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的谎言

女儿怡上小学了,成绩优异。每天晨起临去校前,怡总向妈妈要几块零钱说买零食吃。妈妈宠溺她,便每次满足她的要求。

怡除了向妈妈要钱外,对家中烘焙的面包也会带去,说课间饿了食用。

妈妈以为怡正值长身体的黄金时期,食欲强不足为奇。

另外,妈妈最近发现家中储蓄罐中的零钱少了很多,以前里面有很多面值五元的纸钞少得特别多。

怡妈发现钱少,心中不免一惊,暗忖道:“莫非家中遭了贼?”

此想法一出,怡妈想到家中有监控,就在电脑上翻监控录像。

翻了近期的录像,怡妈惊奇地发现每天每到零点左右,便有一个瘦小的身影蹑手蹑脚准时地出现在储蓄罐前,用手拧开储蓄罐底部的阀门,然后拿到钱后,又将储蓄罐放好。

而这瘦小的身影正是女儿怡。

看了录像,怡妈很是生气,便将储蓄罐藏了起来,她想,虽然女儿要富养,但她不能助长女儿的这恶劣行为,儿时即有铺张浪费的奢靡之风,长大了就很难矫正了。

下午女儿怡放学,本来是由小孩奶奶去接的,怡妈临时决定以后改由自己亲自去接怡,她要开导一下怡,矫正一下怡的行为。

下午四时半放学,怡妈早早地来到了学校周边,静静地坐在车中,等待着怡出校门。

不大会儿,怡妈发现怡和一女同学手搀手出了校门,两人有说有笑,那女同学怡妈认识,那是一个孤儿,去年父母在一次车祸中双双身亡,她和奶奶相依为命。

奇怪的是,怡环顾四周,未发现奶奶来接她时,便和女同学径直走向了旁边的一家奶茶店,怡妈见她买了一杯奶茶和一只鸡腿打包后,放在了女同学的书包里。而女儿怡和同学分手后,自己则从书包里拿出了家中带去的略显干硬的面包狂啃了起来,吃得好香。

这一切被怡妈看得一清二楚,怡妈心里抱怨道:“小祖宗呀,你好伟大,自己舍不得吃,省钱给别人吃!”

怡边吃面包边焦灼地四处张望,寻找骑三轮车接送她上学的奶奶身影。

怡妈走出了轿车,轻唤着女儿的名字,怡一见妈妈走来,很是惊喜,妈妈将女儿手里啃着的面包一把抢了过来,自己兀自啃了起来,说:“妈妈也饿了!宝贝我请你喝奶茶!”

怡妈为女儿买了香鸡腿和奶茶,怡妈见怡吃得好香好香,脸上溢满了幸福。

回家后,怡妈又将储蓄罐放回原处。

过了几日,怡妈叫怡领女同学回家,她将怡的孤儿女同学认作了干女儿,从此干女儿亦叫怡妈为妈,干女儿时常成为了怡家的座上客。