朱温可以称帝,我王建就不可以呢?所以王建的大蜀国就这样诞生了。

王建称帝后,与岐王李茂贞发生了战事,但是最后不了了之。起因是王建的女儿嫁给了李茂贞的侄子,因为小俩口的事,使得双方家长大打出手,最后不欢而散。

王建在对待邻国事上,采用再保境安民的外交政策,而在对内的政策上却犯了个大错误,就是重用佞臣唐道袭。唐道袭自凭有王建撑腰,经常跋扈张扬,又与太子王宗懿不合,便在王建面前诬告其谋反。结果王宗懿因害怕,只得起兵杀了唐道袭,而后被王建所杀。最终,蜀国的继承人就落到了无能的王宗衍手上,致使王建苦心经营的大蜀国瞬间化为乌有,成为别人的嫁衣。估计王建知道后,肯定死不瞑目。

公元918年,王建病逝,终年72岁,成为十国之中又一位高寿的君主。



相关文章推荐

杨行密:十国时期第一位吃螃蟹的人

马殷:一位木匠的治湘之路

李嗣源:昙花一现的小盛世

李璟:不爱政治爱诗词

王审知:中原文化的延续者

(原创文章,转载请先简信联系!!)

孫郎谈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